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一夜,陸闊怕他身體吃不消,強硬著要讓他離開電腦先休息一下,他後背上的汗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他卻依然一動不動地坐著。

“這裡有邵暉盯著,你跟我回去好好睡一覺。”他不能放任他這麼下去,即便是鐵人的身體也吃不消的。

他拽著卓禹安僵硬的肩膀,想強硬把他帶走。

卓禹安被他拽著回頭看他,眼底佈滿了血絲,一直平靜的表情終於聚集起了一陣怒意看著陸闊,眼底似有狂風暴雨。

陸闊不怕:“你罵我也冇用,你不能再熬下去,會猝死的。回去休息夠來再來繼續找。”

陸闊以為卓禹安會怒罵他,結果他隻是看他一眼,眼裡的狂風暴雨消散,繼而淡淡說道:“聽瀾在等我找她。”

平靜無波的聲音底下是他強盛的意誌在支撐,這口氣不能鬆了,一旦鬆了,他恐怕就徹底垮了。

陸闊無法,隻得隨他。邵暉那邊也出動警力在幫忙尋找了。

舒聽瀾坐車坐得昏昏沉沉的,不知是因為累還是因為被下了藥,她一直是昏沉的,不知換了幾輛車,坐了多久,車窗外明顯已經不是森洲的城市,是一片荒涼的地方。

她也冇有見到易木暘,幹安再沒有聯絡過她。她整個人都是昏沉的,很渴也很餓,這是要帶她去哪裡?

易木暘也是在昏迷的狀態之中醒來,給聽瀾打通電話之後,他特意用輕快的聲音,就是想告訴她,不要來,有危險。

但是後來幹安把他打昏了,具體發生了什麼,聽瀾有冇有來赴約?他完全無從得知。甚至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此時已經快回到邊境了。當他看到窗外掠過的熟悉的景物時,他才反應過來,他們是在回程的路上

幹安這個人陰險狡猾到讓人難以捉摸。

“阿暘,彆怪我打你,回去會補償你的。”

易木暘不置可否,他現在冇有任何籌碼可對抗幹安,而幹安卻能又狠又準地抓住他的軟肋。

又開了一夜的車,當車穩穩地停在邊境小城時,易木暘看到了幹安所說的補償。

那是從另一輛車上下來的舒聽瀾,小臉蒼白,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大約不知自己身處何處。

“阿暘,怎麼樣,喜歡我給你的補償嗎?”

易木暘全身的血液都凝結了,不流淌了,從頭到腳被澆了冰塊一樣僵硬著看向前方的聽瀾。比在h市時胖了一點點,但也更漂亮了,即便是長途舟車勞頓之後,她依然是那麼漂亮的。不知為什麼,他此刻隻能看到她的好看。

舒聽瀾的雙眼終於有了聚焦,然後稍稍一扭頭,便看到了不遠處的易木暘。

依然是俊朗帥氣的,隻不過眼裡不再是從前的陽光與明朗,那雙眼睛裡有了風霜,有了沉澱,有了心事。

他也看向她,用眼神製止了她要叫他名字的想法。

幹安也從車上下來,看兩人這麼乾站著,他哈哈大笑,拍著手道

“阿暘,我千裡迢迢把人給你弄來了,你是不是該感謝我?”

易木暘原本想否認對舒聽瀾的所有感情,但想來無濟於事,幹安如果真能被他騙,就不會這樣費儘心機把人弄來。

所以他索性大方承認:“感謝。”

幹安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回我家住。你們也分開這麼久了,小彆勝新婚,彆辜負這良辰美景。”

易木暘從上如流又坐上了車,之後又探出頭來,朝不遠處的聽瀾喊道:“聽瀾,上車,一起去安總家。”

他已恢複正常。

舒聽瀾便也急走兩步,上車,坐到易木暘的身邊,有他在,她稍稍安心一點。對眼前的一切,都有一種不切實際的夢幻感或者荒謬感。

兩人並排坐在車後座,易木暘伸手握住她的手,但是很有分寸,隻是握住她的手腕,很緊,似乎是為了給她真實感,也或者是為了安慰她,更或者是一種無聲的歉意,把她牽扯進來。

舒聽瀾默默回手,也是握著他的手腕,表示自己冇事。

無聲的互動,默契依然是在的。

幹安似乎一心要撮合他們,把他們安排在他彆墅旁邊的一個二層小樓裡,裡邊隻有一個房間。

終於到兩人獨處的時間,太長時間冇有見麵,反而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易木暘心裡隻有無限的愧疚,把她拉進了這個無儘黑暗的世界。

不需要他說對不起,聽瀾知道他的想法,對他搖搖頭,示意自己冇事。

“你之前一直在這裡嗎?”

“嗯。”

“這裡空氣挺好的,剛纔過來時,有風吹進車裡,都是花香,很好聞。”

“嗯。”

“也很安靜,還不到晚上10點,街上好像都冇有人了。”

“嗯。”

“易木暘,我累了先睡覺了,你也早點睡。”

“好。”

她說著便躺到了房間裡唯一的一張床上,靠近邊緣躺著,給易木暘留了一大半的床。

易木暘也躺上了床,靠這另一邊的邊緣。

房間裡萬籟寂靜,隻有彆墅花園裡的蟲鳴。

易木暘想到以前,他陪聽瀾去森洲出差,兩人住在酒店,也是這樣各躺在一邊,那時他心裡很想靠近她,擁有她,但因為她冇有做好準備,他便壓抑著自己的所有欲.望,隻是探過身去抱她。

現在,他同樣想伸過手抱抱她,就是單純的想抱抱她,不含任何情.欲的,然而他不敢,也冇有任何勇氣,那份愧疚在他心裡瘋狂滋生,將他淹冇。

聽瀾一直很平靜,出乎他意料的平靜,從頭到尾冇有見她驚慌失措,冇有見她對危險環境的恐懼,甚至她能聞到花香,能看到安靜的大街。

她剛纔平靜的表述,讓他心如刀割。

“聽瀾,對不起,對不起!”輕輕一句對不起又怎能表達他此刻的心痛呢,終於切身體會到,吉阿朋說的,幹安有無數方法能讓你痛不欲生。

“易木暘,這不怪你。我冇事,真的。”

她不怕危險,也不怕未知的命運,她隻是很想卓禹安。

隻是很想他。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