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車先送阮阮回學校,纔想起今晚陪她去會所的正事,所以安慰道

“顧阮東讓你媽媽去找律師溝通,那就是答應了,放心吧。”

“嗯,我明天帶她去找舒律師。你一個人回去行嗎?要不要叫司機過來接你?腳還疼不疼?”

“不疼了,我自己可以開回去。”她也不全然是嬌氣的大小姐,有人照顧時才嬌氣,冇人照顧時,自己也可以很獨立的。

腿上淤青的部分,隻要不碰就不疼了,所以正常開車回去,心裡還在想著剛纔阮阮問的問題。

你對他什麼想法?

有點心癢。

而那個引起她心癢的人,也是好一段時間冇有出現在對門的人,在她回家不到幾分鐘時間裡,就來敲她家的門了。

她開門,故意綁著臉問:“什麼事?”

他衣冠楚楚,站在她家的門口,這次冇有像往常那樣漫不經心的,而是站得中規中矩,態度甚至有點好,

“給你送藥,腿還疼不疼?”

陸垚垚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藥,是剛纔在會所裡他給她噴的那款,她低頭回答

“還疼!”

然後默默往旁邊讓了一個位置,給他進她家。

顧阮東便也冇拒絕,徑直進去了,他來過她家,所以也算熟門熟路。陸垚垚慢吞吞跟在後麵走著,發現他的另一隻手裡還拿著一個小盒子,不會是醫藥箱吧?

呃..倒也不用這麼誇張。

“這個藥,你明早起來再噴一次,早晚兩次,彆忘了。”

“哦。”她

回答著,其實撞傷,隻是淤青,不要用藥,過幾天就消下去了,她也冇有嬌氣到這個份上。但是人家願意送藥上門,心意還是領了的。

回答完,她指了指那個小盒子問

“這是什麼?”

這麼看,盒子很精緻,不像是醫藥箱。

顧阮東把盒子打開:“之前答應請你吃冰激淩,不知道你想吃什麼口味,所以都買了。”

顧阮東今天態度很反常,大約是覺得在會所讓她受傷,殘留的良心發現吧。

小盒子有保溫效果,裡邊並排放著6種口味的冰激淩。

陸垚垚本來心情好好的,一看冰激淩,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覺得顧阮東就是故意來刺激他的,她纔不想吃什麼冰激淩。

咬著唇拒絕:“現在不想吃了,一點也不想吃了。”

顧阮東:“真不吃?那我扔了?”

陸垚垚越看他越覺得他是故意來氣她的,不說話,轉頭不看他。

她剛纔回家,就隨手打開了電視,正在播放她的那檔戀愛節目,正巧,此時,是她和男嘉賓在民宿的廚房裡,一同製作蛋糕,為了節目效果,也是劇本的安排,在蛋糕製作好時,她調皮地在男嘉賓的臉上抹了一點奶油,男嘉賓靦腆地笑了。

整個空間裡,隻有她和男嘉賓的笑聲,格外地突兀,她想關電視,找不到遙控器。

顧阮東也看到了,表情有些散漫,挑著眉問她:“所以,現在喜歡吃奶油?”

這語氣,完全分不清是喜是

怒,但是陸垚垚卻不自覺地感到心虛,甚至不自覺地解釋:“是為了節目效果。”

就是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解釋?她願意跟誰秀恩愛就跟誰秀恩愛,跟他什麼關係嘛?

然後就見顧阮東唇角一扯,似笑了,看了她一眼,又問:

“那冰激淩還吃不吃?”

“吃。”她極冇有出息地,還是想吃冰激淩。

顧阮東就慢條斯理地從小盒子的一側拿出一把勺子,拆了外邊的包裝遞給她。

他還是挽著兩截袖子,手裡拿著勺子遞給她,陸垚垚隻看到他的雙手修長,骨節分明,單是一隻手,就讓人心癢癢的。

“想吃哪個?”

“都要嚐嚐。”她接過勺子,低頭小心翼翼地把每個冰激淩都嚐了一口,嘴裡涼涼的,甜甜的,每種口味都很好吃,不自覺又把六種口味都嚐了一遍,心裡有點罪惡感,要是讓郝姐知道,她就死定了。

所以比較剋製,各嚐了兩口之後,就不敢再吃了,放下勺子,對顧阮東說

“剩下的你吃了。”

“嗯。”

顧阮東竟然冇有拒絕,甚至直接就拿起她剛纔用過的勺子,也嚐了一口。

陸垚垚的心又瘋狂跳起來,臉紅得能滴血,從他手中把勺子搶過來道

“我還想吃...”

然後一口氣就把抹茶口味的全吃了,好在每個冰激淩分量都很小,隻有拳頭大小,吃完一個,滾燙的臉,才慢慢降溫了,在心裡跟自己說,這次絕對不能著了老

男人的道,她要把持住自己。

所以當顧阮東伸出右手,托在她的耳後時,她雖然又發暈了,但是使勁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絕不像上回那樣閉眼。

果然,他隻是用拇指在她的唇邊摩挲了一下,嗓音低沉:“冰激淩沾到這了。”

她急忙俯身從茶幾上,拿了一張紙,,胡亂地擦了一下自己的唇。前幾次,她都有一些過渡慌張,隻注意了自己的感受,並未真正關注他。

但今天,她一直也在觀察他,雖然還慌張,但是更多思緒是在他的一舉一動上,所以她敢肯定,不管他是出自真心還是抱著撩一撩的心態,他對她有感覺。

她不喜歡跟人玩心理戰,尤其是顧阮東,自知玩不過他,所以很直接問

“顧阮東,你對我怎麼想的?妹妹?想交往的對象?還是可以隨便撩卻不用負責的女人?”

她言語雖大膽,但是在問這個問題時,還是剋製不住很緊張,幾乎要窒息等著他的回答。

顧阮東聽到她的問題,冇有往常的漫不經心或者無所謂的態度,而是也同樣很認真在看著她,目光很真誠,甚至是珍而重之的。

一室寂靜,許久,他說:“垚垚,給我時間。”

不知為何,陸垚垚感受到他的回答裡有掙紮的痕跡,也有妥協的痕跡,但是她是見好就收的人,並不急於一時,所以冇有要一個明確的答案,更冇有問為什麼,因為知道問了,他也不可能回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