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是那樣的人。”舒聽瀾不自覺替卓禹安辯解了兩句。

林之侽道:“確實,他在股東會以及對外媒體上都很明確表明,這是他個人的行為,與卓遠科技無關。”股東們自然是很不滿的,但是又無可奈何,畢竟卓禹安是真正的老闆,他們冇有什麼話語權。

“改天我問問他怎麼回事。”舒聽瀾隻得這樣說。

實際上,她想即便她問了,卓禹安也不會告訴她的,生意上的事,她又不懂。但是她相信他那麼做,自然有那麼做的道理。

不過她對顧阮東這人倒是蠻好奇的,能說動卓禹安與他合作的必然不是普通人。正巧顧阮阮把她爺爺去世時的財產明細都列印出來給她。

顧家財產驚人,不說顧阮東跟他父親的財產,就是顧老爺子的財產列印出來厚厚的一遝,舒聽瀾大致翻了一下,說道

“阮阮,如果你要打這場官司,那必然要通知你哥哥顧阮東。還有關於你爺爺去世時的財產處理,如果冇有遺囑,你和顧阮東都是繼承人,這點毋庸置疑。隻是你爺爺的財產比較錯綜複雜,你最好要請第三方機構幫忙評估覈算後,我們才能比較全麵、清晰地掌握了財產的情況,有便於後期的官司。”

顧家不是普通家庭,除了固定資產,還有不少的投資。

顧老爺子去世時,顧家冇有對遺產進行處理,那麼現在這些厚厚一遝的財產,有哪些是老爺子自己的?又有哪些是顧阮東父子借用老爺子的名字進行的投資,而顧老爺子本身並不是所有人?

還有一部分投資,是顧阮東在老爺子去世後的投資所得?

哪些是顧阮阮有權力分的,哪些與顧阮阮無關?非常繁複,這個冇有專業的機構去評估,舒聽瀾也很被動。

顧阮阮聽完舒聽瀾的話,說道:“其實這些財產我全都不要的,我隻要那套當年在京城跟爺爺一起住的那套房子,還有森洲這邊商業圈的一棟商鋪,是爺爺說留給我的嫁妝。”

她不是什麼貪心的人,那套房子是她在國內的根,滿載與爺爺一起生活的回憶。而森洲的商鋪,她也有用途,至於其他財產,她真的從未想過。

“你爺爺答應給你,有留下給你的證據嗎?”

“這個他有簽署檔案的,本來在他去世前的一個月,說過戶到我名下,但是他走得急,冇來得及過戶。”

“檔案呢?”

“應該在顧阮東那。我之前在國外問過他幾次,他一直明確拒絕。”

“冇有過戶,承諾給你的檔案又不在,那麼你得先拿到這份檔案才行。”

舒聽瀾隻是冷靜給她建議,一步一步教她該怎麼做。

“行,我知道了,我會去找他。”

“好,有什麼問題,你隨時聯絡我。”

舒聽瀾送顧阮阮出律所,陸闊的車也正好開過來,顯然是來接顧阮阮的,但是一臉慍色,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見到舒聽瀾時,隻搖下車窗打了聲招呼,然後等顧阮阮上車。

“舒律師,再見。”

“再見。”

陸闊不用說,自然又是陸垚垚威逼利誘他來的,所以等顧阮阮上車後,他冇好氣

“顧阮阮,你是三歲小孩?”

“嗯?”

“去哪要專人接送,吃飯要人照顧,卓禹安家的兩位小朋友都比你獨立。”

顧阮阮沉默片刻,淡淡道:“可能是我看著不諳世事?所以垚垚比較擔心我。”

陸垚垚自己是明星,不管去哪,身邊都是人圍著照顧,自然就覺得顧阮阮剛回國,人生地不熟又無親無故的,需要人照顧。但她好不容易有幾天假期,忙著談戀愛,所以隻能讓自己哥哥來照顧了,彆人她也不放心。

“不諳世事?你?”陸闊想,你也真說得出口。

顧阮阮就不說話了。

車開了一會兒,陸闊纔想起來,陸垚垚之所以讓他送,是因為顧阮阮要去森洲大學,森洲大學在郊區,離市區有點遠,所以問道

:“你去森洲大學做什麼?回爐重造嗎?”

這次顧阮阮倒是冇有隱瞞:“去麵試。”

之前在國外時已經視頻麵試過,校方以及藝術學院的領導都對她很滿意,這次回國,主要是討論一些細節,入職應該冇問題。

陸闊一愣:“那以後要叫你顧老師了?”

“也可以,我喜歡這個稱呼。”

陸闊又忍不住嘴賤:“你確定,你不會誤人子弟?又或者學生服你嗎?畢竟能考上森洲大學的都是學霸,你冇有一定的學術水平,靠關係進去會被舉報吧?現在的學生都有福爾摩斯的潛質。”

“陸闊!”顧阮阮叫了他一聲,聲音有點大,這是陸闊第一次看到她有情緒波動的時候。

雖然很快又被她隱藏起來。

她說:“陸闊,我走的每一步,都是靠自己,我冇有關係可靠。”

學校正好到了,她開車門下車:“謝謝你送我過來,你可以走了,我一會兒打車回去。”

說完徑直朝校門走去。

陸闊愣在那裡,自己剛纔好像說過火了?小姑娘生氣了?

他其實想說的是:你自己看著就像大學生,彆被現在的大學生們欺負了去。

畢竟不是自己的妹妹陸垚垚,以後說話應當注意點,陸闊難得進行自我反省,得出了結論。

顧阮阮按約定,來到藝術學院的領導辦公室。因為之前就已經提交了相關的書麵求職材料通過了稽覈,也在網上視頻走過了所有麵試的流程,她的任聘已經基本確定,今天來主要就是見個麵,再溝通一下,冇有特殊情況,院方很快就會公示聘用名單了。

“顧老師,我代表藝術學院歡迎你來。你之前獲得國際大獎的那些設計作品,前陣子,院裡還特意組織老師們學習,大家都很期待你成為同事。”

“謝謝王院長,我會努力的。”

“你剛回國,有什麼需求儘管跟院裡提,我們會儘力滿足。”

“王院長,確實有一些私人的事情需要處理,恐怕要一個月左右才能來正式報道。”作為人才引進,學校給她的條件已經非常優渥了,所以她冇有什麼彆的要求。她隻是想把遺產的問題解決完,冇有後顧之憂後,才能心無旁騖地入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