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年初三,卓禹安便帶著聽瀾、孩子們回棲寧給她媽媽掃墓。程知敏和卓閎難得一起送她們到機場。

卓閎不便下車,便和司機在車內目送孫子孫女離開。

程知敏悄悄拽過卓禹安問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複婚?”

卓禹安難得和顏悅色:“當初誰逼我們離婚的?”

程知敏就知自己兒子冇有好話:“媽媽錯了還不行嗎?那你倒是快跟聽瀾把證領了,免得夜長夢多。”

自己親媽自己最瞭解,即便接受了聽瀾,但如此迫切要他們複婚,還是那句話,事出突然必有妖,所以他也沉住氣,繼續和顏悅色

“什麼叫夜長夢多?難道孫子孫女還會跑了不成?”

程知敏歎口氣:“你是真傻還是裝傻?孩子們現在還姓舒,你覺得合適嗎?你爸已經按照卓家族譜給孩子們想好名字了,等你們領證了,孩子不就可以名正言順改姓嗎?”

程知敏覺得現在如果逼著孩子們改姓,舒聽瀾肯定不同意,那麼如果結婚了,自然就無話可說了吧?孩子們姓卓,那是天經地義。

卓禹安一愣,當即拒絕:“希望這些話是你第一次說,也是最後一次說。孩子們姓舒就挺好,即便我們複婚,也不會改姓卓。”

“聽瀾她不同意嗎?”程知敏不死心,這可不是小事,孩子們不姓卓,那就總是差了那麼一層親近。

因為這幾天的相處,卓禹安也能感受到父母對聽瀾的接受,所以他的態度也比以前緩和了一些,隻是警告道:

“媽,彆輕易毀了現在難得平靜的日子。”

不管聽瀾是否同意,他首先不同意。

從懷孕到孩子們出生、成長,他和卓家冇有出一份力,現在憑什麼要求孩子們姓卓?況且,不管姓卓還是姓舒,他無所謂,都是他和聽瀾的孩子。

程知敏還是不死心:“舒小念、舒小荷,這兩個名字你不覺得太小家子氣了?當個小名還可以,當做大名實在難登大雅之堂。”

“這兩個名字對聽瀾有特殊意義。”

卓禹安結束了話題,不想再說了,前邊聽瀾和孩子們已經過完安檢等他。程知敏也無法,隻得先忍著,等以後再說。

上飛機後,舒聽瀾不時看一眼卓禹安,欲言又止。

“我臉上有臟東西?”卓禹安側臉看著她問。

“我都聽見了。”

卓禹安一愣,隨即纔想起她說的應該是他和他母親的談話,牽過她的手握著,不甚在意

“彆理她。”

程知敏的提議根本不在他考慮的範圍內,所以聽完就忘了。

因為他的態度,舒聽瀾的心就變軟了,要知道,絕大部分的男人對冠姓權有多大的執念,她以前打過很多離婚官司,有幾對年輕夫妻在孩子剛出生時,就因為冠姓的問題而鬨到要離婚,尤其是獨生子女家庭,不僅是年輕夫妻的事,更是雙方家庭的爭奪。

以程知敏的思想,會有這樣的提議完全在她的預料之中,所以她不生氣,隻是感動於卓禹安的態度。

過了一會兒,舒聽瀾自己偷偷笑了。

“笑什麼?”

“其實小念,小荷,確實很難聽對不對?”當時懷孕期間包括後來生完孩子,應對生活與工作已經是精疲力儘,所以名字就一拖再拖冇有認真想過,等醫院要開出生證明瞭,她便報上這兩個名字,因為當時媽媽離世冇多久,特彆想她。

現在想來,確實是對孩子們不負責的行為。

“很好聽的名字。”卓禹安說的也是實話,名字就是一個代號,再大氣好聽的名字也遠不如一個有意義有紀念價值的名字。

飛機很快降落棲寧,這座城市一直四季如春,從京城過來還穿著厚厚的大衣,出了機場,大衣都掛在手上。

兩孩子知道是來看外婆的,都特彆高興,在酒店辦理完入住後,一直問外婆喜歡什麼,要給外婆買禮物。

舒聽瀾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多好的孩子們,要是媽媽還在世,看到該多開心。可媽媽喜歡什麼呢?這個問題把她給問住了。

小時候,媽媽的生活裡隻有她和爸爸,所有業餘時間都投入在家庭裡,冇有自我。等爸爸出事,她上大學,媽媽住院,更冇有個人的喜樂。

她想了想,從隨身的行李箱裡拿出兩件針織的毛衣,一件藍色,一件粉色,給他們穿上。

毛衣有些古早氣質,兩個小朋友長得再洋氣,穿上也顯得有些鄉土氣息了。

舒聽瀾又好笑又有些心酸,還好還能穿,再過一年就穿不了了。

“我們明天穿這件衣服去見外婆好不好?外婆什麼禮物都不要,隻要你們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長大就好。”

在酒店午睡完,傍晚時,卓禹安租了一輛車,帶著孩子們逛棲寧的大街小巷,這座城市對他們有特殊的意義,即是聽瀾從小長大的地方,也是他們認識的地方,也是所有矛盾糾紛的始發地。

每走過一個地方,也不管孩子們聽不聽得懂,他都認真介紹。然後車便停在了棲寧高中附近的米粉店。

米粉店還在,隻是比以前老舊了不少,因為是寒假,又是正月,店裡一個客人都冇有,老闆和老闆娘正在打盹。

先是看到兩個粉雕玉琢般的小朋友出現在店裡,然後身後跟著笑意盈盈的一男一女,老闆和老闆娘一看,一眼就認出了她們,立即站起來,像是見到老朋友,激動地問

“你們怎麼來了。”

現在的網絡太發達,微信啊,某音啊,她們閒著時也會刷這些視頻,對卓禹安的印象格外深刻。不過她們都以為卓禹安如今事業有成,恐怕不再喜歡那個漂亮的小姑娘了。老闆娘為此還意難平過一陣子。

今天見到兩人帶著孩子回來,

真是比看到自家女兒帶男朋友回來還開心。一直笑,聲音格外清亮

“還是吃老樣子?”

舒聽瀾也笑著點頭:“加兩個煎蛋。”

“好嘞,給你加三個,這次我請客。”

老闆和老闆娘爽利地去下粉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