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走得很急,行李箱齒輪在地板上摩、擦的聲音以及他微喘的呼吸聲傳來,讓她耳膜鼓鼓作響,她不說話,無聲無息掛了視頻。

他再打來時,她就不接了,也不回兩人新買的彆墅,而是回了自己的老房子。

不是林之侽多疑,而是她對這方麵有天生的敏感。她以前常常回答網友的私信

“不要問我,對方愛不愛你,當你問這個問題時,說明你冇感受到愛,那便是不愛。”

“你懷疑他出軌?把懷疑兩個字去了,不要自欺欺人。”

女人天生敏感。

從傅慎逸經常躲著她打電話時,她就知道了;

從傅慎逸總找藉口出差時,她就知道了;他忘了,她跟崔姐、還有他的助理關係很好,隨便幾句話便可以探出他出差是真是假;

他出差回來,偶爾走神時,她就知道了。

一切都是有跡可循,所以冇必要問,這是她僅剩的驕傲。

回到老房子,洗了個澡,酒醒了大半,人的精神也好很多。出來一個手機,十幾個傅慎逸打來的未接電話,中間夾著兩個聽瀾的未接電話。

她回撥過去,舒聽瀾很快就接了,她還在住院,不宜情緒波動,所以耐著心問她

“侽侽,你去哪了?傅慎逸找你半天,打到我這來了。”

“他煩你做什麼?”

“他說你要跟他離婚,怎麼回事?”舒聽瀾本來腦震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聽到傅慎逸的話,腦袋又嗡嗡地疼。

加上一旁的卓禹安想搶她手機,不讓她管這事耗費精神,她一動,腦袋又暈得厲害。:

“他有病,跟你說這個做什麼?你彆管了,在醫院好好休息。”

“他也是關心你,說你喝酒了,聯絡不到人,急瘋了,纔打到我這來。”

“我知道了。”林之侽不想說話,便掛了電話。

有什麼可急的?抱著彆的女人的時候,不見他著急。

她趴在床上,刷著手機,看了會娛樂八卦,本就喝了酒,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時,感覺身後有人躺下,緊緊抱著她,體溫冰涼,把她給驚醒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是傅慎逸。

她掙紮著,要推開他,但是無奈,他從身後摟抱著她,無法動彈。

她渾身都覺得不舒服,抱過彆的女人,就彆來抱她,她噁心。

她使勁咬他環住她的那隻胳膊,咬到她的嘴裡有血腥味了,他無動於衷,依然是抱著她,把臉埋進她的長髮裡。

她噁心極了,全身都冰涼透了,被桎梏著掙脫不開。

“侽侽,彆跟我鬨。”他的聲音很沙啞似乎疲憊至極。

很好,裝可憐,裝深情,男人出軌後的常規手段,騙騙彆人還可以,騙不了她。

“我冇跟你鬨,我考慮很久了,我們離婚。”

大約是她的語氣很冷靜也很堅定,傅慎逸環著她的手臂一僵,然後稍稍鬆手,打開了床頭燈,順便把她翻個身麵對著自己。

距離太緊,冇有他的桎梏,林之侽騰地坐起來,坐到床的另一邊。

“你小心摔下去。”傅慎逸看她就坐在床的邊緣,穿著慣常穿的性.感睡衣,上身幾乎隻有兩根絲帶吊著,空蕩蕩的,黑色的髮絲散落在雪.白的胸前與好看的肩膀上,像個精靈,又像個妖精。就她這樣勾人,他怎麼可能有彆的想法。

林之侽注意到他的目光,又忽然想起那日電話裡,女人的聲音,她心很冷,從旁邊椅子上拿了條圍巾披在身上,拒絕與他溝通。

傅慎逸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應該說,他是比卓禹安還話少的人,平日在公司雷厲風行,說一不二,並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就連舒聽瀾都覺得他過於冷,所以這麼久了,說的話加起來大概不超過十句,還是算上剛纔那通電話的。

他不善言辭,所以每回林之侽跟他吵,他便選擇沉默,反正也超不過,倒不是冷暴力,而是等林之侽氣消了,他才慢慢跟她講道理。

林之侽很吃他這一套,因為她是炮仗的性格一點就著,如果傅慎逸也跟她吵,必然是兩敗俱傷。

深更半夜,兩人各自坐在床的一邊,看著彼此。

許久

“你不打算跟我說點什麼?”林之侽先開口,攤牌吧,遲早要攤牌。

“說什麼?”他不知是裝傻還是真的不懂,神色自若地問她,好像是她在無理取鬨一樣。

林之侽瞬間爆炸,把手邊的枕頭砸向他:“你給我滾,滾!”

他想欺負她到什麼時候?

她歇斯底裡,黑髮散落在臉上,眼睛通紅,強忍淚水,絕不再為他掉一滴眼淚。

傅慎逸看她良久,往她身邊靠了靠,她往後退,險些真的摔下床去。

“是喬臻!”

他忽然說出這個名字,林之侽一愣,想了好半晌,纔想起來,喬臻是他那個前妻。

懂了,舊情複燃?他還承認得挺痛快的,也算是個有擔當的男人。

她冇有再問第二句,披著圍巾下床,胡亂地踩著床底下的拖鞋往外走,一刻也不想看到他。

“林之侽。”傅慎逸第一次連名帶姓地喊她,從身後把她抓住不讓她走。

“是喬臻,我和她什麼都冇有,她生病了。”他確實不善言辭,更不擅長解釋眼下的情況,但是他覺得,林之侽應該瞭解他,不必多說。

林之侽打開他的手,站在門邊冷笑

“你是不是下麵要告訴我,她得的是絕症,身邊冇有親人朋友,能找的隻有你?還有如果萬一她不在了,她的女兒也要托付給你?要你幫她贍養女兒啊?畢竟法律上,你是她的親生父親不是嗎?”

“是的。”他竟冇有聽出林之侽的不信與諷刺,甚至訝異於她是怎麼知道的?分毫不差。

“傅慎逸,彆忘了我是做什麼的,你的這套說辭,全天下渣男都用過。”

說完不等傅慎逸反應過來,甩門而走了。

真是荒唐,生病這種拙劣的藉口也敢說,他若真的跟前妻喬臻舊情複燃,她絕不攔著。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