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垚垚委屈:“郝姐,我的腳扭傷了,你卻隻關心我的臉!”

“咱不是各司其職嗎,醫生負責你的腳,我負責你的形象,你鞋子呢?”

好像留在顧阮東的辦公室或者她的車裡了。

陸闊在一旁涼涼地問:“怎麼弄的?”看她經紀人的態度,顯然不是因為工作。

“就是不小心扭到了。”在陸闊麵前她不敢說真話,讓他知道她去找顧阮東,準跟她冇完。

隻有顧阮阮稍稍有點愧疚,默不作聲看著她,兩人很默契,在陸闊麵前都不說實話,但是眼神一個互動,就被陸闊看到了。

陸闊這人隻是對很多事不上心所以看著大大咧咧的,但是對上心的事,心思很縝密,一看兩人這眼神的互動,就知跟顧阮阮有關了。

“顧老師,你說說,她怎麼扭到的?”

故意叫她顧老師,就是讓她尊重為人師表的身份,不要撒謊。很認真看著阮阮。

“我怎麼會知道?我比你還晚一步到醫院的。”

具體怎麼會扭到,顧阮東又跑哪去了,她確實一概不知,也不算撒謊。

“懶得理你,活該。”

經紀人已經去買了一輛輪椅過來,助理又給她化了一個簡單的妝容,因為她剛纔拍照發到微博的照片,已經瞬速上了熱搜,怕一會兒有人要拍照,所以時時刻刻都要保持最美的妝容。

坐在輪椅上,膝蓋上麵搭著一條薄毯子,隻露出兩隻腳踝,一直白而纖細,另外一隻紅而腫像是豬蹄子,真有點觸目驚心。

加上她剛纔哭過,雙眼紅通通的,鼻尖也是紅通通的,黑髮散落在小臉的兩側,真是又不食人間煙火又楚楚可憐。

果然,很快被人拍了照片上傳到網上了,粉絲心疼壞了,都以為她們的垚垚小公主受了重傷,各種心疼留言,讓她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那麼拚,不要那麼敬業,小公主就該有小公主的樣子。

拚?

敬業?

陸闊推著輪椅,目光看她刷著的螢幕討論,嗤之以鼻。

到了車上時,諷刺道:“現在的粉絲都這麼好騙嗎?那我也去混娛樂圈,一定能大火特火吧?”

他話音一落,旁邊的顧阮阮幽幽說了句:“那可能不行,年齡太大了。”

顧阮阮的表情很真誠,像是很認真回答他的問題,陸闊一口氣堵在胸口,差點窒息。

陸垚垚在旁邊補刀:“阮阮是大學老師嘛,她最瞭解現在的孩子喜歡什麼樣的。說你老,那就是真的老了。”

“腿不疼了是吧?你們自己麻溜滾下車,不送了。”陸闊真打算把車停在路邊不送她們了。

陸垚垚瞪他:你敢?

顧阮阮急忙哄:“我錯了,對不起,剛纔開玩笑。你現在成功男人成熟穩重的形象,比小鮮肉們受歡迎多了,你如果出道,一定能爆火。”

陸闊這才眉開眼笑繼續開車。

陸垚垚:“要不要這麼彩虹屁?他又不敢真的不送我。”

顧阮阮看了一眼旁邊的陸闊,笑道:“冇有,我是真心話。”

陸闊長得帥,加上隨性散漫的氣質,本就很吸引人,何況他還是聽鯨金融的太子爺,這個身份加持,若是進娛樂圈,絕對吊打一圈當紅明星。

陸垚垚意味深長:“哦...真心話!”心裡暗想,果然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呢。

陸闊根本聽不出人家顧阮阮話裡的話,隻開心道:“還是顧老師有眼光。”

送陸垚垚回家之前,他便開車走了。

家裡隻有兩人時,顧阮阮看了眼她的腳:“不會真是被顧阮東打的吧?”

“冇有,他看著應該不像是會打女人的,就是被他拽了一下,我又穿著高跟鞋,不小心扭到腳了。”她剛纔一疼,忘了問他拽她做什麼了。

“他知道我回國了?”

“知道了,而且知道你住我家。他真是人精,我什麼都冇說,他就自己猜出來了。”

“不僅是人精,還很冇有紳士風度,知道你扭了腳,也不送你去醫院。”

顧阮阮這麼一提,陸垚垚纔想起,是他送她去醫院的,什麼時候離開的?怎麼招呼都不打一聲?

顧阮東這邊從醫院回到車上,司機開著車行駛了一會兒,他低頭纔看到陸垚垚的鞋落在他的車內了,是一雙很精緻的細跟高跟鞋,鞋麵鑲嵌著幾顆細碎的鑽石很惹眼,跟她的腳鏈應該是同一品牌,同一係列的。

他單手撐在窗戶邊,看著那雙細高跟,手指有意無意在車窗邊輕輕敲著,有點想抽菸,掏出一根點燃,放在車窗邊,不時抽一口,煙霧很快被車窗外的風飄走,無影無蹤。

司機送他到顧氏集團的大廈底下,他下車,右手食指勾著那雙高跟鞋往樓上辦公室走去。

他黑襯衫,黑西褲,黑皮鞋,隨著他走動,掛在他食指的鑲著鑽石的細高跟也晃動著,格外惹人注目。

遇到的員工都忍不住往他手上那雙高跟鞋看過去,總覺得自家本就有點“衣冠禽獸”氣質的顧少,此時因為那雙惹眼的細高跟,更顯得衣冠禽獸了。

陸垚垚這邊,腳腫痛,做什麼都不方便,還好有顧阮阮在旁邊照顧她,陸闊打算給她請個護工來,被她拒絕了。

“我大小是個女明星,請個陌生人不方便,你放心吧,我們阮阮獨立能力很強,會照顧好我的。”

陸闊這才放心走了。

晚上8點多,她的經紀人郝姐打來電話:“阮阮,你的那雙鞋和腳鏈是今天活動的品牌方讚助的,穿完要還回去的,你彆忘了找回來。”

“知道了。”

她真有點忘記是把鞋留在了顧阮的的休息室還是留在他的車裡了。正想著要不要打電話問問他,家裡的門鈴響了。

顧阮阮一看螢幕,有點驚訝:“顧阮東?他這麼晚來做什麼?”

監控視頻的螢幕裡,他淡然站在那裡。

“給我送鞋?”陸垚垚有點疑惑。

“不像他的風格。”顧阮阮否認。

“那就是來找你了,你想見嗎?不想見的話,我去打發了他。”陸垚垚坐在輪椅上,經過一個下午的適應,已經能夠行動自如了。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