-

舒聽瀾以前因為獨自帶著兩個小朋友,又要忙著生計,所以冇有太多耐心對她們,冇有耐心引導她們,從小就是她製定的規矩,她們就必須照著做,很嚴厲。

與其說孩子們是被教育得很好,不如說是因為怕她,失去很多同齡孩子該有的活潑調皮。所以她內心一直覺得愧對孩子們。孩子們現在活潑很多,是因為後來有易木暘天天帶著她們瘋玩,把她們失去的童真與活力慢慢一點一點找回來。

看著卓禹安耐心溫柔地教孩子們各種用餐禮儀,孩子們也在旁邊認真學著,她思緒飄得有些遠,想起從前的種種,心裡難免有些想易木暘。當然,這份想,跟情愛無關,更多的是像知己,像老朋友,帶著感恩的心態。

直到對麵卓禹安端著一杯果汁,跟小朋友們說

“我們敬媽媽一杯好不好?祝媽媽以後工作順利,前程似錦。”

“好,祝媽媽工作順利,前程似錦!”

兩位小朋友端著果汁,學著爸爸有模有樣地敬媽媽,把舒聽瀾逗笑了,又覺得心裡暖暖的。

“謝謝你們。”

兩位小朋友捧著果汁,開心地喝著。

卓禹安則冇有喝,端著果汁看著對麵的舒聽瀾,怎麼看怎麼好。雖不再是二人世界,有一左一右兩位小朋友當著電燈泡,但一家四口的世界剛剛好。

接收到他的眼神,舒聽瀾也冇有閃躲,倒了一點點紅酒遞給他,什麼也冇說,但眼裡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

他默默為易木暘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裡。他一直替她掌握著易木暘的行蹤,讓她放心很多,至少知道易木暘此時是安全的。

還有他對她的尊重,在生活上,在工作上。她的工作,忙起來的時候可能連孩子們都顧不上,而且賺得不多,一個月的薪水或許隻是他一頓飯、一瓶酒的錢,不值一提,但是他卻很尊重她的工作,真心替她開心,大張旗鼓替她慶祝。

這份尊重很重要,將來孩子們長大了,也會同樣尊重她,而不會因為媽媽賺得不如爸爸多,對她有絲毫怠慢。

卓禹安端著酒杯,看著她的眼神漸漸炙熱,輕抿了一口紅酒,不敢喝,因為一會兒要開車回家,舒聽瀾亦是輕抿一口,一切都在不言中。

回家的路上時,孩子們坐在後麵的安全椅上都睡著了,到了家裡的地庫,舒聽瀾剛解開安全帶,卓禹安的身影便從駕駛座上籠罩過來,把她緊緊圈在他的懷裡,低頭吻她,很輕柔又很霸道。

唇裡還是剛纔喝那一小口紅酒的餘香,清甜有回甘。

卓禹安漸漸覺得熱起來,心跳控製不住瘋狂跳起來,因為感受到聽瀾在小心翼翼的、悄悄的迴應他,在唇內試探一樣與他互相追逐。

很多年了,從兩人離婚之後,除了那次喝醉,剩下的幾次親.吻和擁抱,一直是他在強勢的想擁有她,而她一直在努力抗拒推開他。

唯有這次,她在小心翼翼迴應、配合,追逐。

他剋製不住越來越用力,幾乎讓兩人都快要窒息,若不是孩子們在後座坐著,恐怕在車內他就要了她了。

“媽媽。”

孩子們醒來的動靜,把舒聽瀾嚇得慌忙推開他、推開副駕駛的門,幾乎落荒而逃地下車,繞到後座去抱孩子們下車。

“媽媽,到家了嗎?”

“到家了。”她解開舒小唸的開全帶,另一邊卓禹安也解開舒小荷的安全帶,各自抱一個孩子下車。

兩人中間隔著孩子,但卓禹安的雙眼幾乎就是膠在她的身上,讓她全身都發燙。

他占著孩子們看不懂,所以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欲.望。

好不容易到家了,舒聽瀾去給孩子們洗澡,吹乾頭髮,然後到床上陪睡。又是卓禹安講睡前故事,今晚難免心不在焉,不時走神,心早就飄到彆處去了。

隻希望孩子們快快入睡。

結果,孩子們跟他作對一樣,因為在車上睡了半個小時,現在正是精力充沛的身後,毫無睡意。

一會兒問

“爸爸,為什麼小白兔子的眼睛是紅的?”

“因為小白兔身上的色素少,所以眼睛是透明的,紅色是血液的顏色。”

一會讓又問

“爸爸,駱駝為什麼能在沙漠裡生存?”

“因為駱駝的腳掌有很厚的肉墊不怕沙子燙,而且駱駝的駝峰能儲備脂肪,供它們身體需要的營養。”

簡直是十萬個為什麼,而卓禹安此時滿腦子都是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麵,卻偏偏要剋製著,耐心地有問必答,認認真真回答問題。

舒聽瀾在偷笑,孩子們剛纔睡了一覺,屬於充電五分鐘,放電24小時那種,一時半會兒根本不可能睡著。

她臉都埋在枕頭裡,秀髮散落在一旁,臉上不施脂粉、清麗好看,整個人不設防,看著軟綿綿的,卓禹安不由口感舌燥。見她還好意思笑,他瞪她一眼,轉身無奈地繼續跟小朋友們講繪本。

講了一本又一本,脾氣全無。孩子們終於...終於睡著了,他一轉身,看到聽瀾不知何時也睡著了,且睡得很安心也很沉。

他輕輕吻了她一下,便也不忍心弄醒她,隻能翻身起床去衛生間洗澡。照鏡子時,發現自己臉頰上那顆痘好像又變大了,無奈地歎了口氣,繼續回床上躺著。

隻不過這次,不敢再靠近聽瀾,而是把兩個孩子挪到中間,把彼此隔開。看了眼兩個孩子,心想,嗯,也三歲了,該培養獨立睡眠了。

這父愛真是說冇就冇。

等第二天去上班,在公司看到程知敏時,纔想起,昨晚忘了跟聽瀾提這事了,隻好改天再安排見麵。

程知敏經過昨晚崔秘書的安慰,也不著急要去道歉了,反正篤定卓禹安不會真讓圖書館爛尾的,便安心等著他安排她和舒聽瀾、孩子們見麵。

隻是看到他臉上那顆綠豆大小的痘,忍不住關心到

“要不要去醫院看看?我彆回頭髮炎長膿了。”

崔姐在一旁笑,她在國外生活多年,對男女之間的事很大方,也不會避諱。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