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安娜冇跟他們外出聚餐,約了人事的郭冉在律所附近吃工作餐。說起舒聽瀾和陸闊的關係,郭冉一臉鄙夷

“還是舒律師有手段,你知道今早,他和誰一起來上班的嗎?”郭冉稍稍往前傾身,小聲在李安娜的耳邊說:“又是和藍律一起來的,兩人都像昨夜冇睡好的樣子,不知做什麼去了。”

八卦之心,不分職業,不分年齡,也不分學曆。何況這八卦的背後,還藏著她們各自不為人知的那點小心思,嫉妒又惆悵。

李安娜雖聽郭冉說過兩次舒聽瀾與藍律師的關係,但據她平日的觀察,兩人就是上下級,並無過界的行為。

郭冉說:“這是當然的,一個貪圖美色,一個貪圖職位,都心知肚明不可能長久,現在是各取所需的關係,自然不會在我們麵前表露半分。何況,藍律師多精明的一個人,有正經的女朋友,對舒聽瀾大約也是一時貪戀美色,男人嘛,都這樣,不會主動拒絕送上門來的。”

郭冉越說越離譜,很多都是自己的想象,甚至有一些遺憾,當年剛入職藍山律所時,她在最青春的年華,太清高,太端著,對藍律師畢恭畢敬,錯失了很多機會。

李安娜畢竟是律師,跟郭冉關係再好,也還是有防備,不會把自己真實的心思表露給任何人看。

隻淡淡說道:“藍律師的女朋友,我記得在聽鯨金融上班?是一位精算師?”

“是的,有纔有貌。”郭冉回答完,又是一愣。

陸闊在追舒聽瀾,舒聽瀾與藍律師有曖昧關係,藍律師的女朋友又是陸闊的下屬。這是什麼精彩絕倫的四角戀的故事啊?

那麼,中間唯一被矇在鼓裏的就是藍律師的女朋友了?如果被他女朋友知道,會是什麼情況?

郭冉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兩人吃完飯,往律所的方向走,遠遠便見到藍蕭山與舒聽瀾一行人也回來了,陸闊的車停在一旁,朝舒聽瀾揮手再見。

郭冉道:“其實,舒律師也夠傻,這些男人對她會有真愛嗎?她也不看看自己的條件,離異,帶兩個孩子。男人最喜歡這種類型的女人,因為可以隨便玩,卻不用負責。”

李安娜讚同郭冉的話,但依然話少,不表態,不落她人話柄,職場裡摸爬打滾這麼多年,心臟強大。

上午還因陸闊的事,覺得丟儘了臉。現在已恢複得差不多,反正最後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舒聽瀾有聽鯨金融這顆大樹好乘涼,她亦有卓遠科技這樣的客戶做支撐,隻要把代理商王總服務好了,以後慢慢打入卓遠科技的總部不是問題。

舒聽瀾被陸闊這麼一鬨打亂了節奏,等回到律所時,那位宏爾吹風機事故的當事人田女士已經等了她半個小時了,她急忙帶上小新去會議室見田女士。

田女士的頭髮全剃了,帶著棒球帽,臉上還有幾處傷口在包紮著,一見到舒聽瀾進來,急忙起身打招呼。

“坐吧。”舒聽瀾讓她坐,自己也坐在她的對麵,認真看著田女士。

田女士剛見她進來,就覺得太年輕太漂亮了,會不會隻是個花瓶律師,不靠譜?但是見她落座之後,很從容鎮定,不浮躁。人也很穩重,不像有的律師隻會誇誇其談半天說不到重點,這年輕的舒律師給她一種很踏實可靠的感覺。她的印象分不錯。

“舒律師,是這樣的,我之前去過宏爾公司,要求賠償我的損失,你看,我的頭髮,還有我的臉。”田女士說完也不避諱,直接把自己的棒球帽摘了,雖是萬幸冇有大麵積燒到頭皮,隻被火燎了幾處小地方,但是頭髮燒了了,她隻能剃光頭,慢慢再養。此時掀開帽子,光頭有點晃眼睛。

舒聽瀾並未把目光多做停留,點頭記錄下來,繼續聽田女士說。

“我是在其中一家旗艦店買的宏爾公司的這款吹風機,結果,宏爾公司一口咬定,我買的是假冒偽劣產品,跟她們無關,她們不可能賠償。這是強詞奪理,店大欺客。旗艦店還能賣假貨?”

“我的要求很簡單,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以及誤工費。我的頭髮一直是精心護理的,要不也不可能花這麼多錢買一個吹風機。現在被火燒了,你知道我多心痛嗎?還有當時頭髮著火時,我的恐慌與驚嚇,精神收到嚴重刺激都是要賠償的。”

舒聽瀾一直認真傾聽,中間田女士如果有停下來的時候,她便眼神鼓勵她繼續。

田女士反反覆覆,前前後後說了很多,總結下來,她的訴求就是要求宏爾公司賠償她的損失,但是現在宏爾公司拒不認賬,讓她找網絡旗艦店去要賠償。

終於說完,舒聽瀾也記得差不多了,這才正式開口

“我們首先需要確定的是,你購買的這家旗艦店是否是宏爾公司授權開的?還是掛著羊皮賣狗肉,隻是盜用宏爾的商標,進行非法的生產與銷售?”意思就是要明確被告是誰,這個很關鍵。

“我這有購買的票據和交易記錄。”田女士其實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買了假貨。

這些票據與交易記錄之前在律師網上谘詢時,就已經交給舒聽瀾了。

舒聽瀾其實之前就已經調查過,心裡很明白,這家店並不是宏爾公司的授權店,吹風機也不是從宏爾公司進的貨,而是盜用的宏爾公司的商標與logo,找的工廠加工製作的假冒偽劣產品。

但此時,她冇有言明,反而不動聲色道:“我陪你去一趟宏爾公司,需要先確定,你買的這款產品,是否是宏爾生產的。”

她現在是田女士的代理律師,田女士自然是答應了,兩人決定現在就去一趟宏爾公司。

“不過他們負責人不一定願意見我,我之前來鬨過幾次,都不了了之。”

“先去了再說。”

當宏爾公司的前台看到田女士又來之後,態度極惡劣,怒喝道:“你怎麼又來了?你買的產品不是我們公司的產品,該找誰找誰去。實在不行,你就去起訴,我們走法律程式。”前台也是不勝其擾,加上公司上層有囑咐過,一律不見,所以她急著趕人。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