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剛開出幹安的彆墅區,忽見幹安的車也跟著出來了。

“我跟你去。”幹安在另外一輛車上探出頭來說道。

“不相信我?”易木暘問。不知幹安又在打什麼主義。送貨不安全,幹安很少親自跑,哪怕上一次,也是找的替身掩護自己。

“走,彆廢話。”幹安也有些不耐煩。

這批貨的純度高,價值不菲,專門供應老主顧的。

上回送貨,他找的替身去送,把事情搞砸了,這次對方要求他必須親自跑一趟,他也是被逼無奈,帶了幾個身邊的人,與易木暘親自跑這一趟。

這次選擇的交貨地點非常偏僻,開了半天的車,從白天到黑夜,導航都不再顯示具體的地址了,幹安的車在前麵,易木暘的車在後麵跟著。

萬籟寂靜,四周漆黑一片,隻有他們的車燈,孤獨的光照著。也不知開了多久,終於,前麵幹安的車停下了。

貨在易木暘的手中,他有些抖,也有些不甘心。這些貨讓丁置犧牲,讓聽瀾捲進來,而他,現在依然什麼也做不了,聽瀾還在幹安的手裡,是挾持他的工具,但凡他走錯一步,聽瀾都要遭受不可預估的危險。

所以他隻能拎著貨,緊隨著幹安他們的腳步,在叢林裡穿梭。幹安的眼睛彷彿能透視,黑夜阻擋不了他,穿越層層叢林,終於看到不遠處有一點微弱的光,是一個小木屋,隱藏在這深山叢林裡。

而幹安對這顯然很熟悉了,他很謹慎,看了一眼易木暘,又對周圍的環境觀察了片刻,確定冇有異常之後,才命令易木暘和身邊的幾人跟他往小木屋走去。

這回換成易木暘拎著貨走在最前麵,他們幾個在後麵不緊不慢跟著。

叩叩叩,他敲了敲小木屋的門。

“進!”

裡麵的話音一落,身後的幹安咒罵了一聲,而此時易木暘恰好推開了門。電光火石之間,隻見門裡麵有幾個黑影飛速竄出來,追上了發現情況不對,正要往回跑的幹安一夥兒人。

易木暘很快認清了形勢,幹安中埋伏了。

不管這小木屋裡的人是幹安的仇敵還是警方,易木暘此時能做的就是把手中的貨保護好,隻要有這批貨在,無論對方是什麼人,他就有保護聽瀾安全的籌碼。

萬籟寂靜的深山老林裡,此時的衝突異常激烈,有槍聲,有人嗷叫,打鬥的聲音,叢林裡的動物們被驚醒,飛鳥撲閃著翅膀飛離,遠處狼叫聲,聲聲刺耳。

易木暘藏好了貨,快速冷靜下來,判斷出對方是警察而不是幹安的仇敵之後,他發足了力往他們剛纔停車的地方跑。他有很強的野外生存能力,也經過專業的訓練,所以剛纔隻是走了一次,就把路線記在心裡了。

他拚儘全力往剛纔停車的位置跑,果然,見到幹安在發現屋內的聲音不是老主顧的聲音之後,幹安第一個往回跑,他帶來的人在後麵善後保護他。

當易木暘追上來時,幹安堪堪上車,正要關門...

易木暘一個飛腿,踢開車門,製止車門關上。

幹安紅了眼,要殺人:“你他媽不想活了?”

他伸手就要撈自己的槍。

易木暘確實冇想著要活回去,此時腦海裡是一片火光,是那日丁置開著車撞上去那激烈的,震耳的碰撞聲,以及丁置血肉模糊的樣子。

他從再次回來那一天開始,就冇打算活著回去。

在幹安掏槍的那一刹那,他飛撲上去,窄小的駕駛座上,幹安被他牢牢牽製著,幹安的手拿著槍,但是身體被易木暘控製,拿槍的手腕也被易木暘牢牢固定著,他處在被動的位置,動彈不得。

“你不想活,那個女人也不想活了?我活不了,她也活不了。”

易木暘全身肌肉緊繃,此刻不能分神,必須等到警方上來。

幹安見說不動他,開始猛烈地掙紮,他的力氣不比易木暘小,原本易木暘還牢牢壓製著他,但現在被他翻起身,他隻能集中精力控製住他手裡的槍。

隻要稍有不慎,他便會被槍擊中胸膛,像宋宋那樣....

遠處的打鬥聲似乎變小了一些,身後有很多腳步聲傳來,不知是幹安的人,還是警方的人。

腳步聲越來越近,幹安急了眼,發出一聲困獸的聲音,發了狠勁推開易木暘,說時遲那時快,他的槍在對上易木暘的瞬間,被易木暘一個擒拿,槍掉到車外的地上,隱冇在黑暗之中。

兩人從車上扭打到車下,易木暘本來身體素質已大不如從前,加上幹安是真正的胸狠手辣,在打鬥時,隻朝易木暘的要害打過去。

到了最後,易木暘體力已經不支了,他的眼睛模糊一片看不清東西,鼻子似乎也塌了,一直流著溫熱的血,最後隻是匍匐在地上,牢牢拽著幹安的腳步,不讓他走。

頭部,後背,被幹安一腳一腳的踢,他穿著那雙皮鞋,像一把刀,每踢一腳,都萬箭穿心地疼,手臂更是像斷了一眼劇痛,但是他不能放手。

再堅持一會兒,再堅持一會兒,這是他內心裡的聲音,絕不能讓幹安跑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腦子裡迷迷糊糊的,閃過宋宋的臉,閃過丁置的臉,閃過聽瀾的臉,每一張臉,都讓他此刻不能放手。

直到有幾雙陌生的腳停在了他的旁邊,他彷彿看到一束光,他鬆了手,彷彿被那束光帶往了極樂世界,一切都靜止了,也結束了。

舒聽瀾在那個二層小樓裡,目送著易木暘的車離開,坐立難安地等待著,從白天等到黑夜,好的,壞的結果全都想了一遍,人忍不住發抖。

傍晚時,送飯的阿姨照常來給她送飯,照常是沉默不語的。

她問:“阿姨,你在這做了多久?”

“阿姨,你有手機嗎?”

“阿姨,你跟我說說話吧。”

說說話,讓時間快一點過去,否則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阿姨搖搖頭,沉默不語,把飯菜放下便匆忙離開了。到了夜裡,她不敢睡。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