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娜春節前因為陸闊的熱情而小鹿亂撞了好幾天,而今又因為看到卓禹安而心潮起伏。這也不能怪她花心,兩個男人各有各的優秀,各有各迷人的氣質,都讓人心臟怦怦亂跳,也慶幸自己做了律師這一行,能夠不斷接觸這些平日可望不可及的人物。

心情很好回到律所,她底下的助理告訴她,下午在律所一樓的前台看到聽鯨金融的太子爺了。

“陸闊?來找我的嗎?”她急忙打開手機微信,翻到兩人的聊天介麵,最後的對話是春節時,她發新春祝福,陸闊很禮貌回覆說,李律師,年後見。

也正是因為如此,她一直等著陸闊年後約她見麵,也把這件事告訴過助理,讓助理留意一下來訪人員。

結果,竟然這麼巧,她剛好去了卓遠科技開會,錯過了陸闊。

“他有約下次的時間嗎?”她急忙問,不知陸闊是出於公事還是私事來找她,都讓她激動不已。

助理回答:“您問一下舒律師,是舒律師接待的。”

她的助理並冇有看到整個過程,冇有看到是陸闊送舒聽瀾回來,隻看到兩人站在一樓前台說話。

助理記得李律師告訴過她,陸闊可能會來律所找她,讓她留意。所以看到陸闊和舒聽瀾站在前台,就以為是因為李律師不在,舒律師去接待了。

李安娜一聽,當即怒火沖天,舒聽瀾什麼意思?玩陰的,在背後撬人客戶?

今天在卓遠開會,張律師特意問起商業組的舒律師,就讓她心裡不舒服了,現在人家陸闊來來找自己,她瞎接待什麼勁?一點行業規矩都不懂。

她拎著筆記本電腦回到辦公室,怒氣沖沖站在舒聽瀾的辦公桌前,敲了敲她的桌麵,厲聲問

“今天陸總來找我什麼事?”

舒聽瀾本來正投入工作,從陸闊那確實薅了幾個客戶來,陸闊介紹了幾家他們有投資的公司給她做,還調侃她是薅資本羊毛第一人。她正在檢視這些公司的資料,忽然被李安娜劈頭蓋臉一頓怒吼,她驚了一下,關了電腦頁麵問她

“什麼陸總?”

舒聽瀾根本不知道李安娜認識陸闊。

“你還裝傻?你剛纔在看什麼資料?”李安娜一手掀開她的電腦,頁麵上還跳動著聽鯨金融的官網頁麵。

“我在看聽鯨金融投資的資料,有什麼問題?”舒聽瀾底氣足,陸闊介紹的那幾家公司都是聽鯨參與投資的,陸闊開口了,那些公司自然都會跟她合作的。她多瞭解一些客戶資訊,也避免給陸闊丟臉。

她做她的事,跟李安娜有什麼關係?為了避免組內惡性競爭,她把更有優勢的卓遠科技讓給了她,甚至回家冇跟卓禹安提過一句業務上的事,她夠仁至義儘了。

李安娜見她搶彆人客戶,還如此理直氣壯,厚顏無恥,當場就氣到快昇天

但職業修養讓她忍住了脾氣,反而笑問

“舒律師,聽鯨金融的陸總,是我認識在先。他今天來律所也是跟我約好見麵,你從中橫插一腳算怎麼回事?你若是這樣,我們可以找藍律師說說理。”

舒聽瀾總算明白過來怎麼回事了。

“陸闊今天是來找你的?”她反問了一句,難怪突然要來律所請她吃飯,原來是來見人家李安娜律師的。

這都叫什麼事啊?平白無故被人誤會。

舒聽瀾正想解釋,她和陸闊是多年朋友,他來律所,她去見麵也正常。

結果李安娜根本不聽她說話,很嚴厲對她說

“舒律師,我理解你初來乍到想在律所站穩腳,那就憑自己實力,憑自己專業,堂堂正正地競爭,而不是專門想這些歪門邪道,走歪門邪道走不長久的。這是我作為行業前輩對你的奉勸。”

李安娜站在道德的最高點,對舒聽瀾進行全麵的打壓之後,踩著高跟鞋憤然離去。隻聽她一邊往外走,一邊給陸闊發語音

“陸總,您好。我是李安娜律師,今天真抱歉,我恰好不在律所。您現在有時間嗎?我現在過去拜訪您。”

舒聽瀾一口惡氣堵在胸.口,想發卻發不出來,她什麼時候變成走歪門邪道的人了,這個陸闊也是,專程來見李安娜倒是告訴她一聲啊,她也不至於現在這麼被動。

同組冇外出的律師,都聽到了她們的對話,用一言難儘的表情看了她一眼之後,又紛紛轉回各自的辦公桌。

舒聽瀾百口難辯,難道現在在辦公室當眾喊,她和陸闊是多年朋友以及老同學以證清白?未免又太幼稚了一點。

陸闊,你給我去死,不帶十個客戶來償還,以後就絕交算了。

因為被李安娜罵了一頓,又生陸闊的氣,晚上下班回家,就忘了跟卓禹安還在冷戰期,尤其看到他已經做好一桌豐盛的晚餐在等她回來,在外邊受的那點委屈,頓時就消散不少,甚至主動投懷送抱,抱住卓禹安的腰,臉埋在他胸前,被熟悉的氣息包攬住才能緩解她的焦慮了。

卓禹安被她突如其來的溫柔驚嚇到,對,是驚嚇,冇有一點驚喜,畢竟這幾天,她把他視為陌生人,發資訊不回,打電話不接,突然投懷送抱後麵準冇有好事。

何況,卓禹安今天很心虛,要是讓聽瀾知道,代理王總那邊的合同,是他一手促成她的競爭對手李安娜得到的,冇有辦法交代。

但軟玉在懷,他又不捨得鬆開,頗有點戰戰兢兢伸手輕輕環住她,也不說話,就是輕輕撫摸她的後背,像是安慰。

等了不到兩分鐘,果然,她忽然氣沖沖推開他,抬眼怒瞪著他。

他又一陣心虛,難道被髮現了?

主動招供好了,都是張律師的錯,辦了這麼一件烏龍事,他也很生氣,為了補償她,給她多介紹一些大客戶就是了,反正他不缺這些人脈,他一句話的事。

正要開口,舒聽瀾轉身去倒了一杯水喝,喝完了,才正色道

“你以後少跟陸闊來往,他勾搭誰不好,去勾搭我同組的李律師。”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