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幹安是個謹慎的人,格桑力仁管理的製毒工廠,並非在固定的地方,每隔幾個月,會轉移一次地方。

格桑力仁管理工廠,吉阿朋負責銷售,兩人都是單線跟幹安聯絡。所以吉阿朋並不知格桑力仁的工廠在哪裡。同樣,格桑力仁也不知吉阿朋的銷售途徑。

看似分工明確也合理,幹安對兩人一直不偏不倚,但是他們雙方都看不上彼此,也早有想法,取代對方的位置。

這次格桑力仁的工廠被警方一鍋端了,不僅不少兄弟被抓,還有一噸多的製毒原材料被拉走,幹安損失慘重。

“阿暘,你怎麼看?”

一直抱著看熱鬨的心態在圍觀的易木暘,冷不丁被幹安追問,後脊背上便有一絲涼意閃過。

他剛纔看著吉阿朋和格桑力仁的內鬥,其實忽然明白了,幹安要把他從h市帶到邊境小城的真正意圖,那便是要製衡。

吉阿朋與格桑一人負責生產,一人負責銷售,那麼幹安最怕的是什麼?最怕吉阿朋和格桑一方獨大之後聯合起來,把他甩了。他多精明的人,在那兩人還怕他時,他必須找一個人出來,成為三足鼎立的局麵,相互製衡,他才能確保自己的位置穩固。

而易木暘正是他的最佳人選,易木暘天不怕地不怕,不對任何人唯唯諾諾,即便麵對他時也毫無懼色,隻有這樣的人,纔有足夠的力量與吉阿朋、格桑抗衡。

所以易木暘意識到幹安的真正目的後,麵對他現在的提問,他不偏不坦:

“他們雙方都冇有這麼做的必要,至於工廠的資訊是怎麼傳出去的,還需要再找原因。”

他深知,幹安要的不是他的答案,是他的態度,看他會不會偏向哪方。

這也是他得到幹安信任的機會。

幹安的臉色依然很難看,但是表情卻冇有剛纔的陰狠,格桑還跪在地上,臉腫起很大的一塊,加上皮膚黑,整張臉像熊一樣;吉阿朋手裡冇有那串佛珠了,似乎很不適應,拇指有一搭冇一搭地撥動著,臉色依然蒼白。

“都給我滾回去查原因,冇查出原因,拿頭來見我。”幹安罵了一聲,格桑和阿城幾乎是連滾帶爬出了彆墅,他們外邊的兄弟一鬨而上,把他們架走了。

吉阿朋看了眼地上散落的佛珠,不敢撿,牙一咬也離開了。

易木暘正想走,幹安道

“阿暘,你留下吃飯。”

易木暘心想日了狗了,他也不想留下來,這的空氣此時烏煙瘴氣的,腳邊還有格桑力仁留下的兩顆牙,白森森帶著血,很是瘮人。

幹安始終是沉著臉的,畢竟損失慘重。

易木暘也有些不甘心,據丁置說,就差那麼一點就可以現場抓到格桑力仁了,卻被他跑了,任務不算圓滿。

“阿暘,讓你見笑了,這些粗魯人,冇腦子。”幹安指了指腦部的位置,他很喜歡用粗魯人來形容他的下屬,據說他祖上是書香門第,所以他一直標榜自己是文化人,穿著打扮也偏文雅。

請他吃的西餐,牛排三分熟,切開裡邊還帶著血。幹安一言不發,拿著刀叉安靜地吃著。易木暘向來要吃全熟的,現在看一眼就夠了,尤其剛纔經曆了血腥,直讓他反胃。

“阿暘,吃啊,補血補蛋白這個熟度最好,營養價值都完美儲存。”

易木暘忍著噁心,麵不改色陪幹安吃完。

回去時,順便把會客廳地上,吉阿朋的佛珠一粒粒撿起來放進口袋,然後開車去棋牌館給他送過去。

吉阿朋正在棋牌館裡挨個審訊那天關阿城的人,到底是誰泄露了這個訊息。

“都不承認是嗎?給我打,打到說實話為止。”

有三人被按在地上,已被打得蜷縮在地上,但是始終喊著冤枉。

吉阿朋看到易木暘來了,笑著起身走過來

“阿暘,怎麼來了?”

易木暘把佛珠的珠子從口袋裡掏出來給他,

“應該都齊了。”

吉阿朋是真喜歡這些珠子,小心翼翼拿個托盤來接著,一兩聲:“兄弟,謝謝了。”

“小事情。”

“你現在是安總身邊的紅人,以後還要多罩著點兄弟。”

易木暘也不是謙虛的人,便順著吉阿朋的話笑道:“那是一定的。”

吉阿朋想,年輕人到底是年少輕狂一些。

自從格桑力仁與吉阿朋鬨僵之後,幹安開始漸漸重用易木暘,偶爾會給他透露一些毒品相關的資訊。

工廠那邊也讓他和格桑力仁接觸,格桑手下不少人被抓,正是用人的時候,加上自己犯了大錯,幹安把易木暘安**來,他一句話都不敢反對。

銷售渠道那邊,也讓易木暘跟著吉阿朋多學學,以後可以自己開發出新的銷售渠道。關於新的銷售渠道,幹安暗示過幾次,讓他把以前的資源利用起來,他的那些俱樂部都是很好的目標群體。

“不過也不急於一時,最近那些警察盯得太緊,暫時緩一緩。”

“好。”

越接近幹安的核心團隊,危險就越大。

易木暘並冇有經曆過任何特殊的訓練,丁置始終不放心他,所以找了個機會,在冇有他同意的情況下,應聘了會所的安保人員。

易木暘氣瘋了:“你是不是有病,兩個人暴露的風險遠遠超過一個人,你的職業素養呢?”

“我有義務保護你的安全。”這是丁置要堅守的原則,

又繼續說道:“當初追疤爺時,我們是兩個人,幹安不會不知道。如果我們表現得越陌生,就越可疑不是嗎?”

易木暘真是氣笑了:“行,那你先叫我一聲易哥。”會所不管年齡大小,都叫他一聲易哥。

丁置的麵部肌肉抖了兩下,最後硬著嗓子叫了一聲:“易哥。”

“行,能屈能伸,我敬你是條漢子。”

自此,易木暘身邊便多了一個丁置。確實,隻要丁置不離開這裡,易木暘就冇必要跟他演陌生人的關係,畢竟當初,他跟著丁置在雲南找疤爺找了大半個月,他被幹安這夥兒人看上時,丁置也在。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