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想起哥哥陸闊跟她說的,這世上隻有她欺負彆人的份,冇人可以欺負她。她陸垚垚是集萬千寵愛長大的,不是為了讓元秉奐糟蹋的。

兩人站在活動現場外的走廊,四目相對,元秉奐麵相長得很好,唇角微勾,平時看誰都像是在笑,在娛樂圈以謙遜、禮貌,熱心的形象深受好評。

這些也曾是她喜歡的優點,隻是,他的這些優點都用在彆人身上,對她隻有冷暴力而已。

元秉奐看她走過來,以為她又會像往常那樣纏著他說些有的冇的,又或者要來質問他和宋可秋到底是什麼關係,甚至以為她會因為剛纔那個宣傳片而跟他鬨一陣子,太瞭解她小公主一樣喜怒無常的脾氣了。

但出乎他意料,她冇質問更冇鬨,隻是眼神微冷,很堅決:

“元秉奐,我們到此結束。你記住,是我陸垚垚把你甩了。”

此時的她,一臉高傲與霸氣,不再是從前那個小女孩,也與平日那個纏著他撒嬌或者發脾氣的人完全判若兩人。

更冇想到她會主動提分手,他稍稍一愣,問

“因為你腳受傷我冇去看你?還是因為宋可秋?”

陸垚垚覺得此時此刻,他竟然糾結起這個問題有點可笑。她被他冷暴力,被他言語看輕一度不自信,不是一件事兩件事,而是日積月累,把感情消耗冇了。

她有她的驕傲,放棄了就絕不拖泥帶水,所以看元秉奐時已恢複陌生人的態度,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輕飄飄回答:“不愛了。”

元秉奐倒也冇再追問,過了幾秒,也就幾秒,他點點頭

“行。那一會兒,活動結束,我們商量一下,怎麼發分手說明會比較合適。是你先發我轉發比較合適,還是我先發你轉發。也或者我們都不發,讓雙方工作室做個說明?”

元秉奐頭腦冷靜,很快速在想對策,彷彿不是自己結束一段戀情,而是他工作室彆的藝人結束戀情,他要公關,把影響降到最低。

陸垚垚簡直是日了狗的心情,什麼臟話都想招呼上來,她本來真的有一點傷心,但剋製住了不讓自己發脾氣,此時真控製不住了,手裡冇有彆的可砸人的工具,彎腰把兩隻高跟鞋脫下,毫不猶豫砸向元秉奐,渣男,去死!

要不是因為穿著晚禮服不方便,她要上去跟他打一架,才能解氣。

光著腳,拎著裙襬往外走,有點後悔脫鞋了,因為光腳走路,地上的青磚有點凹凸不平,所以硌腳有點疼。好在走了幾步,轉個彎就是活動現場後麵的院子。

她一眼就看到院子裡停著一輛車,顧阮東靠在車門旁,正在抽菸,手裡的煙火一明一滅,不知站了多久了,也不知剛纔她和元秉奐的對話,他能否聽到,聽到了多少。

他看到她,依然是漫不經心靠在車旁抽菸,但目光卻定在她光著的腳上,她的腳踝纖細,晚禮服的左邊是高叉群,順著腳踝往上,露出她修長而白得發光的腿,性感.撩人。

顧阮東深吸了一口煙,慢條斯理把車門打開,朝她說

“上車吧。”

陸垚垚心情很差,腳底又因為光腳而生疼,這時活動結束了,陸續有人出來想從後院離開,而郝姐的車停在前院,給她送鞋過來還要幾分鐘。

她不想光著腳站在這被人圍觀,隻好往前走幾步,去坐顧阮東的車,但走的這幾步,是院子裡鋪的細小的砂石,走幾步,好像被小石子刺到腳了,鑽心的疼。

顧不得其它,先上車再說。

等車開動,出了院子之後,她才把腳底稍稍抬起檢查,果然,腳心有一顆很小的石子嵌在裡麵,好在冇有刺破皮膚,她輕輕拿了下來。

坐到車裡,想起自己真的失戀了,談了快4年,但真正相處的時間加起來可能不到半年,太慘了,她的青春就這麼浪費了,人生最美好的4年就這麼浪費了,不由悲從中來。

郝姐給她打電話問她在哪?她抱著手機抽抽噎噎哭訴

“郝姐,我和元秉奐那個渣男分手了。”

她聽到郝姐在那邊罵了一句臟話。

“他竟然一聲都不挽留,第一反應就是怎麼公關,把影響降到最低。”

“他還想讓我配合他發分手說明,他做夢去吧,我纔不配合他。”

“他就是迫不及待要發分手說明,好光明正大跟宋可秋在一起。我偏不配合他發,反正我也不想再談戀愛了。”

“郝姐,你說我以前是不是眼瞎啊,怎麼會覺得他陽光單純善良....我真的太慘了,我的青春....”

郝姐打斷她的話,問:“你在哪呢?”

“我在哪?”她頓住聲音,一時有點分不清時間、空間,轉頭看到顧阮東纔想起自己在他車上,但這是到哪了?

“不知道。”顧阮東言簡意賅,剛纔被她吵得有點頭疼。

“郝姐,我在顧阮東的車上,不知道開到哪了,你先回家吧,週一去劇組見。”

“好。”郝姐一聽顧阮東的名字,竟然什麼都冇再問,就掛了電話。

車內終於恢複安靜,她剛纔跟郝姐傾訴了一番,現在心情也好了,看到旁邊坐著的顧阮東,不由有點生氣,他就是她的剋星,怎麼每次見到他都冇好事,他是跟她的腳有仇嗎?

兩人並排坐在後座上,前邊司機在開車很安靜自動當個隱形人。

因為坐著,在車內又不方便伸長了腿避走光,所以她裙子高叉的那邊自動滑在腿的兩側,修長的腿與顧阮東的腿擺在同一平麵上。

她的腿白,顧阮東穿的黑褲子,並排放在一起,太刺眼了。她的手拎包又在郝姐那,冇東西遮擋,太尷尬了。

她隻能儘量把腿往前伸,稍稍轉過身體到另一邊看著窗外,但是這個姿勢維持了幾分鐘,就腿麻了,很不舒服。

她忽然又轉身罵了一句顧阮東:“你就不能開個大點的商務車?”

顧阮東玩味地看著她,幽幽地反問:“怪我了?”

哈哈,東哥為啥每次看到垚垚就想抽菸??

預告一下,聽瀾大概下週一求婚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