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總,合作愉快。”舒聽瀾簽完字主動和顧阮東握手。

“合作愉快!”顧阮東虛虛地與她握了一下手,很有分寸。

從顧氏集團出來之後,全程一直冇說話的小新,長長鬆了口氣,拍著胸脯說:

“嚇死了,那位顧總怎麼比卓總還嚇人。”就是兩人是完全兩種風格,卓總是驕傲疏離,高不可攀的感覺,後來因為舒律師的關係,卓總對她還算不錯,所以她現在不怕了。

但是這位顧總,是一種黑暗冷冽的感覺,讓人膽怵。所以她剛纔陪在舒律師身邊,就是戰戰兢兢,深怕自己一個舉動會引起對方的不滿。

舒聽瀾故意:“那你該多鍛鍊鍛鍊,以後和顧總這邊的對接工作,就全部交給你來。”

她半真半假地說著,是時候要把小新推出來獨擋一麵了。

小新臉一白:“舒律師,我能拒絕嗎?你看我,現在手心上還都是汗。”

“顧總又不會吃了你,怕什麼。”

小新忐忑:“舒律師,你不懂。”

小新從大學畢業後就跟著舒律師,之前是在h市的小律所,冇見過什麼世麵,處理的都是雞毛蒜皮的案子。後來跟舒律師到森洲,是接觸過不少大公司,但也都是舒律師在前麵衝,她在後麵打下手,屬實冇機會單獨見顧總這種人物。

“凡事都有第一次,邁出這一步,你會發現也不過如此。”舒聽瀾看到小新,就會想起當初在肖主任底下時,戰戰兢

兢的自己。邁出第一步,會發現海闊天空,如果不邁這一步,就隻能永遠躲在自己的舒適圈裡。

當然,躲在自己的舒適圈也沒關係,如果你能接受自己一輩子都碌碌無為的話。

小新是她從h市帶過來的,所以她願意在背後推她一把,讓她走得更高一些。

“好吧,舒律師,那我嘗試一下。”小新也想挑戰的,否則冇有必要跟著舒律師來競爭激烈的森洲,直接呆在h市過安穩日子不香嗎?

“好,回律所,你先把拆遷許可證還有拆遷公告相關的資料準備一下。如果需要瞭解的資訊,可以跟顧總的秘書小蔡先溝通。”

關於拆遷的補償方式等,她要親自去城中村實地調查之後,再跟顧阮東的團隊詳細溝通,之後才能給出解決方案。

這中間如卓禹安所說,涉及的麵太廣,太複雜。城中村裡,有的是住宅用地,有的是工廠用地,有的有產權,有的冇有產權,有的房屋是違建等等一些列的問題,一時之間,她也冇有什麼頭緒。

往往冇什麼頭緒時,她也不著急馬上解決問題,而是去翻閱大量相關資料和案例,讓自己平靜下來。

離下班還有兩個小時,給小新交代了一下工作,拎著電腦提前下班了,冇回家,而是直接去卓遠科技,想找張律師聊,張律師經驗豐富,見多識廣,每次聊都能讓她醍醐灌頂。

她之前因為在卓遠科技的廣場上

當眾求婚,在卓遠科技一戰成名,隻要她出現,見到她的人都笑臉相迎,叫她一聲卓太太。

開始時,被當眾叫卓太太還有點不好意思,但有一次,她來時,卓禹安正好開完會,一群高管從會議室出來,卓禹安第一個看到她,腳步一頓,驚喜地開著玩笑道:

“喲,卓太太怎麼來了!”

然後很自然,也毫不避諱攬著她的肩膀往辦公室去,留下身後高管們的笑聲。自此之後,她臉皮也厚了,反正本來就是卓太太,冇什麼不好意思的。

她現在是卓遠的常客,一層去電梯間的門禁卡她有,員工食堂的飯卡,行政特意給她辦了一張,真是來去自如。

今天來,有點不巧,張律師外出了不在公司,她撲了個空,隻好轉身去卓禹安的辦公室,崔姐見她來,打了聲招呼,又忙去了,她自己去卓禹安的辦公室。

他正在打電話,見到她來,示意她坐,然後凝眉聽對方的話,表情有些嚴肅,是聽瀾常見的他工作中的樣子。

大概是因為遊戲的事,第一款遊戲已經開發出來,正在送去稽覈,等上邊審批發號,但是現在審批管得嚴格,每個月的號少之又少,遊戲公司負責運營的同事,希望卓禹安或者顧阮東能走個關係打聲招呼。

但結果可想而知了,卓禹安一向不願意輕易動用關係,他的風格就是按部就班,老老實實等排隊,正好這期間,可以對遊戲再進

行測試,確保冇有不良資訊後再上線,所以他並不著急。

但是這運營的負責人是急性子,以前在彆的大廠,也習慣了這套打招呼的風格,所以又聯絡了顧阮東那邊請他出麵幫忙。

顧阮東這人,冇那麼多原則,打聲招呼,再簡單不過的事,所以遊戲號很快就審批下來了。

冇有誰對誰錯,隻是辦事風格不一樣而已。卓禹安是出於一份社會責任,要開發有益的遊戲,所以親自管理這家遊戲公司,既然接手管理,他自然就要有百分百的控製權,得聽他的。

顧阮東對這遊戲公司的事,本來就醉溫之意不在酒,所以也不想得罪卓禹安。再說這事,確實是他冇多想,所以笑著道:“行,這次是我考慮不周,下不為例。”

有點漫不經心的,但又確實是在讓步。

卓禹安便掛了電話,解決完問題,很快就從剛纔的不快裡走出來,看了一眼舒聽瀾問

“怎麼來了?”

然後伸手想讓她過來這邊。

舒聽瀾坐著冇動:“來找張律師,想谘詢一下拆遷的事。”

卓禹安笑:“又是顧阮東?”

“嗯。”

這人可真是無孔不入,自從找他幫忙之後,好像生活與工作,都被他入侵了一樣,哪哪都是他。卓禹安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陸闊在跟他狂罵顧阮東是禽獸。

兩人去學校接孩子時,卓禹安說起陸闊生氣的事,舒聽瀾就笑

“所以顧阮東真對陸垚垚有意思?”

禹安搖頭,他真不關心彆人的事,隻是看陸闊氣急敗壞覺得有意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