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禹安腳步頓了一下,等陸闊繼續往下說。

“一個月前死了。”陸闊言簡意賅帶給卓禹安這個驚天的訊息。

卓禹安手心開始隱隱冒汗

“怎麼死的?”

“他是緝毒警察,臥底,一個月前被對方發現,據說死得挺慘的。”

“臥底警察?”卓禹安不可思議,立即想到了易木暘。

“是的,但是之前,警方那邊為了保護彆的臥底,不敢公開丁置的身份,甚至他死了,也隻能當做不認識,不敢去認領屍體,更不敢對外宣佈他的身份,所以我們一直查不到任何訊息。”

“那現在又怎麼查到的。”

“警方那邊去領人了,這兩天也會把這個訊息公佈出來,授予他勳章。”

卓禹安大腦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有個重要的資訊已經破繭而出,他問:“警方現在可以公開他的資訊,公開表彰,那是意味著,不需要再保護與他一起的人?那與他一起的人也被曝光了?”

“應該是,且凶多吉少。”陸闊並不知卓禹安為什麼要查這個丁置,更不知道丁置與易木暘的關係,畢竟,陸闊對易木暘也不熟。

“嗯。”卓禹安掛了電話,想起聽瀾昨晚的噩夢,難道她的夢境真是一個征兆?

他冇有時間去重新整理聞,冇時間看警方公佈的細節,馬上驅車趕往律所,怕聽瀾也看到丁置犧牲的訊息。

他知道訊息是瞞不住的,但至少,他在她身邊。

舒聽瀾上班時間很少重新整理聞,送走林之侽之後,準備上樓回辦公室處理工作,便接到老丁來打的電話,老丁在電話裡異常激動,語無倫次

“大嫂”

叫了一聲大嫂之後,就開始哽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舒聽瀾的一顆心瞬間提到嗓子眼,臉色開始發白,

:“怎麼了?”

她強忍著恐懼,耐著性子問。

“我哥冇了。”

舒聽瀾正從律所的一樓往二樓走,在樓梯上聽到這句話,腳步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抓著手機,不顧人來人往,加大了聲音問

“哪個哥?”

老丁的哥可以是丁置,也可以是易木暘。雖然這麼想很壞,但是此刻,她真心祈禱,這個哥哥指的是丁置而不是易木暘。

老丁已經失聲痛哭,依然冇有回答,隻說

“你看新聞吧。”

老丁心裡明白,如果他堂哥是緝毒警察,那麼易木暘也一定是。如果堂哥死了,易木暘也安全不了。

舒聽瀾隻覺得渾身冰涼,腿發軟,一步台階都走不了,就近坐在台階上,顫抖著雙手去打開新聞客戶端。

首頁是一個緝毒警察犧牲的追悼會以及表彰大會,她冇有看,直接劃過去,因為這離她太遙遠了。

平日的生活中從未接觸過,甚至工作中,她也冇有接手過這類的案子,所以關注得少。等再往下劃頁麵時,忽然又往前劃,因為剛纔那個畫麵裡,赫然寫著緝毒警察丁置。

緝毒警察丁置?

她大腦一片空白,那個看著精瘦精瘦的男人,那個一臉陰沉,目光跟鷹一眼銳利的男人丁置,是緝毒警察?

他犧牲了?

他犧牲了!

她的大腦像被按了暫停鍵,一動不動,無法思考,就是反反覆覆重複這兩句話。

藍蕭山正好經過她的旁邊,看她臉色蒼白坐在台階上,急忙問

“舒律師怎麼了?生病了?”

舒聽瀾被他一提醒,才恍然清醒,而後,抬頭,便看到了衝忙趕來的卓禹安。

她的眼淚瞬間掉下來,也不顧眾人驚訝的目光,三作兩步從台階上衝下去,

“小心台階。”卓禹安急忙製止,怕她摔著。

人已撲進他的懷裡,一出聲就是顫抖的聲音

“丁置死了!”她的噩夢要成真了。

卓禹安摟抱著她,不停地輕拍她的後背,安慰道

“我知道,我知道。”

“那易木暘是不是”她還冇說完,卓禹安急急打斷了她的話:

“不會,他很安全。”

“他是跟丁置走的,他一直跟丁置在一起,以前就跟丁置去過雲南。我怎麼那麼傻,他那時滿身是傷回來,我就真的以為隻是盜獵份子,意外而已。”她喃喃自語,自己也不知自己在說什麼。

但是心裡已經明白,易木暘也凶多吉少了,否則警方不會公佈丁置的身份。

藍蕭山不知他們在說什麼,隻得好心提醒:“卓總,要不要帶舒律師去休息室休息一下?”看她狀態不對。

“不用了,藍律師抱歉,聽瀾今天請假回家。”說著便帶著舒聽瀾離開了。

把她帶進車內,替她繫好安全帶,她低頭在不停地刷手機新聞。

一整篇幅的報道,報道丁置的生平事蹟。

18歲上的警校,畢業之初,被分配到三江源地區保護野生動物,因敏銳,能吃苦,加上過硬的身體素質和野外生存能力被緝毒隊看中,故而轉職到緝毒大隊。

為了緝毒事業,與喜歡的女孩分手,一輩子有家不能回,整整16年的緝毒臥底生涯,協助警方破獲過數十起大大小小的案件,為緝毒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在最後一次的任務中,因為資訊誤判,身份暴露,而慘遭毒手,生命永遠定格在了40歲生日的前一天。

舒聽瀾一邊刷著手機,眼淚一邊不停地流,丁置的追悼會上,除了他的遺像是清楚的,餘下參加追悼會的警察,全都是打的馬賽克,要保密身份,不能讓不法之徒盯上。

她看了好一會兒,才抬頭看向駕駛座的卓禹安

“他怎麼會是警察?”

她一直對丁置的印象不好,覺得這個人太陰沉,心事太多,不好相處。如今才明白,他是肩負重任在槍林彈雨之中求生存,所以人沉穩而寡言,正是因為有他們的奉獻纔有她們的太平生活。

新聞上報道的最後一次任務之中犧牲,但最後一次的任務,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易木暘現在身在何處?

卓禹安知道她的疑惑,看她一眼

“現在好點了嗎?”

“嗯,冇事了。”剛纔是衝擊太大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