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姓名?

卓禹安。

身份證?

101xxxx

職業?

卓遠科技xx

問到案情的相關問題,他才閉口不答

“一切等我律師來了。”

詢問的警察一聽正想發火,旁邊登記的警察製止住他,用眼神示意,大約是聽到他的名字與企業時,覺得耳熟,有一點避諱。

在盤問舒聽瀾時,舒聽瀾便毫無避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的非常清楚,當然,卓禹安打人的事,她隻一句帶過,重點說的是徐濤對她的侵犯。

另一張桌子上的徐濤一聽,立馬站起來捂著傷口叫囂

“你tm彆血口噴人,我的傷可都在這呢。”

彆說是警察本就偏向他,就是他身上顯目的傷口,讓卓禹安與舒聽瀾完全不占優勢。

舒聽瀾既憤怒也緊張,轉身看卓禹安,他卻老神在在,完全不把眼前的劣勢放在心裡。

詢問完之後,他們被帶到一旁的一個小房間裡關著。

“你的律師呢?”舒聽瀾問。

“冇有,律師在森洲,趕不過來。”

舒聽瀾???

在這裡,即便她是受害者,但是完全處在劣勢,剛纔看徐濤的意思是,要置他們於死地。如果私了,以徐濤的勢力,他們根本走不出棲寧市;如果走公,傷口鑒定,以及徐濤暗箱操作一番,到時判刑要多長時間?卓禹安如果一旦背上刑事案件,那麼對卓遠科技的影響幾乎是毀滅性的。

這就是一個死局!

“對不起。”

她情緒低落,已無路可走。

卓禹安看著她,好半晌纔開口

“彆擔心,有我在。”

卓禹安借來電話,走到一旁的角落開始打,背影對著舒聽瀾,因為他聲音很低,舒聽瀾隻能隱約聽到他說:

“章叔。”

“我在棲寧xx派出所。”

“好的,麻煩您。”

他回來時,神情照舊是淡淡的,但舒聽瀾卻忽然豁然開朗,是她剛纔低估了卓禹安的能力,他年紀輕輕能白手起家,又怎麼會冇有一點手段,任人欺負呢?

外邊的徐濤雖然叫囂著,陣仗很大,但不過就是一介莽夫,冇有眼界,手段簡單,否則也不會光天化日之下敢侵犯舒聽瀾。

大約也就過了十分鐘左右,派出所的所長大步朝他們所在的房間走來,親自開了門,請他們出去。

連聲道歉

“卓先生,對不住,對不住,都是一場誤會,快請出來。”

卓禹安眼神如刃,看向所長,質問

“一場誤會?”

他的眼神自帶殺氣,所長一愣,立即改口

“不,不是誤會。是徐濤強.奸.未遂,我們一定會秉公執法。”

卓禹安的臉色這才平和下來

“有勞。”

局勢突變,一旁的徐濤與他的兄弟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已被戴上手銬

“強..奸,鬥毆..”等罪名已扣下。

卓禹安冇有在派出所多逗留一秒,拽著舒聽瀾的手就往外走,外邊已經有車在接應他。

“卓先生,這邊。”

他們上了車,卓禹安報了地址,是他訂的酒店。

“我是晚上的飛機回森洲,能送我回我的酒店嗎,我拿行李去機場。”既然已經冇事,舒聽瀾隻想儘快離開棲寧,對這個從小長大的地方,冇有什麼好感。

“明天是週六,把機票退了,陪我在棲寧呆兩天。”

舒聽瀾是想儘快逃離棲寧,怕夜長夢多,而他無比淡定。

見舒聽瀾冇有答應,他轉頭看她:“舒聽瀾,我剛救了你。”

“我剛救了你。”他的目光終於不再像之前那樣陰沉,而是灼灼看著她。

舒聽瀾秒懂他的意思,要她感恩,不要過河拆橋。她本來覺得棲寧不安全,要儘快離開徐濤的勢力範圍,但一想剛纔在派出所,所長對他們180度轉彎的態度,想必他那通電話裡稱呼的章叔,不是小人物,這兩天在棲寧至少是安全的。

“好。”她便鬆了口。

卓禹安訂的酒店是棲寧最大的一家五星級酒店,並且還是頂層的總統套房,既豪華,私密性也極強,從專屬電梯出來,踩在軟綿的地毯上,舒聽瀾一直緊繃的心終於鬆弛下來。

從茶樓一路到派出所,甚至直到剛纔,她不過是靠心裡那口氣強撐著罷了,並不如外表看著的那樣無畏無懼,被徐濤碰過的地方也早已如上百隻蟲子爬著讓她噁心。

卓禹安走在前麵,在進房門之前,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舒聽瀾,

“今天如果我晚去一步,你知道後果嗎?”

“知道,但工作職責所在。”她點頭。如果今天不是卓禹安猶如天降,她這輩子可能就毀了,被徐濤強迫,然後投訴無門。

“今天謝謝你。”她在人情方麵嘴巴很笨,特彆不擅長表達情緒,謝謝兩個字就是她能說出口的。不過一切都放在她的心裡。

卓禹安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又變了,似發怒

“舒聽瀾,明知道有危險,你為什麼要去赴約?今天如果我冇有臨時改了機票提前回國,冇有來棲寧,又或者冇有看到你那條朋友圈的定位,你說你怎麼辦?如果你出事了算什麼?宏正律所會給你頒獎?還是你們肖主任會給你補償?你這不叫工作儘責,你這叫愚蠢。一切不顧自己安危的行為都是愚蠢至極...”

他本有一大堆話要罵,但見舒聽瀾紅了眼眶,又生生嚥了回去。

“進來吧。”

他開門進去,然後徑直朝浴室走,給舒聽瀾放了熱水,命令

“去洗澡。”

舒聽瀾聽話地進浴室,關門的刹那,所有緊繃的情緒以及後怕才全部湧上來。洗了一遍又一遍,然後躲進浴缸裡泡了許久,直到身上發紅,她才慢悠悠出來,情緒也已經恢複如初。

她穿在身上的浴衣有些大,鬆鬆垮垮的包裹著她,白皙的皮膚帶著一點點粉,整個人都是羸弱的。

卓禹安在客廳陽台上打電話,聽到動靜回頭看了她一眼,眉心緊皺,也不知是生她的氣,還是生電話那頭的氣。

電話是他父親卓閎打來,威嚴而嚴肅,質問

“你好端端跑到棲寧去做什麼?”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