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和他們相處得很愉快,有點捨不得,她對易木暘和富女士,現在已經有一種親人,孃家人的感覺。

易木暘現在傷口不疼了,雖然臉腫,但是已恢複從前吊兒郎當的模樣,聽到舒聽瀾說的話,他吊兒郎當道:“你怎麼到處認孃家人呢?”

他故意揶揄她,以前聽她說過,她有個男同事追她,追著追著變成了哥哥。

舒聽瀾知道他說的是周銘,但那不一樣,對周銘更有一種前輩的感覺,對易木暘,因為兩人一起經曆過很多困難,甚至曆經生死,所以感情自然要深厚很多。

“你不能等傷好了再回h市嗎?”她確實捨不得。

富女士笑著說:“還是先回h市吧,倒不是因為他,而是我。聽瀾,你看看我最近在森洲都冇去做美容,有冇有老了5歲?”

“冇有,還是那麼年輕有活力。”

他們已經聯絡好轉院回h市的事,舒聽瀾便也冇再挽留。

晚上回家時,卓禹安聽她說易木暘要轉院回h市的事,便說道:“那明早回京接孩子們回來,讓他們見見他。”雖是有些嫉妒,但是他也從不否認易木暘對孩子們的付出,所以孩子們和他感情好,他也樂意。

“先不用了,易木暘現在估計不想見孩子們。”舒聽瀾想起他浮腫的臉還是有些好笑。

“等他回h市養好傷了,我們再帶孩子們過去吧。還有孩子們剛在那邊適應了生活,又接回來不太好,等這學期結束再回來。”

“好,聽你的。”卓禹安表示可以。

過了一會兒,舒聽瀾忽然說道:“陸闊好像談女朋友了。”

“他?”卓禹安不信,他已認定陸闊要孤獨終老。

“我也不是很確定,等我改天再確認一下。”或許是女生天生的敏感,她那天看陸闊的樣子,覺得有戲。

“你有精力關心陸闊的感情生活,不如多關心關心我。”

“你怎麼了?”

“你說呢?”他說這話時,眼裡的光不言而喻。

舒聽瀾無語,忍不住道:“我懷疑你跟我在一起就是為了做”最後一個詞,她說得很輕。

因為隻要兩人單獨在一起,不管在聊什麼或者做什麼,最後都會終結與此事,他樂此不疲,從最開始認識就如此。

他倒是很大方承認:“我是因為有愛而後纔有性,而不像某人,是因性而後才愛。所以這個問題,應該我質疑你纔對。”

他說歪理也是一套一套,見舒聽瀾不可思議看著他,他繼續:“難道不是嗎?當初你是先迷戀我的身體,而後才發現我的靈魂吧?”

舒聽瀾啞口無言,翻舊賬,她翻不過他,敗下陣來。

他過來摟著她:“所以我好好服務,你乖乖享受,皆大歡喜。”

“還要臉嗎?”

“不要了!”

舒聽瀾很快又再次見到了那個1701室病房的女孩,是在律所,陸垚垚帶她來的。

陸垚垚現在也是新一線大明星了,從頭到腳都打理得精緻,氣場全開。而且呢,因為在娛樂圈浸淫幾年,把身上那些小公主的棱角磨平了不少,至少從表麵上看,是一副乖乖女的模樣,冇有什麼侵略性了。

她一到律所,立即引起小範圍的轟動,聽她是來找舒聽瀾的,前台急忙帶她去會議室等待,她旁邊的女孩跟她有些類似,也是很漂亮,看著乖乖巧巧的。

是娛樂圈的新人嗎?有人猜測。

舒聽瀾到會議室,陸垚垚立即起身,叫了她一聲嫂嫂,態度很好。

舒聽瀾笑:“坐吧。”然後跟顧阮阮打了聲招呼

:“感冒好了嗎?”

“好了,謝謝舒律師關心。”女孩不像上回在醫院那樣冷,說話聲音軟軟綿綿的,很乖巧。

陸垚垚很詫異:“你們見過?”

“嗯,之前在醫院,你哥讓我幫忙給顧小姐帶生活用品。”

“我哥這人,真是”冇法說,冇有詞可以形容。

閒聊了幾句,陸垚垚才說明今天帶顧阮阮過來找她的目的,是想委托她幫顧阮阮打遺產官司。

原來顧阮阮是顧老爺在外的私生女,顧老爺是心血管疾病去世,走得很急,而且因為當時年紀不大,之前並冇有立遺囑,所以顧阮阮在顧老爺遺產分配的問題上,很被動。

舒聽瀾聽了大概的前言後果,她內心對這個案子並不想接,她對顧阮阮本人冇有任何偏見,甚至還有些好感,當時對於私生女分配財產這個問題上,有一種天然的排斥。

“垚垚,不好意思。我現在不做這一塊的業務。你可以找你哥哥幫忙,聽鯨金融的律師在財產分配方麵,應該很有經驗。”

陸垚垚聽她提陸闊,嗤之以鼻:“他?還是算了。他跟顧阮東是一丘之貉,再說了,阮阮回國爭奪遺產的事,不能讓顧阮東知道。”

顧阮東那人那麼陰狠,要是讓他知道阮阮回國是為了要遺產,不知會使什麼陰招對付她。

陸垚垚之所以來找舒聽瀾作為代理律師,也是知道聽瀾背後有卓禹安支撐,即便讓顧阮東知道了,他也不敢對聽瀾怎麼樣。

“嫂嫂,阮阮的事,除了你冇有人能幫忙,就這麼說定了啊,回頭我讓阮阮把相關的資料發給你。”

陸垚垚這點跟陸闊簡直如出一撤,反正自己決定的事情,彆人拒絕也冇用,他們都會自動當成冇看見。

舒聽瀾哭笑不得,隻得說到:“我先看看資料,具體是否能接,還需要評估。”

“謝謝舒律師。”顧阮阮微笑著,很有禮貌道謝。

“不客氣的。”

顧阮阮和陸垚垚是完全不同的性格,顧阮阮性格很淡,即便是自己的事情,也是淡淡的,冇什麼特彆波動的情緒,應當是個腦子特彆清醒的女孩兒。

陸垚垚今天開的一輛紅色跑車,一邊開車,一邊跟顧阮阮說

“這次你不要心軟,該是你的就是你的,顧阮東憑什麼全部霸占?”

“其實他對我也挺好的,爸爸去世後,我的生活所需都是他在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