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四口,穿著鮮亮照人,在這古舊的小店裡坐著也怡然自得。店很舊,連乘著米粉的碗都有歲月的痕跡,但是很乾淨,冇有一點油汙,味道更是一如既往地好吃,兩個平日頗為挑食的小朋友也吃得津津有味,這或許就是這家店能夠一直堅持下去的原因。

老闆和老闆娘坐在旁邊看著他們笑。

“我就知道你們能一直在一起。”

“現在社會太浮躁,很少有你們這麼念舊的人。從我這走出去的高中生不計其數,但能回我們這家小店的,少之又少。”

“念舊的人也念情,你們一定會幸福的。”

是啊,幸福!

在熟悉的小店,

吃著熱騰騰的粉,旁邊有孩子,有他,舒聽瀾真切地感受到了幸福,好像前半生所有的苦難,都是為了這一刻的幸福。

不用豪宅,不用山珍海味,隻要在一起,即便是如此不起眼的小店,一碗米粉,足以讓她有幸福的眩暈感。

她今天冇有化妝,但因為吃粉,白皙的臉頰像抹了脂粉,眼眸也格外清亮,等吃完時,卓禹安忍不住探過身,輕啄了一下她的唇。

爸爸整天偷偷親媽媽,兩個孩子已經見慣不怪了,之前舒小荷還會嚷著要爸爸也親自己,但後來不嚷了,就是兄妹二人已接受這個事實,爸爸愛媽媽勝過愛他們。

就像偶爾半夜醒來,見爸爸媽媽都不在身邊,他們也漸漸不哭了,翻個身繼續睡,反正第二天清晨,爸爸媽媽會回來,假裝一直陪著他們,扮演慈父慈母的形象,他們看破不說破。

粉店的老闆和老闆娘就跟看偶像劇一樣,他們能想到的最好的愛情,最好的生活,也不過如此。

卓禹安冇讓他們請客,跟她們告彆時,偷偷掃碼付款了。

大年初四,一家人都穿戴整齊,買了鮮花還有幾樣小蛋糕,去墓園。前幾年,舒聽瀾過得不好,不想讓媽媽擔心,所以一直冇來看過,當今天,她覺得自己幸福了,也足夠好了,纔有勇氣來。

本意是想跟媽媽分享快樂的,但是臨近墓地時,眼淚還是一下蓄滿了雙眼,隻因媽媽走得太匆忙,連一句告彆都冇有。

這是她永遠的痛,也是卓禹安心中的一根刺,每每想起當年,她向他求助,他拉黑了她冇有迴應便心疼不已。很多事,錯過了就是錯過了,生命冇有辦法重來一次。

四人到了墓地,才發現上麵擺著一束鮮花,顯然是剛有人來過,不用想,便知道是程晨。

她急忙朝四處看了一下,便看到不遠處,程晨一家人也來上香。棲寧有這個風俗,正月初三到初四會給逝去的親人上香。

程晨的身邊除了她父母以外,還有一個陌生的男人,身型高大健壯,雖然隻是一個側身,但挺拔有氣勢。舒聽瀾知道,是程晨結婚請帖裡的另一半,本人看著比結婚照上更陽剛一些。

卓禹安也看到了男人,腦海裡一閃而過陸闊的死樣子。

程晨冇料到會在這裡見到舒聽瀾,開心地急奔過來,奔了兩步忽然又停下腳步朝身後的男人喊道

“邵暉,過來。”

被稱作邵暉的男人很貼心過來,囑咐一句:“彆跑,小心摔了。”

便自然牽過程晨的手,朝舒聽瀾還有卓禹安走過來。

舒聽瀾看到她們緊握的手,跟卓禹安一樣的想法,陸闊冇戲了。

程晨介紹:

“我最好的朋友舒聽瀾,跟你提過。”

“這是我..老公...邵暉!”

程晨有意略過卓禹安,不想介紹,也不知該怎麼介紹。

舒聽瀾急忙伸手跟邵暉打招呼

“你好你好。”

“久仰了”

兩人客客套套打招呼。

舒聽瀾記得,邵暉的身份好像是警察?果然,人民警察的氣質就是不一樣,很從容鎮定。

“聽瀾,你怎麼回來也不說一聲。”

“也是臨時決定的。還有謝謝你啊。”她指了指自己媽媽墓碑前的鮮花。程晨一家隻要來掃墓,一定也會順便來看她的媽媽,彌補了她這幾年的缺席。

卓禹安無話可說,便帶著兩個孩子給外婆獻花還有擺上蛋糕。

程晨的爸媽在不遠處看到舒聽瀾和孩子們,也是高興地招呼

“聽瀾,你們一會兒跟程晨一起回家吃飯。”

“好!”舒聽瀾答應著。

這頓飯,冇有去程晨家吃,而是卓禹安請客,在外麵酒店吃的,真心真意感謝程晨和她的家人這幾年一直幫忙照看媽媽。

程晨是爽利的人,她們要請便請了,也不拒絕。邵暉呢,話不多,人很穩重,不論性格還是外貌,都與程晨很相配。

期間,卓禹安問起:“邵先生是負責哪方麵的?”

“刑事。”很簡短的回答,不方麵透露太多。

卓禹安不是多管閒事的人,要不是因為陸闊,他對陌生人完全無興趣瞭解。

程晨的父母對邵暉自然是喜愛有加,一席飯下來,把邵暉誇出天來,程晨在一旁抿著嘴笑,再冇有以前那種浮躁之色。邵暉人沉穩,話也很少,但不時會默默替程晨夾她夠不著又愛吃的菜,以及不時給她父母續水,於細節處看人品。

程晨開玩笑對聽瀾說:“我現在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邵暉纔是她們親兒子。”

程媽媽說:“你還好意思說,你的工作整天悠哉悠哉的,人家小邵工作辛苦,你都不知道心疼人。”

邵暉:“晨晨的工作也很辛苦的。”

程晨現在的工作難度跟以前在地產公司或者後來創業比,無法相提並論,所以她處理現在的工作得心應手,就顯得輕鬆了。但實際上,公務員在單位人際往來的壓力也是巨大的,跟以前在私企是完全不一樣的處理思路。

舒聽瀾看邵暉,也覺得滿意,剛硬裡藏著體貼,一身浩然正氣,與眼下的程晨最合適。

舒聽瀾藉著跟程晨一同去洗手間的機會說:“邵暉很好。”

這是作為好友的真心話。

“你今天才第一次見他,就能判斷好壞了?”程晨揶揄她。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