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喝完雞湯,說了聲:謝謝奶奶。

也不叫程老師,那樣顯得生份,更不可能叫媽媽,冇到那個份上,那就隨孩子們叫奶奶最適合不過。

病房裡,一時很安靜,四個人大眼瞪小眼乾坐著。

程知敏倒是想走的,但是怕兒子回頭又說她不關心聽瀾,她便硬著臉皮坐在那至少一個小時,也算是把禮數儘了。

旁邊的保姆心裡直笑,想著程老師,你故意的吧,冇見人家小兩口如漆似膠想黏在一起,你這麼一個電燈泡坐那裡,簡直閃閃發光,閃瞎人的眼。

“聽瀾,以後走路一定要小心了,這次算是萬幸,冇大事。你要是出事了,兩個寶貝該怎麼辦!”

“好。”舒聽瀾回答著,心想您這是拐著彎詛咒我吧?

“媽,聽瀾要休息了,我讓司機送你們回家,小朋友們應該已經去上學了,下午放學你去接”

“好好好,那你好好照顧聽瀾。”

“嗯。”他人已經先走到門外,一副送客的模樣,迫不及待要母親趕緊離開。

程知敏也正有此意,早想走了,跟聽瀾真無話可說。

等把人送走,卓禹安纔回病房,默默看她一眼:“還口渴嗎?”

嗯,剛纔的喝水環節還冇結束呢!

“不渴,剛喝了一大碗雞湯。”很好喝,她忘了喝雞湯之前兩人在做什麼了,心裡因程知敏的示好有一些動容,冇辦法,她就是吃軟不吃硬的人。

“你媽媽和阿姨來照顧小朋友也好,否則崔姐和侽侽也很忙,耽誤她們時間挺不好意思的。正好小朋友們也想奶奶了。”

“嗯!”這樣確實很好。

醫生來查房,護士繼續給她輸液,她更加動彈不得了。

卓禹安坐在床邊陪她,好像憋了很久纔開口:這次怎麼受傷的?

見她又想含糊過去。

他神色一凜:“聽瀾,講真話。”

“我看著像不講真話的人?”

“是的。”他實事求是地回答。

舒聽瀾知道瞞不過他,也冇必要瞞著、故而回答:“就是幫老丁去要比賽獎金,結果對方說話不好聽,他們推搡起來,我純屬被誤傷,很丟人好嗎,我當時見他們馬上要打起來,準備退後避開的,結果冇來得及。”

她很輕鬆的表達事情,也希望他不要在意。

“事情解決了?”他很冷靜地問。

舒聽瀾低頭,不敢搖頭因為還頭暈,隻用眼神否認冇解決。

卓禹安不可思議:“所以,不僅事情冇解決,還白捱了一頓揍?”

“哪有那麼容易解決?這中間還有一個選手受傷了,醫藥費、後期賠償也還冇解決。對了,醫生有說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她心裡確實著急,好多工作冇做,堆積放在那裡讓她焦慮。

“把對方地址給我!”他冇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忽然問了一句。

“什麼?”

“對方的地址,哪傢俱樂部?”欺負到他的人身上,不管對方是誰,他都不放過。在森州,還冇人敢動他的人。

“不用了,我自己會解決。這次真是意外。”她知道,如果他出麵解決,可能就是幾句話的事,可她不想什麼事都靠他解決,那她努力工作的意義何在?乾脆什麼也不做好了。

卓禹安一言不發看著她,一方麵希望她能得償所願,靠自己努力在事業上有一番作為,實現她想要的自我價值。但另一方便,又不捨得她辛苦,總想著幫忙。

“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答應你,如果我自己解決不了,一定會來找你好不好?”她一撒嬌,他明知道她是敷衍的話、但還是答應了。

她的手因為輸液有些冰涼,他便把她的手放在唇邊摩挲著,把熱量傳遞給她。病房內一片溫情暖意,這是病房外一聲突兀的聲音傳來。

“喲,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啊。”

是陸闊,還有林之侽都站在門邊衝著她們笑。

“你倆怎麼一起來了?”舒聽瀾好奇地問。

“在樓下遇到的。”林之侽隨意地回答,進來坐到她的旁邊,看著她額頭的包,有些冇良心地笑了。

“毀容了。”

“嗯。”

陸闊也過來,看了她一眼:“弟妹怎麼受傷的啊?”

他也有所耳聞,想法跟卓禹安一樣,在森洲,還冇人敢動他們的人,也是摩拳擦掌想幫她報複回去。

舒聽瀾就笑,難怪是兄弟倆,那自傲的模樣如出一撤。她更不敢讓陸闊幫忙,否則以他浮誇的性格,不知要鬨得多轟轟烈烈。

避過這個話題,看了林之侽一眼:“侽侽謝謝你啊。”

她指的是昨晚幫忙照顧小朋友們的事情。

“小事情!不過舒舒,今晚我和卓總能換個崗位嗎?我在醫院陪你,卓總回家陪小朋友們,她們就是披著天使外表的小惡魔,再帶一個晚上,我要瘋掉了。”

林之侽真的懼怕帶孩子,平時當玩具逗一逗很喜歡,但要自己帶,簡直是折磨。舒聽瀾太瞭解她了,所以看她這樣就覺得好笑。

但是卓禹安可是小心眼的,竟然敢說他的寶貝們是惡魔?並且還想妄圖取代他的位置,來醫院陪護,頓時不高興了。

“林小姐,就不麻煩你了,孩子們有奶奶帶,聽瀾這邊有我在照顧。”聲音一如既往冰冰冷冷的。

林之侽不可思議:“所以,我幫你照看了一夜的孩子,你不僅不感謝,還過河拆橋,現在要趕我走的意思?”

卓禹安的沉默給了她肯定的答案,她氣到七竅生煙,大喊

“舒舒,你看看你家狗男人!你說他狗,還真是狗。”

陸闊在一旁笑得不行,舒聽瀾也笑,結果樂極生悲,卓禹安一記冷眼看過來

“你說我是狗?”

舒聽瀾不回答,假裝頭疼。

陸闊替她回答了:“對,你確實挺狗的。”

林之侽終於露出一絲得意:“看看,群眾的眼睛就是雪亮的。”

幾人在病房聊了一會兒,陸闊有事提前離開了。舒聽瀾讓卓禹安和林之侽也走,她一個人在醫院就可以。

林之侽:“我這兩天冇有約客戶谘詢,所以冇事,在醫院陪你吧。”

說完,轉身對卓禹安說:“卓總,你走吧。”

舒聽瀾見卓禹安昨晚就冇休息好,所以也勸他走,

“你晚上再來陪我就好。”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