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丁置在,他心裡很矛盾,有時是安心的,因為丁置經驗豐富,能給他很多指導,但同時又有些擔心,怕兩個人都暴露,做無謂的犧牲。

有易木暘的幫助,丁置很快在幹安的團隊裡嶄露頭角,他做事靠譜,執行力很強,又話少、忠誠,幹安對他很是滿意。

實際上,在這個邊境小城裡,早入行的人都認識丁置,畢竟他當年是毒梟身邊的大紅人,吉阿朋認識他,毒梟被抓之後,他還繼續在這個小城裡帶著兄弟為毒梟善後,是個重情重義之人。他現在棋牌館底下還有不少小弟是當年跟著丁置的,隻不過人走茶涼,毒梟被抓之後,丁置混得不好,大家都要餬口的,聯絡漸漸就少了。

如今幹安肯用他,大家對他自然是心服口服的。

丁置出事是在三個月後。

吉阿朋和格桑力仁因為上回製毒工廠的事情,互相懷疑,矛盾愈演愈烈,幹安開始還睜隻眼閉隻眼,他本就不希望這兩人和好,但後來已經演變到雙方的人馬一見麵就要爭鬥的地步,每天搞得烏煙瘴氣,心浮氣躁。

幹安從緬甸那邊得到一批貨,要儘快送走,誰也信不過,不得不親自跑一趟。

他這幾年已經很少親自跑貨了,除非是重要的客戶或者是好貨,他纔會親自跑。畢竟,他對誰都不可能百分百信任,隻信自己。

丁置得到這個訊息,迅速發給了他的上級,要求部署,力求在這次把幹安抓個現行。丁置難得會露出興奮的表情,蟄伏多年,就是等這一刻。

易木暘心裡也有一絲激動,這種鬼日子,他一天都不想過。如果事情結束了,他這輩子都不會再踏入這片土地,也絕對不會再跟丁置有任何聯絡,他一定要遠離丁置。

如果回去,他會第一時間去森洲看看聽瀾,也看看孩子們。

據說小孩子的記憶也很短暫,不知小傢夥們是否還記得他這個易叔叔。

還有要回家抱抱自己的媽媽富女士,希望她一直心寬、冇心冇肺,不會想起兒子已很久冇跟她聯絡。

還有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要聚起來,喝幾天幾夜。

好好活著,平安活著,真好。

丁置看著他:“易木暘,你這幾天準備準備,提前離開這裡。”

“什麼意思?”他看向丁置。

“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丁置很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

“說清楚!”他有些煩躁,不喜歡丁置說話隻說一半。

“這次的任務,我們勢必要成功。但凡事都有個萬一。所以,如果成功了,你功成身退;如果失敗了,我們的身份也許會暴露,所以你提前離開,是最明智的選擇。”

“丁置,在你眼中,我易木暘是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的人?”他既然選擇走了這條路,無論是成功或者失敗,他都一定堅持到最後,冇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易木暘,這是上級的命令,你必須離開。”丁置很堅持,當初把易木暘帶進來,是因為他冇有接近幹安的機會,而今,他已取得幹安的信任,易木暘便可以功成身退了。

“丁置,除非幹安死,否則我這輩子都冇有迴旋的餘地。所以,與其擔心我的安危,你不如多操心這次的行動,祈禱行動順利,彆處岔子。”

結果,易木暘的烏鴉嘴一語成讖。

事情具體是怎麼發生的,易木暘至今都想不起來,隻記得當時場麵很混亂,幹安的人與警方兩相交火,當時所在的地形非常交錯複雜,加上是深夜,視線受影響,警方的人不如幹安等人對地形熟悉,在交火時,幹安在他底下的人掩護之下,提著貨跳上早就停在不遠處接應的車上跑了。

而原本一直冇有露臉的丁置,就怕出現這個情況,所以早早埋伏在周圍以防萬一。

結果就見幹安提著貨跑上車,丁置猛踩油門衝上去攔截幹安的車,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攔住幹安,絕不能讓他再逃了。

易木暘原本也坐在丁置的車裡,他猛踩油門那會兒,他正好下車想看前方的具體情況,等他反應過來時,丁置的車已經衝出去了。

之後便聽到一聲巨響,丁置的車撞上了幹安的車,尖銳的碰撞聲,與刹車聲,幾乎把易木暘的耳膜震碎。

兩輛車陷入靜止的狀態,隻有車頭髮出滋滋的煙火。

易木暘發瘋一樣跑過去,丁置的車頭已經撞癟了,駕駛座上白色的安全氣囊撐開,但丁置已血肉模糊。

“丁置”易木暘叫他,想伸手解開他的安全帶拉他出來,但是他全身都像斷了骨頭一樣。

“彆讓他跑了。”丁置留著最後一口氣對他說的。

彆讓他跑了。

彆讓他跑了。

他的頭歪著,易木暘看到那輛車上的幹安正踉蹌著從車裡爬出來,手裡還拎著那一箱貨。易木暘此時顧不得丁置,發了狠一樣衝過去,一腳揣在幹安的後背上,他手裡拿著木棍,紅了眼,就朝幹安的後腦勺砸下去,那一刻,他也是失去理智的,有一種泄憤一樣的激烈情緒。

被踩在地上又被木棍砸的幹安顫抖了兩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不對勁!

易木暘發現不對勁,是因為腳底下踩著的這個男人太過於精瘦,幹安要稍微更有肌肉一些。易木暘臉色發青,把那人轉了一麵。

竟然不是幹安,不是幹安。

隻是與幹安穿了一模一樣的衣服,從頭髮到膚色到身材,都與幹安十分接近的人。

操!上當了。

幹安根本冇有親自來送貨,而是找了一個長相十分接近的替身。

遠處,也不知是警方的人還是幹安的人朝這邊飛趕而來,他冇有任何思索,拎起旁邊一箱子的貨迅速消失在旁邊的叢林裡。

幹安是假的,丁置死了。

丁置死了?

**媽,把我一個人丟下死了?

他一路狂奔,不知要去何處,隻知道,他現在不能跟著警察走,更不能被幹安的人發現。他隻能跑,隻能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