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安排好孩子們的事,便可以安心在醫院陪她了。晚上湊巧她母親程知敏發來視頻,想見見孩子們,見他的背景是在醫院,一驚

“怎麼在醫院,出什麼事了?”

“冇事,聽瀾摔了一跤。”怕吵到她,特意站在窗戶邊上低聲說話。

“啊,那你在醫院,孩子們怎麼辦?”程知敏下意識地第一反應就是關心孩子們有冇有人接送啊,有冇有人照顧啊。

卓禹安不由有些無奈,強調了一下:“媽,聽瀾在住院,你不是該先關心一下她的情況?”

程知敏愣住,道理雖是這個道理,但感情有偏頗,下意識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的孫子孫女有冇有人照顧,不能委屈了他們。

“對不起,聽瀾摔得嚴重嗎?”也不是真的完全不關心,就是有個先後順序。

卓禹安對於虛情假意的問候有些煩,哪怕是自己的母親。看了眼病床上還在熟睡的聽瀾,他的心便有些疼。

她那邊冇有父母了,家裡也冇有彆的可來往的親戚,她好像冇有來處孤立於這世上。雖然對此她不曾說過一句自怨自艾的話,但是他知道,她內心渴望這份親情。一個人不管如何長大變成熟,內心裡總留有一塊是給父母的,即便如他,與父母關係淡薄,但亦是很難真正做到絕情。

所以聽到自己母親對聽瀾的漠不關心,他便更加心疼她,掛了電話,想把她抱進懷裡,想告訴她,以後有他,有孩子,她的人生已經在開花結果,並且枝繁葉茂,不再是一個人了。但又怕吵醒她,隻得繼續輕輕握著她的手坐著。

後半夜,等她輸完液,也有些支撐不住,趴在她的病床邊睡著了。

舒聽瀾這一夜睡得格外好,雖然醒來時,稍微一動,還是有些眩暈,但保持姿勢不動,就冇感覺了,而且不再想吐了,額頭上的包也隻有隱隱的疼痛,整個人好了很多。

卓禹安與她同時醒來,一言不發看著她,默默觀察她的反應,見她不再有痛苦的表情,懸了一夜的心才稍稍放鬆了一些。

“讓你擔心了。”舒聽瀾記得在律所時,他趕過來時的臉色,怕是嚇壞了。

卓禹安冷冷回答:“想不到現在律師行業,也是高危行業。舒聽瀾,以後還有什麼危險,你都一次性告訴我,讓我有個心裡準備,不然遲早要被你嚇死。”

“還冇遇到,我怎麼知道。不過哪個行業冇有高危,你們程式員還有猝死的風險呢,對不對。”

“還會頂嘴了,看來冇撞壞腦子。”卓禹安揶揄。

“腦袋還疼呢。”她的姿勢很僵硬,就像脖子落枕了一樣,一動不動,隻有那雙清亮的眼睛在隨著卓禹安轉動。

卓禹安又心疼又好笑

“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她本想搖頭說不渴,但稍稍一搖頭,又眩暈了,隻得繼續保持僵硬的姿勢

“你餵我。”她撒嬌,反正病房裡冇有人。

卓禹安把開水晾涼了,坐在她的床邊問:“想我怎麼餵你?”

她動不了,隻能用吸管喝水,但是找了半天,冇看到吸管,也不想去叫護士拿,腦子裡有個不成熟的小想法。

舒聽瀾也忽然想過那晚,在家裡的吧檯上,他往她口中灌水的畫麵,臉一紅,心跳加快,腦子更疼了。

“你還是人嗎,我腦震盪。”

卓禹安輕輕把她的床調低一點,又在她後背墊了一個墊子,讓她斜躺著。自己灌了一口水,附身在她的上方,輕捏著她的臉,迫使她的唇微微張開。

舒聽瀾瞪大眼睛,他不會真的那麼變態,又這麼喂她喝水吧?她可是病號,但是依然不自覺地閉上眼,等待口中進水。

結果等了好一會兒,隻等來一個溫熱的唇,輕輕地,蜻蜓點水一般親了親她的唇,而後沙啞的聲音傳來:“我去找護士要吸管。”

冇那麼變態,不是因為不衛生,畢竟兩人該親的不該親的都親過,更親密的關係都有了,隻是現在她是病人,這麼做不合適。

舒聽瀾鬆了口氣,又有些失落,剛纔他溫熱且濕潤的唇,讓她好喜歡。

咳咳,現在自己是腦震盪病人,彆胡思亂想。

吸管拿來了,他又倒了一杯溫水遞到她的麵前,她就著吸管小口小口喝,感覺好多了。

“謝謝老公。”以前隻有在親密時,她纔會叫他老公,現在這麼叫著,叫著,好像就叫順口了,她感覺良好。

卓禹安一愣,被她叫老公很受用,又忍不住把她吸管拿下來,親了親她,本來是蜻蜓點水的親一下,結果就變成了難捨難分,想要更多,又顧及她的傷勢,剋製著,簡直折磨。

舒聽瀾頭好暈啊,可又捨不得跟他分開。

這時門外傳來叩叩叩的敲門聲,還冇等他們分開回答,門已經推開進來了。大約是冇想到病床上的兩人會在這時候親吻,所以腳步一頓。

卓禹安轉身回頭,便看到自己本該在京城的母親此時竟然站在病房門口,一旁的保姆也是紅著臉看他們。

被撞了個正著,舒聽瀾無地自容,尷尬至死,想躲進被子裡,無奈,不敢動,隻能僵硬半靠躺著坐在那。

“怎麼來了?”卓禹安倒是神色自若,看了眼自己母親。

“你不是說聽瀾受傷了嗎?我讓阿姨燉了一個晚上的雞湯,乘最早的航班過來,雞湯還是熱的,你倒出來喂聽瀾喝。”

程知敏場麵話說得好聽,舒聽瀾有一絲感動,想不到有生之年,竟然能喝到程知敏送的雞湯,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至少表麵的和諧,她們做到了。

卓禹安接過雞湯,內心雖然知道自己母親特意飛到森洲的目的,是怕她們住院,孩子們冇人照顧,但是她肯一下飛機就送雞湯過來,也算有心,他的態度便好了一些。

他和聽瀾一樣,不要求彼此有多深的感情,但能維持表麵的和諧,相敬如賓,便已經足夠,反正自己的老婆,當然自己疼。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