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一,舒聽瀾回律所彙報工作,肖主任聽完之後吩咐道

“這周你要去一趟棲寧市。”

“棲寧?”

“對,勝普瑞智慧的一家代工廠在棲寧市,涉及到一項土地問題還有員工股權的問題,需要你去覈實給出法律意見。你是棲寧人,對當地比較熟悉,而且現在我們組能調派的也就你了。”

“行,我今天就出發。”

因為上次食品公司的項目,她已經回過一次棲寧,所以這次再回去已冇有太多忐忑與不適。

到了棲寧,程晨來接機,程晨性格比較內斂,不似林之侽的開放,見到舒聽瀾也隻是笑笑,

“去我家住,房間已經給你收拾好了。”

“不用,我訂了酒店。工作可能會比較忙,住家裡不方便,替我跟叔叔阿姨問好啊。”

程晨知道她脾氣,也不強求,一路把她送到酒店

“這次要呆幾天?”

“不好說,最少要一週時間,看項目進展。涉及到員工股權問題,比較棘手。”

“你做卓遠科技的項目,卓禹安有照顧你嗎?他要是敢對你苛刻的話,你告訴我,我讓陸闊教訓他。”

舒聽瀾笑

“他是卓遠科技**oss,甲方爸爸,哪會管這麼具體的事。”舒聽瀾想卓禹安這人,一向公私分明,即便求他照顧,他也不會理會。

“這倒是。我聽陸闊說,上次聚會之後,你跟卓禹安有聯絡過幾次。”

“他跟陸闊說的嗎?”舒聽瀾疑惑,她以為卓禹安應該不想讓人知道他們的關係,尤其是熟人。

“應該是吧。陸闊說他是外冷內熱,並不像表麵的那麼冷漠。我之前就跟你說,在森洲,你要多利用關係為自己拿資源。這個社會很現實的,有關係,有資源,你才能讓人重用。”

程晨跟林之侽是完全兩種風格,每次見麵,都是苦口婆心勸她搞事業。

舒聽瀾聽完她的話,不由自嘲道

“是很現實,所以需要勢均力敵,否則卓禹安為什麼要幫我?於他有何益處?”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舒聽瀾早已經認清一個事實,卓禹安比誰都現實,絕不可能為了兩人床.伴的關係而在工作上優待她。

而她也不願意就此去向他索取資源,否則跟出來賣有什麼區彆?那纔是母親口中說的不自愛。所以,她絕不會出賣自己的肉.體去換資源。

“你啊,有時候就是想的太明白,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麼多非黑即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帶。”

“清醒一點冇什麼不好。”

兩人說著已到了入駐酒店,簡單吃了飯,程晨被客戶叫走,舒聽瀾也開始著手準備勝普瑞代工廠的事。

工廠在近郊,來之前她已把相關資料研究過了,土地所有權的問題不複雜,有明確的權屬材料,隻需要去相關政府部門去確認即可,但是員工股權的問題會比較複雜一些,員工願不願意轉讓股權?如果願意,以多高的價格?這些問題背後的風險需要她出具法律意見,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她約了工廠總負責人詳談,負責人見到她,態度冷淡,並不願意配合,

“總部一句話說賣就賣,當我們好欺負嗎?”

“工廠賣了,我們這些員工喝西北風去。”

“在棲寧,還輪不到他們來指使。”

負責人大約是看舒聽瀾一個小姑娘來,根本不把她放在眼裡。

舒聽瀾隻是安靜地聽著,她是律師,在這種情況下,並不適合發表任何言論。況且在她看來,負責人也隻是發發牢騷,畢竟這是勝普瑞總部的決定,工廠也隻能服從。

然而她畢竟是第一次跟這樣的工廠接觸,低估了工廠人員的匪氣。與上回的食品項目不同,這家工廠隻是勝普瑞在棲寧的一個加工工廠,當初設定在棲寧就是為了土地便宜,人工廉價,這天高皇帝遠,早已經脫離了勝普瑞總部的控製,私下接了很多其它公司的單子,倘若工廠也隨勝普瑞總部被卓遠科技收購,意味著斷了財路。

舒聽瀾是在跟工廠接觸了五天之後,旁敲側擊從底下的一些工人口中知道這一事實,這是她始料未及的,原以為隻是簡單的工廠儘調工作,最多員工持股複雜一些,但萬萬冇有想到背後還有這樣的利益鏈。

她用的是棲寧話與工人交談,工人並不知她真實的身份,隻是勸到

“這裡邊的水太深了,姑娘你彆多管閒事,其實勝普瑞總部這兩年也是睜隻眼閉隻眼,這幫人跟地頭蛇冇兩樣,得罪不得。”

“謝謝。”

舒聽瀾想起小時候在棲寧時,覺得棲寧是全世界最宜居的城市,環境好,風景美,人民樸實,城市有底蘊,而後隨著父親的驟然離世,她與母親的遭遇,才知藏在一切平和表象下的暗濤洶湧,這座城市早已從底子上腐爛了。

她跟肖主任彙報工廠的情況,原以為肖主任會跟她一樣著急,但畢竟是有豐富的經驗,肖主任聽後一點都不詫異,語氣平靜地道

“既然如此,你就早點回來。”

“那工廠這邊的...”舒聽瀾放不下,事情懸而不決就這麼離開不符合她做事的風格。

“不是讓你不管,而是經過調查,有了事實依據,全部且詳儘地寫進你的報告裡,出具一份法律意見書,懂嗎?”

肖主任一席話讓舒聽瀾醍醐灌頂,是啊她們併購律師不是去解決問題的,而是去發現問題,如實寫進報告即可。具體怎麼解決那是勝普瑞或者卓遠科技的事。

“我知道了,謝謝肖主任,我今天約了工廠的工會負責人開會,等開完會,我便回去。”

“行,你自己在棲寧注意安全。”

週五下午,舒聽瀾與工會負責人見麵,原以為是在工廠總部,結果負責人單獨給她打了電話

“有些事在工廠裡說不方便,舒律師到清韻茶樓來詳談。”

舒聽瀾本著儘責的態度,想更全麵瞭解工廠的現況,便答應赴約。心裡並不是冇有忐忑,隻是想著光天化日之下在茶樓,能出什麼事呢?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