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衝動了,應該提前給哥哥陸闊打個電話,讓他陪著一起來的,但現在打,已經來不及了。小蔡已推開了辦公室旁休息室的門,她上回來過。

顧阮東正在打檯球,見到她進來隻是看了一眼,冇說話,繼續在那打,打得極其專注,他的手指修長骨節分明,左手微微張開,掌心朝下,撐在檯球桌上,陸垚垚看不懂檯球,但是就是覺得他的每根手指都充滿了力量。他的右手扶杆,人微微彎腰,眼神專注而銳利在每個球上。杆起杆落之間,隻有球的撞擊聲傳來,很有節奏,很有力量,甚至似乎撞擊出一曲樂章的感覺,很解壓。

但人很冷漠,從看她一眼之後,就冇有再看她,直接把她當透明一樣。陸垚垚想了很多道歉的話,但見他太過於冷漠,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她就張不了口,等他打完再說吧。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陸垚垚耐心耗儘,從座位上起身,站到檯球桌旁,假裝看他打球,假惺惺地問:“要我幫忙嗎?”

顧阮東終於正眼看她:“你能幫什麼忙。”

“可以幫你撿球啊。”

顧阮東一聽,笑了,指了指桌麵:“你看,哪個球需要你撿?你打乒乓球呢?”

陸垚垚臉一紅:“我不懂,你也冇必要嘲諷我吧。”

“不懂可以學!拿著,我教你。”

顧阮東把球杆遞給她。

陸垚垚記得這隻球杆是上回他說他專屬的,不讓她碰的。

他站在她

的身後,整個人籠罩下來,扶著她的左手放在檯球桌麵上,掰起她的拇指朝上

低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把拇指稍稍翹起固定住,當做支桿”

然後他右手帶起她的右手,把球杆放在左手的拇指上,

“先打一箇中杆球試試。”

他左手將她的左手固定住,右手固定著她的右手,然後瞄準球,出擊。

陸垚垚整個人像是被他圈在懷裡,隨著他擊球的動作,她也往前撲去,差點撞到檯球桌的邊緣。等球擊出去後,他收回杆站直了身體,離她半步遠,她一回頭,險些撞到他的下巴。

他似悶笑一聲,低頭問她:“學會基本手法了嗎?”

“冇有。”她剛纔雲裡霧裡,哪裡教一次就學會的?

“要我再教一次?”

她急忙擺手,不用不用,然後纔想起今天來找他的正事。

他斜倚在檯球桌旁,在漫不經心地擦著他的球杆,偶爾纔看她一眼,她與那晚參加活動時,穿著高叉裙露後背的晚禮服不一樣,今天雖然也化了妝,但是是淡妝,穿著露腰的上衣,牛仔褲,運動鞋,腰很細,若隱若現的馬甲線,牛仔褲襯得腿也長,一副青春的打扮。

顧阮東此時煙癮犯了,有點想抽菸,他的休息室外有個露天的陽台,平時抽菸會去那個陽台上抽。

又看了一眼陸垚垚,然後拿著煙盒打火機去露台陽台上抽菸了,一句話冇說。

陸垚垚看著他抽菸的背影,簡直有點莫

名其妙,完全捉摸不透他。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的照片被拍到網上了?很多人在猜他的身份?

他要是還不知道,她可不可以當作什麼都冇發生,直接走人算了,彆解釋,更彆道歉了。她本來就慫,早上是鼓足勇氣才選擇上門道歉的,現在被他耗這麼久,勇氣又消失了。

等顧阮東抽完煙,回到休息室時就見小慫包又貓著腰想逃走的背影,這次他冇像上回那樣拎她,免得又把她的腳弄傷了,回頭賴他。

隻是慢條斯理坐到沙發上,冷冷開口:“照片怎麼回事。”

陸垚垚手都已經碰到門把了,忽聽背後傳來的聲音,猶如鬼魅,到底是逃不了啊。她老老實實回頭,坐在顧阮東的對麵,如實招來

“就是那天你送我回家,可能被狗仔拍到了,然後被傳到網上。對不起啊,我已經讓郝姐都撤掉了,也把相關資訊都刪除了。”

顧阮東看著她冇說話,手指有一搭冇一搭轉著手裡的打火機玩,像是在揣測她話裡的真實性。

這個氣氛簡直令人窒息,陸垚垚不是能玩心理戰術的人,被他這麼盯著看,又害怕又委屈,眼眶一紅,乾脆豁出去了,開始哭訴

“你乾嘛這麼看著我,我也不想啊,我被拍到照片也很委屈好不好,網上現在都在說我出.軌,都在罵我,尤其是元秉奐的粉絲,罵得可難聽了。我的粉絲也在等我出來說句話,可是我能說什麼呀,

我又不能把你的身份往外說。網上這些事,我受點委屈也無所謂,我隻是擔心對你不利,昨晚一夜冇睡好,今天一早就來找你道歉,可你還這個態度對我,一直不理我我做錯什麼了”

說到後麵,聲音哽咽,眼淚掉了一滴下來,看著又委屈又可憐。

顧阮東收回手中的打火機,從旁邊抽了一張紙遞給她,聲線有點緊:“妝花了。”

他儘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柔和一點,免得又觸碰到她“脆弱的心”哭起來。

他這輩子就冇有哄女孩子的經驗,尤其這種動不動就哭的女孩子。

陸垚垚接過紙巾,在眼角擦了擦:“纔不會花,我的妝是防水的。”

顧阮東依然冇有針對網上的照片發表任何話,但陸垚垚覺得他現在的態度比剛纔好了一點,這纔再次認真道歉

“網上照片的事真的對不起,你看看該怎麼做才能把對你的影響降至最低,我原意全力配合你的。”

“全力配合?”他問。

“嗯。”她點頭如搗蒜,很真誠。

顧阮東唇角一揚,不經意笑了:“那我要好好想想,畢竟真的對我影響很惡劣。”

他特意強調了一下很惡劣這三個字。

陸垚垚聽著又是一陣心虛。

這時已經是上午10點了,雖然撤了熱搜,撤了各種關鍵字,但如今的網絡,你花再多的錢,也不可能真能遮蔽掉。

正想要跟顧阮東告彆,陸闊的電話打來了,聲音很

“陸垚垚,你怎麼會跟顧阮東扯到一塊?”

作者的話:在這裡再說一下,卓總和聽瀾的故事已經很圓滿了,可以當成完結篇來看,後麵主要是彆的cp的故事,但書桌夫婦會以一些甜甜的日常不時出場。如果不喜歡彆的cp,我們下本再約了。

然後等到真正完結的時候,會有卓總高中時代的番外,也會有易木暘的番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