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家從早上開始,就十幾號人在,跟拍導演,幾位跟拍攝像,還有隨時補妝的助理等,大門口上,為了拍她和男嘉賓一起回家的畫麵,也安裝了攝像頭。

還有幾位中間需要替補的攝像,以及一些廣告商的快遞人員,因為不能出境,在門外的走廊上並排坐著等節目的安排。

顧阮東回來時,陸垚垚和男嘉賓正巧在門外拍一則植入的廣告,男嘉賓畢竟是素人,要對著鏡頭拍這些廣告,略顯生硬,陸垚垚一遍遍地幫他糾正動作。十幾號人都圍在門外的走廊裡。

顧阮東前兩天過得有點紙醉金迷,冇怎麼睡好覺,所以走出電梯,忽然看到那麼多人,目光冷了一下,稍稍往後退了一步,待看清是陸垚垚節目組的人時,他的目光才收斂,然後徑直朝自己家去。

男嘉賓在她的指導下,倒是有進步了,不再那麼生硬,但反而是她,好像有點浮誇了,拍出來的效果都不是很合適,連著拍了好幾條。

走廊對麵的門一直緊閉著,似乎完全不被外邊的吵鬨影響。跟拍導演拍擾民,建議陸垚垚

“要不這個植入,我們換個場景拍?我剛纔看了一下,保姆房的通道門,跟這個入戶大門比較類似。”

陸垚垚拒絕得冠名堂皇:“把這些機子再挪到保姆房那邊多不方便,就在這拍吧,我努努力,爭取一條過。”

她說什麼是什麼,她一直很配合的,跟拍導演便也

不再說什麼,隻是小聲提醒

“我剛纔看你鄰居回來了,咱們儘量小聲點,不要吵到人家。”跟拍導演就是覺得剛纔的男人有點不好惹的樣子,雖然人傢什麼都冇說,徑直回家了。

跟拍導演哪裡知道,人家陸垚垚就是想“擾民”呢。

他是真忘了這裡還有一套房子吧?

從那晚在花壇旁看他抽菸冇打招呼之後,這人已經至少兩天冇回家了吧?

陸垚垚的手機連著大門的監控,她還特意設置了,如果門外有動靜,手機會立即提示的,這兩天,無論是她在戶外拍攝還是晚上回到家,手機都是靜悄悄的,所以他根本冇有回來過。

人家倒是沉得住氣,無論外邊怎麼吵,他家的門始終紋絲不動。

陸垚垚忽然就覺得冇意思了,剛纔生龍活虎的,忽然就蔫吧了,連帶的覺得參加這個戀愛節目也冇意思,男嘉賓也不帥了。

她的臉就是晴雨表,所有情緒都掛在臉上,跟怕導演還有她的助理,都以為她是剛纔連著拍了幾條有點累了,小心翼翼建議

“要不先休息一下?”

正說著,電梯的門再次開了,這回是物業經理帶著兩個保安上來,這些攝影還有跟拍導演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被投訴擾民了!

陸垚垚本來就情緒低落,很生氣質問:“誰投訴的?”

問完,心裡就明白了,這一層,除了她,就顧阮東,他剛回來半個小時,物業就上來了,除了他投訴

還能有誰?

她的情緒一下就飆升了,這人也太小人了,明明都是認識的人,覺得擾民了,就不能親自出來跟她說一下嗎?非要投訴到物業去?

還是說,他就是不想跟她說話,寧願找物業來解決問題?

她有那麼招人煩嗎?

情緒上來,就控製不住自己,她又不是能忍氣吞聲的性格,所以哐哐去拍顧阮東的門,走廊裡的工作人員以及物業,都有點莫名看著她,她們確實擾民了,做錯事,還能這麼囂張的?

她怕了一下門,手疼,然後纔想起按門鈴。

響了幾聲,門就開了。

顧阮東出現在門邊,他剛洗了澡,身上就圍著一條浴巾,頭髮還濕漉漉的,水滴從額前的頭髮滴落在結實的胸前。人看著不似平時的痞氣,有點欲。

陸垚垚不自覺吞了一下口水,慫了,就是剛纔所有低落或者憤怒的情緒,竟然都消失了。

顫著聲音問:“你...你投訴的?”

因為門是往外開的,所以推開門後,正好把走廊那邊關注的人以及攝像等都擋住了,這個空間,隻有“衣衫不整”的顧阮東與陸垚垚麵對麵站著。

顧阮東手裡還拿著一條毛巾,站在那胡亂擦著自己頭上的濕發,漫不經心地回答

“不是說,不擾民是鄰裡之間最基本的原則嗎?”

他說的是那晚慶祝成為新鄰居,她說的話。

“那你也冇有把你的行程表發給我,我又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在家,什麼時

候不在家。你自己說,你有幾天冇回來了?”說著說著,她竟覺得自己的語氣怎麼回事?像是等不到丈夫回家,在控訴的小嬌妻?想到這,臉偷偷紅了一下。

“哦,這幾天是冇回家,你這麼關心我呢?”很輕佻,很不正經。

氣得陸垚垚想走,不想跟他說話了,每次跟他說話,從來冇有贏過。

“進來吧。”站在門邊的他轉身往裡走。

“??”

“你不是要我的行程表嗎?進來,我給你。”

“哦。”她不自覺就跟了進去,還小心翼翼把門關上,自己都不知道,要他的行程表做什麼,那晚也是開個玩笑而已。

房子裡安靜得出奇,顧阮東見她進來後就直接往裡走,消失了兩分鐘,再出來時,已經穿戴整齊了,還是慣有的打扮,黑襯衫,黑褲子,襯得皮膚森冷色的白。

森冷色?其實根本不是一個詞,更冇有這個色,但是每回陸垚垚看到他襯衫下的皮膚,這個詞就冒出來來,大概是皮膚也有自己的個性吧。

修長的腿下踩著一雙家居拖鞋,不知道為何,把他襯托得更加衣冠禽獸了,讓陸垚垚想到雪糕,想到冰淇淋的味道了。

為了禁止自己胡思亂想,她問:“表呢?”

顧阮東漫不經心點著手機,幾秒後道:“發你手機上了。”

“我冇帶手機。先給我看看。”她的手機在家裡,直接從顧阮東的手裡把手機拿過去。

顧阮東對她的微信名冇有備

注,就是她原本的昵稱:天下最美小仙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