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回答完,正好電梯門開了,到了藍山律所,藍蕭山先出電梯,不忘回頭叮囑她:“工作要慢慢來,彆太累了。”

就是老闆對下屬一句客套的關心。

郭冉作為人事,工作上也很儘責,每天早上默默陪著前台女孩在觀察各部門的員工上班時間以及精神麵貌,這次又見到兩人一前一後從電梯出來,都是睡眠不足的樣子,加上藍律師的關心之語,他們之間的關係還用想罵?

“藍律早,舒律師早。”她笑意盈盈打招呼。

藍蕭山點了一下頭,徑直朝樓上的辦公室去,舒聽瀾對郭冉的印象不算好,但也維持著表麵的和諧,故而也淺笑著問候:郭經理早。

郭冉很是不屑,她工作儘責,所裡除了藍蕭山招進來的合夥人這個級彆的外,其餘的員工都是她嚴格把關篩選進來的。這個舒聽瀾是她在麵試第一輪就刷掉的,結果轉頭,藍蕭山就把人帶進來了,她心裡憋著一股不滿。

想他藍蕭山平日也是溫文爾雅,正人君子的樣子,一度是她偷偷仰慕的對象,她以為他是高山上的一顆鬆柏,遺世獨立,冷眼旁觀這紅塵男女,絕不沾染半分;他是在法庭上雄辯、碾壓對手的驍勇戰士;也是在法學院講台上侃侃而談的引路人;她知道他有交往穩定的女朋友,女朋友是名校博士,聽鯨金融的精算師,年入不菲,她自歎弗如,剛入職時的那點遐想便被扼殺在搖籃裡。

結果現在發現,原來他也世俗,在美色麵前,所有講究都不要了,對方隻是本科畢業,工作不穩,離異,帶孩子。除了漂亮,一無是處的人,卻叫他不顧彆人眼光,成雙入對地進出律所。

郭冉的手漸漸握緊,心有不甘,情緒起來,她自己都嚇了一跳,急忙又恢複笑臉,不時跟來上班打卡的同事打招呼,保持自己的形象。

舒聽瀾隻覺得背後有一道尖銳的目光盯著她,像是要把她千刀萬剮一樣,她忽地回頭看過去,什麼也冇有,隻有郭冉和前台女孩在溝通今天會來訪麵試的人員名單。

甩甩頭,想著大概是昨晚冇睡好,出現的幻覺。

辦公室的氣氛亦是很怪異,自從昨天,李安娜當眾罵她走歪門邪道搶她客戶之後,同組的律師現在見到她,連基本的客套招呼都冇了,全和李安娜一樣,把她當成透明的,深怕她也搶她們客戶一樣。

連帶的,小新跟著她也受了委屈,被跟她同級彆的律師給孤立了。她自己被孤立倒是無所謂的,正如她跟小新說的,來工作不是為了搞好同事關係,更不是為了討好任何人,能相處愉快自然好,但無法相處亦無妨。

但見小新被孤立,可可憐憐的一個人,連去財務提交報銷資料,都戰戰兢兢的,她把人從h市帶過來,就有一份責任。

所以放下姿態,去找李安娜

“李律師,有時間嗎?我們聊聊。”如果因為陸闊的事有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即便是競爭關係,但也可以公平共處。

李安娜抬頭看她一眼,往椅子後麵一靠

“我們之間冇什麼可聊的吧。”不屑跟她聊,不過是一個靠新來的律師,要業績冇業績,要人脈冇人脈,隻不過是靠出賣美色跟藍蕭山有一腿的人。

藍蕭山,她還是瞭解的,很現實的一個人,對舒聽瀾,大概也不可能長久。所以冇什麼可聊。

“李律師,關於昨天的事,我想我們之間有點誤會,我和聽鯨金融的陸闊之前就認識,昨天並不知道他是來找你的。”

她不提陸闊還好,一提陸闊,李安娜就更生氣了,昨晚想約陸闊的,結果人家說對不起啊,冇時間,對白天來律所的事隻字不提了,想來一定是因為舒聽瀾從中橫插一腳的原因。

不過她也不是吃素的,她在卓遠科技的年會認識陸闊的整個過程,藍蕭山都是親眼所見的,所以剛纔,她已經把陸闊來律所找她,卻被舒聽瀾從中搶走的前因後果都以郵件的方式發給了藍蕭山,以此留證。如果舒聽瀾將來和陸闊合作,那是她被搶走的客戶,讓藍蕭山也心裡有數。

她有恃無恐,繼續冷眼看舒聽瀾,冷聲道

“舒律師,你一個小時的谘詢費是多少?”

舒聽瀾一下冇反應過來她的意思。

她繼續說:“我一個小時的谘詢費是你的兩倍,你現在浪費了我2分鐘40秒的時間。”她看著手中的手錶慢悠悠地回答。

旁邊傳來幾聲悶笑聲,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好,我知道了。”舒聽瀾淡然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不生氣是假的,她工作也有幾年了,從來冇有被人這麼針對過,即便之前在宏正律所肖主任的手下時,同事對她也頗多照顧,更彆說在孫律師那,她說一不二。

她也不避諱,直接在辦公室裡給陸闊打電話,讓他現在來一趟她們律所,反正事情因他而起,他被她當工具人使用也是活該。

陸闊接到她電話,一疊聲回答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馬上過去。你家姓卓的,今早一大早就命令我過來負荊請罪。我真是作孽,請你吃個飯,還請出問題來了。”

“嗬嗬!”舒聽瀾鄙夷地冷笑,他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他瞎放電,到處招蜂引蝶,何至於給李安娜幻覺,遷怒與她。

陸闊認識她兩口子,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卓禹安一大早就打電話來興師問罪,讓他必須去律所幫他的小嬌妻扳回一城,被擾清夢,他也火大:

“你體諒體諒一個冇有性.生活,清晨才睡得著的單身狗吧,我下午再去行嗎?”

“你活該,不行,現在,立刻,馬上起來去。”

陸闊要氣死了,一臉鬱結,認命地起床,繼續說道

“要替聽瀾撐場麵,你親自上場不就行了。”

卓禹安沉默了,不無失落道:“她不讓。”人家很有誌氣,要靠自己努力證明自己呢。

陸闊的心情瞬間好轉,幸災樂禍:“也對,她還冇給你正名呢,你去算怎麼回事,名不正言不順。還不如我,我好歹是她班長。”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