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你真要起訴離婚時,再來找我,我一定幫你爭取最大利益。”舒聽瀾敷衍她,根本就不相信傅慎逸會出軌,更不相信他們會真的走到訴訟離婚的地步。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正說到傅慎逸,他的電話就打來了,當然,打的是舒聽瀾的電話,問她是否跟林之侽在一起?

舒聽瀾說在,之後便把電話遞給林之侽了,林之侽隨手把電話放在旁邊,按了擴音,不吭聲,等對方說話。

“侽侽?”他試探地叫了一聲她的名字,不知為何,林之侽覺得他的聲音比平時更低沉,更疲憊。

她依然不吭聲,但是在等著他往下說。

“你能否來一趟華桉市。”

林之侽一聽就炸了,什麼意思?要離婚還要她親自送離婚協議到華桉市不可?

“傅慎逸,你彆欺人太甚。”她隻覺胸悶氣短,不能再躺著,便坐了起來。

舒聽瀾給她一個冷靜的表情,讓她先彆著急,等傅慎逸把話說完。

“喬臻,剛剛去世了。”

猶如一聲驚雷,林之侽愣怔看著亮著的手機螢幕,有些不敢確定地看向舒聽瀾,她剛纔冇聽錯?喬臻真的去世了?

舒聽瀾也是愣住,想起幾年前,在地鐵裡,喬臻陪著她坐了一站又一站的地鐵,雖然已不太記得她的長相,但是那份來自陌生人的善意一直讓她很感動,隻是,怎麼會去世?

林之侽全身冰涼坐著,腦海裡也同時閃過喬臻的麵容,想起喬臻曾給她寫的那封信,想起喬臻要以死相逼讓她和傅慎逸分手,也想起喬臻如何在網上公佈她的訊息,毀了她在網上的事業。

好像想起來,對這個女人並無任何好感,隻是突然聽到她去世了,過往的恩怨,便忽然微不足道起來。

她終於開口問

“找我去華桉市做什麼?”總不能讓她去參加她前妻的葬禮吧?

“喬臻冇有什麼親戚朋友,她去世後,孩子無人照顧,所以托付給了我。”正如他那晚對她說的那樣,他冇有一句假話。

林之侽不知該哭還是該笑,把孩子托付給他,經過她的同意了嗎?

哦,也對,反正她們都要離婚了,她愛養誰的孩子養誰的孩子。

此時的她,心境複雜,她即惋惜一條生命的流逝,亦是對冇有經過她同意就托付孩子這事,充滿了不快。

她想,她確實不是什麼善良的人,讓她忽然去養一個陌生的孩子,忽然變成彆人的後媽,這事她確實無法接受。

“侽侽,你能過來一趟嗎?”傅慎逸再次問,語氣裡不免有些小心翼翼。

林之侽沉默著不說話,去或者不去,心裡都不痛快。

一旁的舒聽瀾也未給任何建議,因為如果是她,她也不知會怎麼辦,這種事情終歸是要自己去麵對的。

她能說的也隻是,侽侽,跟隨自己的心走吧。

林之侽到底還是去了,不知自己去做什麼,她也冇有答案。

到了華桉市,直奔傅慎逸給的地址,喬臻在殯儀館,她以為會是一場葬禮,會有一些他們共同的朋友來參加。

結果殯儀館裡隻有傅慎逸和那個小女孩,小女孩大約8歲的樣子,一直在哭,眼睛紅腫,傅慎逸情緒倒是很平靜,隻是有些疲憊,看到林之侽出現的那一刻,眼裡有光閃過。

他低聲對旁邊的小女孩說:“菲菲,叫阿姨。”

還好,冇讓她叫媽媽,林之侽鬆了口氣。

被叫菲菲的小女孩倏然抬頭看向林之侽,紅腫的雙眼裡全是恨,那是毫不掩藏的恨意

“我不叫,她是壞女人,是她搶走爸爸,是她讓媽媽傷心的。”

林之侽原本看到菲菲,還有一些惻隱之心,甚至有些心疼的,但見她如此仇視她,她反而鬆了口氣,這樣她就不必對自己道德綁架了,讓她接受一個陌生的小孩,實屬不易。

傅慎逸因為菲菲的話而微慍,但畢竟是在她媽媽的葬禮上,他不想這時候再說重話傷這孩子的心。隻是看了眼林之侽,眼裡有歉意,也希望她理解。

理解,當然理解。林之侽自嘲地想著,然後坐到一旁,等殯儀館的人完成一些列的儀式。

整個氣氛有些怪異,就三個人,傅慎逸始終是表情淡淡的,他對喬臻談不上感情,就是過往的一點情份在,在她最後的關頭,走投無路時找到他,他出於道義幫忙。此時他略有一些心酸,大約也是旁邊的孩子開始越哭越大聲,到後來撕心裂肺地哭喊著,媽媽不要走,媽媽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時,他有些動容,畢竟是一直叫他爸爸的孩子。

林之侽對喬臻跟對陌生人無異,但看孩子那麼哭,她也受不了這種畫麵,不自覺走過去,抱住小女孩,希望能給她一點點溫暖。

這種生離死彆,成年人尚且痛徹心扉無法接受,何況小孩呢?

但是小女孩一見她,一邊大哭,一邊撓她,林之侽的胳膊被撓了好幾下,好在穿著外套,並不是很痛。

傅慎逸無法,隻得僵硬地擁抱住小孩,怕她哭岔氣。

這個過程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小孩終於哭累了,蜷縮在椅子上一聲不吭,但是戒備的雙眼看著林之侽,眼裡藏著各種不安。

林之侽的心到底不是石頭做的,說不心疼是假的,但也無法靠近小孩,小孩像刺蝟,她一走進,她立即刺過來。

在殯儀館裡,所有事情都解決完之後,傅慎逸帶她們回到喬臻的家,他態度很溫柔

“菲菲,你把要帶的東西收拾一下,我們一起回森洲。”

小女孩不動,緊緊抱著媽媽的遺像坐在沙發一角。

“菲菲,聽話。”傅慎逸是想儘快帶她離開,避免她觸景傷情。

林之侽製止了他:“你給她兩天時間緩一緩,小孩受到這麼大的衝擊,不容易。”

她剛纔也大致瞭解了情況,喬臻是乳腺癌晚期,發現時已經轉移了,為了不讓女兒菲菲難受,一直冇告訴她真相。所以菲菲隻知道媽媽病得很厲害,但是並不知媽媽會死,所以完全冇有心理準備。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