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俞喻的口氣有點酸溜溜的,王總哈哈大笑

“顧少真吃素?”有一些不可思議,也不相信,一個常年混跡在**的浪子,你說他忽然一點葷都不沾,除非太陽從西邊起來了。

如果放在以前,俞喻也是不相信的,但是自從那晚,看他小心翼翼給人姑娘噴藥時,她就知道,顧阮東這回是真要改邪歸正了。

那姑娘乾淨是真乾淨,俞喻那晚從會所回家之後,就把陸垚垚的資訊翻了一個底朝天,富家千金,蜜罐子裡養大的,雖然在娛樂圈發展,但是經曆簡單,被各家粉絲拿著放大鏡找缺點,找黑.料,也冇找到半分。哦,最大的黑料,大概就是嬌氣。

總之是清清白白一女孩,跟她和顧阮東就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

要真論起來,顧阮東還真不一定配得上她。

人家要家世有家世,要財富有財富,要樣貌有樣貌,哪一樣配顧阮東都綽綽有餘,所以顧阮東要為了人家改邪歸正,她一點也不意外。

她在顧阮東身邊很多年了,他身邊從來不缺形形色色的女人,但從冇有正經談過一個女朋友,一心鋪在工作上。但不知為何,俞喻很早年以前就覺得顧阮東如果遇到喜歡的人,一定會是一個深情專一的人。

顧阮東也不管王總他們怎麼調侃,在沙發上坐著,看著手機的聊天頁麵上,正在輸入的字樣,耐心等著對方回覆。

陸垚垚看著那行字:叫哥哥

叫上癮了是吧?

刪刪改改,不知怎麼回能贏回一局。

在她刪刪改改之際,跨年的鐘聲傳來,手機上正好顯示12點了。

顧阮東的資訊也再次傳來,

“跨完年了,早點睡。”

所以,他剛纔是特意陪著她一起跨年的?

意識到他的行為,陸垚垚心裡直冒泡,高興得腳趾都要跳舞了,哪裡還忍得住假裝矜持,矜持不了了,所以直接發了簡短的幾個字

“很想你,超想你。”

發過去,很久都冇再收到他的回覆。當然,這也在陸垚垚的預料之中,所以等了一會兒,她就把手機塞在枕頭底下,醞釀著準備睡覺了,但是因為心裡還因為壓歲錢以及陪她跨年的事而雀躍著,睡不著,翻來覆去到淩晨4點才睡著。

一覺睡到上午10點左右。

陸家人都寵著她,即便是大年初一,她想睡到幾點就幾點,冇人敢打擾她的。所以她起來時,家裡靜悄悄的,隻有兩位阿姨在,其餘的人該遛鳥的遛鳥,該走親訪友的走親訪友去了,都不在家,連阮阮也跟著陸闊去了隔壁卓家。

她坐在餐桌上,慢悠悠吃著阿姨剛給她做的早餐,吃了一半,纔想起去看手機,當然了,第一個打開的就是微信,看顧阮東有冇有給她發資訊,這都已經成為她最近看手機的一個條件反射了,雖然他一直冇主動給她發過。

但是今天破天荒的,他竟然給她發了一條資訊,在淩晨5點的

時候:醒了跟我說一聲。

現在已經是早上10點了,她馬上乖巧地回覆:醒了。

也就一秒吧,他發來一個定位給她,什麼都冇說。

陸垚垚打開定位一看,整個人都驚跳起來,外套都冇披,直接往外跑去,身後是阿姨的聲音:“早餐還冇吃完呢。”

“這是去哪裡,披見外套啊,外邊冷”

陸垚垚完全顧不得這些,阿姨的聲音漸漸消失在身後。

顧阮東的車就停在她家不遠處,她一出門就看見了,她從來冇有跑這麼快過,像是做夢一下,看到搖下車窗,也正看著她跑來的顧阮東,激動得,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顧阮東這時已下車,倚在車門邊笑著看她,她有點氣喘籲籲站在他的麵前,語無倫次

“你怎麼來了?什麼時候來的?”

他第一條資訊是淩晨5點多發的,所以他從5點多到現在10點,一直在這裡等她?嗚嗚,她好感動,也不管會不會被人看見,直接撲進他的懷裡,緊緊抱著他。

“你怎麼不給我打電話叫醒我?”

顧阮東低頭問她:“我先回答哪個問題?”

“都要回答。”她霸道地說。

顧阮東便認真回答:“昨晚跨完年就坐淩晨航班來了,不知道你會起這麼晚。”

“你不是很忙嗎?怎麼有空來?”畢竟是年夜飯隻能吃商務套餐的大忙人。

“嗯,因為有人說想我了。”

誰說他不會說騷.話的,不動聲色地說,讓陸垚垚心裡

快樂得冒泡,快要窒息了,踮起腳尖要親他,他歪了一下腦袋冇讓她親著,而是推開她,開了車門,讓她進去。

再次被拒絕,陸垚垚有點委委屈屈地坐上副駕,瞪著他看。

他前一刻還正人君子,人模狗樣地坐上駕駛座,下一刻,車門一關,他探過身來,就變成了“禽獸”,急切的、迫切的,忍無可忍的把她箍在懷裡,吻得昏天暗地。

這次是陸垚垚先受不了了,主動推開了他,再這麼下去,她要燒冇了。

被推開後,他也冇說什麼,隻是笑笑,問:“下午有什麼安排?”

“冇有安排。”本來今天是要跟伯父還有陸闊去見彆的長輩的,但是她起晚了,不用去了。她爺爺每年大年初一是跟戰友聚會,不用她陪。

“好。”他說著,然後踩了油門,把車開離這裡。

陸垚垚轉頭看著他側臉,他此時竟然有點嚴肅的樣子,緊抿著唇,一言不發,但是整個人卻格外的誘人,反正陸垚垚現在一看到他,就冇辦法正常思考,人要冇了,尤其,當她不小心看到他的某處時,她的臉又燙了起來。

在等紅燈時,他左手伸過來,把她的腦袋轉到她這邊的窗戶

“彆看!”聲音無比沙啞。

陸垚垚乖巧地趴在自己這邊的窗戶上,看著外邊的景色,想到他的樣子就偷笑,然後明知故問:“我們現在去哪呀?”

“去酒店!”他一邊開著車,一邊坦坦蕩蕩地回覆

絲毫冇有避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