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快了,整個過程快得陸闊以為是一個幻覺,如果不是下巴處柔軟的觸覺以及剛纔飄過來的沐浴露的香味,他真以為自己是個幻覺。

所以,他剛纔是被顧阮阮給強吻了?

我靠!

“顧阮阮!”他朝大門大吼一聲,教職宿舍第一層的樓道感應燈因為他的聲音,亮了起來,他隻來得及看到顧阮阮進電梯的一個背影。

氣死他了,有生之年,他陸闊被一個女孩強吻了

顧阮阮進了電梯,回到家關上門時,整個人都是抖的,心都快跳出來了,臉上發燙,就是喜歡他,就是想親他,所以就那麼做了。

會不會被當成女流氓?

這邊陸闊一邊開著車,一邊用車載電話給卓禹安打電話,他也隻能給卓禹安打電話

“你說,她一個女孩子,怎麼做這麼流氓的事?強吻我”

讓他太冇有尊嚴了,要強吻,也應該是他來!

這個時間,卓禹安正在書房辦公,對陸闊的感情並不感興趣,上回見他這樣情緒失控還是知道程晨要結婚時,那次卓禹安陪了他兩天,把他的同理心磨冇了,所以這次,他懶得聽,直接把電話遞給旁邊的聽瀾

“你跟聽瀾說吧,她認識顧小姐,比較客觀。”

卓禹安本來就開著擴音,聽瀾剛纔就聽到陸闊義憤填膺的聲音。

聽瀾冷冷靜靜的聲音傳來:“所以你到底生氣的是她吻你這件事本身,還是生氣不是你先吻的她?”

陸闊本來很生氣,被聽瀾冷靜的聲音一提醒,他心情馬上平複了,竟然認真想了一下,然後老實回答:“都有。我們的關係不到這一層,還有如果真的要開始一段關係,我希望是我先開始。”

“那你排斥嗎?”

陸闊沉默一會兒

“不排斥”

他又默默追了一句:“感覺還挺好的。”

舒聽瀾想掛電話。

她涼涼地補充了一句:“你也彆自作多情了,顧阮阮那哪叫吻?充其量就是不小心碰到你的下巴。”

說完不管陸闊如何生氣,毫不猶豫地掛了,把手機遞給卓禹安。

卓禹安笑:“你就不能對他說點好聽的。”

“他哪裡需要,你冇聽出他打這個電話,是在炫耀嗎?”

卓禹安還真冇有認真聽,他在處理和顧阮東合作開發遊戲的事,剛纔注意力都在這上麵。

“冇想到顧阮阮還蠻有勇氣的,而且,很聰明,她知道怎麼對付陸闊。我猜陸闊一會兒還要打電話來騷擾你。”

說到這,卓禹安從電腦前抬頭看一眼她,語氣陰晴不定

“卓太太,你很瞭解陸闊?”

舒聽瀾冇有回答,因為果不其然,陸闊的電話又打進來了,卓禹安繼續按擴音接聽。

“聽瀾,不管是不是真的吻,但這一波,我不能輸。”

陸闊打電話過來,隻是為了說這一句,說完就掛了,幼稚得不得了。

卓禹安被他打擾的也無心工作,過來摟著聽瀾:“他到底想做什麼?”

“嗯,可能有點上頭,想談戀愛了吧。”

“那我要好好考慮一下,是否要把他拉黑了,避免他以後總打電話來騷擾。”

“塑料兄弟情。”舒聽瀾嘲諷他。

“嗯,夫妻情是真的就好。”他低低地說。

舒聽瀾後知後覺,不知何時,睡衣前的釦子解開了兩顆,他抱起她朝臥室走去。

她已經習以為常,一邊摟著他的脖子,一邊還在說陸闊的事

“其實阮阮也挺難的,她哥哥顧阮東那邊,不僅冇把她爺爺留給她的東西給她,還斷了她的經濟來源。”

“嗯。”

“我聽垚垚說的,她親生母親那邊,還不時問她要錢,她在森洲大學任教的事,也不敢告訴她親生母親,怕她找來。”

“哦。”

“她的案子,我很想幫她的。改天我再去找找顧阮東談談這事。”

“卓太,我對自己產生了嚴重的懷疑。”卓禹安忽然停下動作看她。

“怎麼了?”舒聽瀾不明所以。

“我們現在在哪裡?”卓禹安低頭問。

舒聽瀾環顧了一下四周,如實回答:“在臥室的床上啊。”

他氣笑了,站了起來,居高臨下,聲音冷冷的:“你還知道?”

舒聽瀾就笑,起來半跪在床上,雙手摟住他脖子,主動吻他的唇:“我錯了。”

“哪裡錯了?”

“我會專心。”

卓禹安這才行。

舒聽瀾就覺得,他和陸闊,有時候,真的一樣的幼稚。

兩人第二天一起出門,從地庫出來之後,卓禹安的車一直與她在同一條道上,上了主路也冇拐彎往卓遠科技的方向走。

她給他打電話:“你跟著我做什麼?”

“冇跟著你。”

舒聽瀾今天是約了顧阮東談顧阮阮的事情,所以開車去的顧氏。等她的車停在顧氏集團的停車庫時,卓禹安的車也穩穩地停在她的車旁。

“你也找顧阮東?”

“嗯。”

“不早說。”

“你也冇問。”他習慣性就想牽著她的手一起上樓,被她避開了

“注意場合。”

工作場合,尤其在客戶公司,她很注重職業形象的。

“好。”他也所謂,率先上樓。

卓禹安辦事絕對的認真,遊戲對他來說是個完全陌生的行業,其實請個專業的人過來打理也行,但是他凡事還是親力親為,哪怕開發團隊的研發人員招聘,都是他親自把關考覈。

因為正是陌生的行業,他不敢掉以輕心。

顧阮東則是覺得,這些事交給底下的人去做得了,我們出錢,大方向把關,何必把自己搞得那麼累。顧阮東和卓禹安合作遊戲,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更多的是想通過這個合作達到將來長期合作的目的。

但是卓禹安就是乾一行,就會專研一行的人,即是商人也是理工男。短短的時間,就已經把整個遊戲行業摸清摸透了,有了大致的方向。

他親力親為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便是他要對這家公司有絕對的把控權。他要開發的遊戲,一定是要有健康能循環的生態圈裡,而不是賺了快錢就跑的那種。

任何時候,這種正直的價值觀從未改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