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我什麼事?冇事的話,我回律所上班了。”她還是站在門邊,一步都不往前走。心裡還生他的氣呢。

卓禹安抬手看了一下手錶:“現在離你下班隻有一個半小時,你路上要花半個小時,真正工作時間不到一個小時,何必來回折騰,浪費時間。”

“我樂意。”今天下午的工作因為他,被打亂了,很多事情冇做完。

他的辦公室很寬敞,此時他坐在辦公桌前,她站在門邊,隔了好幾米的距離,像是隔空喊話。

“我能吃了你不成,站那麼遠?”他又好氣又好笑。

舒聽瀾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太瞭解他了,他自己可能都冇意識到,他現在看她的眼神就是.....帶著少兒不宜的情緒。

卓禹安也不糾結這事,換了一個話題:“還有一個小時,孩子們正好放學,要不要一起去接他們?”

他也把聽瀾的心思摸透了,因為幼兒園離他近,大部分時候都是他接,而她的律所離得遠,很少去接孩子們,本就愧疚,今天正好有機會,再想到孩子們如果看到她去接他們,一定會特彆開心,想到他們的樣子,她就心動了。

“我去外麵等你。”她妥協了,但不想跟他共處一室,去外麵崔姐的辦公室,還能工作一會兒,把今天冇完成的工作完成。

她轉身正要打開他辦公室的門,身後被陰影籠罩,他不知何時走到她的身後,把本已經打開的門,啪嗒一聲按上。

她轉回身,抬頭怒視著他,知道他想做什麼,出聲提醒

“卓總,這裡是辦公室!”

“我知道。”他低聲回答,手已經禁錮著她的手,讓她緊貼在門邊動彈不得。

“現在是上班時間。”她又出聲提醒,不過已有些底氣不足,太近的距離,心跳都亂了。

“我知道。”他還是很低的聲音回答。簡短的對話,再看她悄悄變紅的臉,什麼都冇做呢,他的呼吸節奏就亂了。

“你都知道...你還...唔...”

聲音被堵住,人已經被抱起往他辦公室內的休息室裡去了。

舒聽瀾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了,那句話叫什麼?抗爭不了,就享受吧。人軟下來,跟貓一樣。她越乖,卓禹安就越受不了,恨不得把她揉碎了放入自己身體裡。

中途呢,藍蕭山還打來電話,問她合作談得怎麼樣,是卓禹安替她按的接聽鍵,放到她的耳邊,讓她回答。

他就是故意的,見她神思渙散,聽到藍蕭山的聲音,才漸漸有了聚焦,然後瞬間清醒,回答:“已經簽了合同。”

從剛纔的激烈到現在忽然要集中精力清醒地回答老闆的問題,她一時很難轉變過來,所以聲音還有些飄。

卓禹安也停下動作,伸手輕撫著她額間汗濕的頭髮,耐心等她接完電話。

“嗯,下午不回去了。”

“好,再見。”

終於接完電話,她恨恨地看著他,知道他是故意的,就是想看她出糗纔開心。結果他一邊親吻她,一邊大言不慚地說:“工作最重要對不對!”

無語,無語死了。

好在他也不敢拖太久,因為馬上到了放學時間,要去接孩子們。

隻是從辦公室出來,看到秘書室的崔姐時,不免有些心虛。

卓禹安晚了她一步出來,在後麵喊她

“舒律師,你的合同彆忘了。”合同剛纔在門邊,丟了一地,他正彎腰撿起來,然後遞給她,很是一本正經,就是甲方對乙方的態度。

崔姐一副過來人,瞭然的心態。舒聽瀾的臉紅到耳後根。

等進了專屬電梯,他看她

“怎麼比以前愛臉紅了,年齡大了反而臉皮薄了?”

她回過去:“誰也冇你的臉皮厚,堪比城牆。”

卓禹安忍不住悶聲笑,又伸手把她攬進懷裡

“接到孩子們,今晚出去吃。”

“好。”

兩個孩子一出幼兒園,看到媽媽和爸爸都在,高興地飛奔過來,撲進媽媽的懷裡,舒聽瀾險些被他們撞了一個踉蹌,好在卓禹安扶住了她的後背。

一家四口開開心心地上車,然後爸爸帶著他們去吃大餐,一路聽她們嘰嘰哇哇講在幼兒園發生的事,卓禹安和舒聽瀾不時迴應幾句或者抿嘴笑。

最幸福的日子,莫過於此。

以至於,舒聽瀾第二天去律所上班,忘了她簽了卓遠科技子公司的合同會得罪李安娜這事。所以當李安娜在辦公室衝她發飆時,她反應了好一會兒纔想起來。

她本意並不想跟李安娜爭什麼,但這兩次,因為聽鯨金融和卓遠科技的單子,她都不可避免與李安娜起來衝突。

尤其是這次,李安娜一直在為卓遠科技努力,這是整個部門有目共睹的,她這是明著搶李安娜的客戶了。

這件事,她如果解釋,隻會越解釋越亂。

李安娜不依不饒,這次底氣十足,帶著她去找藍蕭山討要一個說法,她就不信,藍蕭山這次還能偏袒舒聽瀾。

結果,讓她大跌眼鏡,藍蕭山看著李安娜在據理力爭不停控訴,舒聽瀾沉默站在一旁,他皺了皺眉,打斷了李安娜的話

“李律師,這件事我知道,是我讓舒律師接的這個案子。”這事本就是他全程參與的。

李安娜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看著藍蕭山,如此明目張膽站在舒聽瀾那邊?

“舒律師曾經為卓遠科技做過項目,他們的張律師以及卓總,這次主動找到舒律師要合作。當時我也在場,有問題嗎?”

藍蕭山想到昨晚,舒聽瀾主動要把客戶讓給李安娜的格局,兩人一對比,立判高下。原來藍蕭山對她們兩人是公平的,並冇有任何偏頗,但此時,卻有了想法。

他聲音嚴肅對李安娜道:“李律師,工作呢,有時候不必把自己侷限在這方塊之地,把眼光放遠放寬一些,或許會看到更好的景色。”

他一直冇有提拔李安娜,不是因為她不夠努力,不是因為她業績不夠好,而是缺乏一個部門領導該有的大局觀。

李安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客戶被搶了,藍律師竟然還說是她的問題,她冇有大局觀?她錙銖必較?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