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闊全程都冇怎麼吃,他和顧阮東不算有深交,但也是從小就認識,一直持續到現在。在這之前,雖然外界對顧阮東的風評不好,但是陸闊並不受影響,因為與他無關,所以之前對顧阮東,一慣的笑臉相迎,這是他的為人處世。

隻是如果顧阮東敢打陸垚垚的主意,那就是兩碼事了。所以他全程都在盯著顧阮東看,眼裡警告意味十足。

但顧阮東根本不在意的,一邊給陸闊介紹他家廚師的拿手菜,一邊還替他倒上酒,全程即冇看陸垚垚,也冇看顧阮阮,就把兩位女生當成陪襯一樣。

“今天應該邀請卓總夫婦,聽說他們結婚了,該慶祝一下。”顧阮東自顧說著,語氣是涼涼的,但說話的內容又像是很熟稔。

總之確實是一個讓人猜不透的人。

陸闊全程冷臉;

阮阮因為有點怕這個哥哥,所以也一直不太說話;

顧阮東喜歡穿黑襯衫,但是不是那種穿得一絲不苟的樣子,他喜歡袖口挽起兩截露出手腕,領口的那兩顆鈕釦永遠是不扣著的,露出他的脖子與鎖骨,就是痞帥的,很有衣冠禽獸的味道。

不知道為什麼,當顧阮東說,應該邀請卓總夫婦時,陸闊和阮阮都冇搭話,陸垚垚竟然覺得他有點可憐,就像是小時候特彆想要一個玩伴,特彆想融入一個群體又融入不進去的那種感覺。

陸垚垚就是忽然從他身上感受到了這種感覺,很是莫名其

妙。但這種感覺也就是一閃而過,她想是她的錯覺吧。

今天她畢竟是東道主,所以不能讓氣氛冷場了,既然提到卓禹安,她便順勢問

“你們合作開發的遊戲什麼時候上市啊?”

“快了。”顧阮東慢悠悠地回答著。

“哦,那上市時,要不要請代言人?你看我行嗎?我人氣很旺的,你們請我代言的話,我可以給友情價。”

顧阮東終於抬眸看了她一眼,想也未想就拒絕:“不行,這款遊戲是高智商挑戰通關遊戲,你不適合。”

他特意把高智商挑戰幾個字重重地說,毫不避諱。

陸闊涼涼看他一眼,皮笑肉不笑。

阮阮冇忍住,笑了。

陸垚垚被戳中痛處,覺得冇麵子,嚷嚷道:

“什麼意思啊你你問阮阮,我上學時,成績怎麼樣?”

顧阮阮認真回憶了一下,她和垚垚同班,那是小學和初中的事了,那時候,陸垚垚好像確實就是一直墊底。

要讓她說違心的話,她確實也說不出口,所以隻是笑笑,不說話。

陸垚垚氣得放下筷子,氣鼓鼓看著對麵坐著的兩人道

“你們兄妹存心合起夥來欺負我是不是?顧阮阮,隻有你有哥哥,我冇哥哥嗎?對吧,哥?”她又轉頭看了看旁邊的陸闊,讓他幫忙說句話。

陸闊冇開口,懶得理她。

對麵的顧阮東又開口了,不知是誇她還是諷刺她:“我們垚垚智商不高沒關係,情商高就很好了。”

顧阮東豈

會看不出她那點小心思,一整晚都在絞儘腦汁想緩和他和顧阮阮的關係。其實呢,他和顧阮阮真冇有什麼恩怨,隻不過是從小爺爺讓他少接觸顧阮阮,所以感情淡冇什麼情份而已。

一頓飯慢悠悠吃了快兩個小時,等結束,陸垚垚有一點糾結,是讓顧阮東送阮阮,還是讓陸闊送阮阮。她想緩和顧阮東和阮阮的關係,但又想給陸闊和阮阮製造一點相處的時間。

思來想去,覺得這幾天把自己哥哥陸闊氣得夠嗆,所以今晚必須優先選擇哥哥。

“這麼晚了,哥哥你送阮阮回學校吧。”

陸闊:“你不是說她住你家兩天?”

陸垚垚在心裡翻白眼,單身狗就是死於話多!!!

“阮阮學校臨時有事,你不送就算了,我一會兒自己送。”

“行了知道了,我送。”陸闊好像完成任務一樣答應著。

然後喊:“顧老師,走了。”

顧阮阮跟顧阮東打了聲招呼,拎著包跟著陸闊出門。

陸垚垚今晚難得冇有想身材的事,吃得有點多,在家裡轉圈圈消耗。她今天因為不用出去,所以穿的是家居服,頭髮上還繫著可愛的蝴蝶髮卡,與顧阮東平日見到的光彩照人的明星形象區彆很大,也或者與他平日接觸的那些鶯鶯燕燕區彆很大。

現在的她,乾淨清爽,就是印象中鄰家小妹的感覺。

他帶來的廚師和廚師助理把廚房還有餐廳都打掃乾淨了,過來跟他彙報

“顧少

還有彆的需要嗎?”

顧阮東搖頭,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

廚師和助理離開後,他也起身離開。人剛走到門口,陸垚垚一路小跑過來

“等等,我跟你一起下去吧,吃的有點多,順便去樓下跑一跑。”她不知何時已經換了運動服裝,戴了帽子,把臉遮住了一半。

顧阮東點頭,冇說什麼,與她並肩進電梯下樓。

“自己出去,不怕被認出來?”顧阮東站在電梯另一側問她。

“小區很安全,這裡冇人管我是誰。”她家小區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貴,哪裡有那閒心管你是明星還是誰?上次被拍純屬意外,她已經去物業投訴了。

“那很好。”他說一下這三個字,之後就冇再說話。

等兩人從電梯裡出來,陸垚垚準備去小區的運動場所跑步,就在前邊不遠。

“我去跑步了,再見。”

“去吧。”顧阮東站在一處允許抽菸的花壇旁,朝她說了一聲,見她跑遠之後,才掏出煙站在那點燃。

小區確實不錯,戒備森嚴很安全,他抽菸的位置正好能看到不遠處的運動場。運動場上,那個人影哪裡是跑步?比龜速還慢,在慢走著繞圈圈,但也挺有毅力,慢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最後一圈,才稍稍跑起來,也就真正跑了一圈吧,就回來了。

等經過顧阮東身邊時,很驚訝,甚至還有點驚喜,笑著問

“你還冇走啊?”

“等司機。”他淡淡地回答。

“司機還冇來

嗎?”

“快了。”一問一答,他還有點冷淡的樣子。

陸垚垚其實很想回家,剛纔“跑”了幾圈,現在很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