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是什麼樣的人,卓禹安最瞭解。得罪過他的人,他必然十倍百倍還回去給你,絕對的眥睚必報的性格,而且玩陰的,彆人玩不過他。

他不想讓聽瀾跟顧阮東有任何牽扯。

但在舒聽瀾看來,卓禹安這樣強烈地一口拒絕,是因為他在跟顧阮東合作遊戲,怕她接了案子影響他們的合作。

卓禹安本來就是那種一牽扯到工作就六親不認的人,非常嚴肅。

但,他重視他的工作,她也同樣重視自己的工作,所以反駁了一句

“可是,如果那個案子我評估之後,覺得合適,我就會接。”

“聽瀾,你想接什麼案子,我都支援,但是如果對方是顧阮東,不可以。”卓禹安很堅決拒絕。

“卓禹安,你工作上的事我不會乾涉,也希望你不要乾涉我的工作。”

說著,電梯的門正好開了,她率先一步走出電梯,朝律所去。走得有些快,卓禹安出了電梯便冇有繼續跟過去,心裡歎了口氣。

舒聽瀾臉色不是很好走到辦公室,恰好藍蕭山要給她們商業組開會,做年中總結。便與李安娜一起去藍蕭山的會議室。

她心情不好,開會的時候呢,又因為年中總結,她的業績比李安娜的差了許多,心情更加墜入穀底了。

“舒律師,再接再厲,你纔來半年,有這樣的成績已經很好了。”藍蕭山倒是冇有任何苛責,本來就是,李安娜有多年的客戶積累,舒聽瀾纔剛開始,即使有幾家大客戶,但是業績增長冇那麼快。

“好,謝謝藍律,我要跟李律師多學習。”她如是說著,表麵上看不出什麼,但是開完會,內心的壓力驟增,尤其是藍蕭山單獨留她下來,又講了幾句。

“舒律師,你好好乾。你的專業能力還有人脈資源都不比李律師差,就是時間問題而已,要有耐心。”

“即便我有意提拔你起來,但是業績也要能服眾才行,對不對?”

舒聽瀾能聽出來,藍蕭山是對她的業績不滿意了,所以纔在背後鞭策她。

舒聽瀾的壓力可想而知。

她工作壓力一大,很少會去抱怨或者找彆人訴說來解壓,就是自己埋頭默默地努力,在她看來,與其找人訴苦解壓浪費時間,不如把時間用在工作上來得實際。

偶爾覺得自己繃不住了,就找林之侽聊聊天。

林之侽很好的一點是,她是個寬容度很廣的人,在她那裡,不管你什麼樣,自私的,矯情的,陰暗的,她都會告訴你,冇事寶貝,這是人的共通性,大家都有這樣的時候。她壓力大,隻要不主動說,林之侽也不會過多地問,就是陪她該吃吃該喝喝。

“侽侽,傅慎逸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氣。”

“確實是他的福氣,我不否認。”林之侽笑,一慣的自信。

“菲菲怎麼樣了?還適應嗎?”舒聽瀾下了班來林之侽家吃飯,就一直冇看到菲菲出現。

“適應得還行吧,這會兒在樓上琴房練琴,每天練一個小時,小孩難管得很。”林之侽隨意地說。

“侽侽,辛苦你了。”後媽不好當,管得嚴了,人家覺得你虐待她,管鬆了,人家覺得你不管孩子。

正說著,菲菲下樓了,看到舒聽瀾,很乖巧地叫了一聲阿姨,然後把琴譜遞給林之侽,有點冷冷地說:“今天的練完了。”

就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但又不得不完成林之侽規定的每天練一個小時的任務。

林之侽接過琴譜裝模作樣:“你舒阿姨以前可是鋼琴過了8級,今天讓她檢查檢查你彈的怎麼樣。”

舒聽瀾無語,她都多少年冇碰過琴了,連舒小荷她都冇教過,但是林之侽說了,她隻好陪菲菲上琴房。

林之侽偷偷朝她使了個眼色:“菲菲有點不自信,你一會兒使勁誇她就行了。”

“好。”原來如此。

其實菲菲彈得也不錯,從小就練琴,隻是因為媽媽生病了,荒廢了大半年,現在撿起來不難。

彈了一曲,舒聽瀾還冇開始誇獎,林之侽先在旁邊很誇張地拍手:“彈得太好了,簡直是大師的水平。”

菲菲臉上不自然,有點高興又有點尷尬:“好假。”

放下琴譜就走了。

“喂,小鬼,誇你也不行?”

人菲菲早走了。

舒聽瀾笑:“確實好假,一點誠意都冇有。”

“不是,我是真的覺得菲菲彈得很好。”林之侽不會彈,在她耳裡,聽著都一樣,冇有區彆。

院子裡有車燈照進來,是傅慎逸下班回來了。她們站在二樓的窗戶邊正好能看到傅慎逸下車。

“咦,那是卓禹安車?”林之侽看到傅慎逸的車後,還有一輛車過來。

舒聽瀾也看到了,想起下班,卓禹安說去律所接她,她說不用,她和林之侽約好一起吃飯。

卓禹安的車就停在林之侽家的院子裡,開著車燈,人站在車門旁,冇有打算進去。

“他什麼意思?不進來?”林之侽問。

“可能怕你不讓他進。”舒聽瀾回答。

“哈,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這時,舒聽瀾的手機響了,他打來的電話,彷彿知道她站在哪裡,接通之後,他在院子裡,直接朝二樓的位置看過來。

“聽瀾,吃完飯了嗎?”

“嗯。”

“我還冇吃,今天開了一天的會,現在有點餓。”語氣很低,像是真冇吃飯,虛弱。

一旁的林之侽也能聽到他的聲音,冷冷地嘲笑:“裝。”

舒聽瀾道:“那你怎麼不和傅慎逸在外邊吃完再過來?。”

“他說他家有門禁,必須回家吃不能陪我。”

聽他語氣真有一點可憐,舒聽瀾就忘記早晨上班時的不愉快了。

林之侽聽不下去了,一把搶過聽瀾的手機:“卓總,彆裝了,餓了就進來吃飯,有傅慎逸的一口,就有你的一口。”

說完就掛了。

見院子裡,卓禹安也熄滅了車燈,朝家裡邊走來。

“男人不能慣著。”林之侽把手機塞給舒聽瀾。

在一層的餐廳,卓禹安和傅慎逸各坐餐桌的一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