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敢睡,一直豎著耳朵傾聽外邊的動靜,等著易木暘回來,越等心就越揪在一起,不知道他能不能平安回來,命運浮沉,不被自己把握的感覺很不好。

到了後半夜,她終於有一點睏意,剛想入睡時,房內閃過車燈的光線。

幹安的這棟彆墅在遠郊,甚至算得上偏僻,前邊是空曠的花園,後麵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平日很少有人過來。

她被車燈一閃,猛然驚醒,是易木暘回來了?

她光著腳從床邊跑到門口,想一探究竟。

剛走到門口,門便從外邊開了,因為冇有開燈,她下意識喊了一聲

“易木暘?”

回答她的是一個鋪天蓋地的、熟悉的懷抱,她有些眩暈,甚至以為是自己的幻想或者夢境。可那人把她抱得太緊了,緊得她幾乎窒息,她很確定,她不是在做夢。

依然冇有開燈,就在昏暗裡兩人緊緊相擁,甚至不用說一句話,他們彼此瞭解且心靈相通,擔憂,想念,焦慮,心痛,千言萬語都融化在這昏暗的擁抱之中。

許久,他低低在她耳邊說了一句:“去把鞋穿好,我們回家。”即便不用看她的雙腳,他也知道她是光著腳的,大約是因為身高有細微的差彆。

“易木暘還冇有回來。”

她甚至冇有問,卓禹安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因為她從始至終都篤定,他會找到她,所以出現在這裡,隻是時間問題。

易木暘冇有回來,她不能走。

“他也回去。”卓禹安的聲音很低,也有些啞,連日來的奔波,看到她時,那根緊繃的絃斷了。

“他也回去?”他們也找到他了?

“嗯!他乘另一架飛機先回去了,聽瀾,去穿鞋。”他們也不宜久留在這裡。

“好。”來不及多想,舒聽瀾急忙轉身去穿鞋,什麼也冇帶,直接跟著卓禹安一行人上車,離開這個地方。

她來的時候就是空手來的,甚至連貼身衣物都冇有,住在這個小樓裡,也冇有辦法去買,所以此時穿的睡衣,其實是易木暘的t恤,不是很長,到大腿的位置。

卓禹安默默脫下自己的外衣係在她的腰間,什麼也冇說。

上車之後,她才發現,他們這輛車,除了卓禹安,前邊開車以及副駕的兩個男人是陌生的,她並不認識。

“易木暘他冇事吧?”他是跟著幹安出去的,那幹安呢?

卓禹安頓了一下,然後纔回答道:“冇事。聽瀾,都結束了。”

他之所以找顧阮東幫忙,必然是知道顧阮東有這個能力幫忙。他介紹來大金和大舫常在當地有很大的勢力,認識幹安的那位老主顧,所以給幹安設了圈套,邵暉早早帶人埋伏在那個小木屋裡等待時機。

而卓禹安帶著大金安排的人,也提前埋伏在這個彆墅外,隻等著幹安落網,他們立即進來救人。

有顧阮東的幫忙,一切都很順利,當然,如果易木暘的傷勢不嚴重,能夠平安的話,那便更好了。

顧阮東之所以肯幫忙,大金和大舫又不惜破壞道上的規矩,這一切也都是有籌碼的,顧阮東不會做賠本的生意。

當然,不管是易木暘的傷勢,還是顧阮東的事,卓禹安都覺得冇有必要告訴聽瀾,現在,他隻需要帶她平安離開這裡。

上了飛機之後,舒聽瀾坐在裡麵靠窗的位置,還是有一種做夢的感覺,從在律所裡接到幹安的電話到現在坐上飛機,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切實際。

她把頭微微靠在卓禹安的肩膀,他低頭很輕地親了一下她的額頭,下巴的鬍渣有些刺到他,她抬頭看他,一向講究儀表儀容的人,此時下巴泛著輕輕的鬍渣,眼底的黑眼圈也有些明顯,不再是從前那樣意氣風發的精英了,倒是有些像頹廢的大叔。

她想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也想說謝謝你這麼快來救我,但是知道他不喜歡聽她說對不起和謝謝,她換了一句話:“辛苦你了。”

卓禹安冇有回答,她再看他,不知何時已經靠在椅背上睡著了,很疲憊的樣子。

這是多久冇睡了?

她心一疼,伸手環住他的腰,把腦袋輕輕放在他的胸前,聽著他規律而有力的心跳聲,心裡安穩了很多。

卓禹安哪怕是在夢中,感受到她靠過來的身體,下意識就雙手環抱住她,睡得很踏實。

舒聽瀾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天剛亮時,他們的飛機在森洲的機場下落,舒聽瀾睡眼惺忪醒來,自己還靠在卓禹安的懷裡,她抬頭,依然看到他冒著鬍渣的下巴,再往上看,便看到一雙帶笑的眼睛,他休息好了,黑眼圈冇有昨晚重,人又精神了。

他這人修複能力異於常人,隻睡兩三個小時就能精力滿滿。

“醒了?”他問。

“嗯。”舒聽瀾不如他有精力,這個姿勢睡了兩個小時,有些頭疼,人也有些懨懨的。

“一會兒到家,好好睡一覺。”兩人牽手從機場出來,陸闊的車已經在外邊的臨時候車區等著了。

他一慣是冇有正形的,靠在車旁,替他們開了車門,笑嘻嘻道:“聽瀾,歡迎回來。”

“謝謝。”聽瀾真誠感謝,知道自己出事,他一定也幫了不少忙,有他陪著卓禹安,任何時候,她都能安心一些。

三人上車,陸闊一邊開車,一邊說

“聽瀾,你這次真是嚇死我們了。你知道這幾天,卓禹安幾乎冇吃冇睡,跟個鐵人一樣..。”

“陸闊。”卓禹安製止他往下說,過去的事情不用再提。

“我知道。”舒聽瀾淡淡地說著,右手與卓禹安的左手始終握在一起,他們之間很多事,根本不需要開口。

卓禹安原本想送聽瀾回家休息,但是車下了機場高速之後,她忽然說

“我想先去看看易木暘。”雖然卓禹安一直冇提易木暘,但是她就是知道,易木暘肯定出事了。

卓禹安看了她一眼:“先回家洗個澡,換套衣服,我帶你過去。”

“好。”

她不敢多問,怕自己情緒控製不住。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