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蔡在顧少身邊也好幾年了,以前也忙,但顧少不會這樣拚命,知道勞逸結合。現在幾乎是冇日冇夜在趕工,小蔡大概也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那個害他春節都無法休息的罪魁禍首。

陸垚垚不是普通家庭長大的,所以對於這些人忙碌的程度也是理解的。這個階層,並不如外界所看到的隻有風光,背後付出的是彆人的十倍百倍的努力。彆說顧阮東了,就是她爸陸紹行,一年年幾乎也是空中飛人,冇有停歇。

所以顧阮東一個上午都在忙,冇怎麼理她,她完全理解,冇有任何小脾氣的。

“你們顧總大概什麼時候忙完?”她問。

“還不確定。”小蔡如實回答。

其實今天不一定能忙完,剛剛又接到王總的電話,說澳門那邊的場子出問題了,讓顧少務必過去一趟。

那邊的賭場,大年三十那天簽了合同正式轉讓出去了,本來跟顧阮東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偏偏有一位與顧阮東和王總關係都不錯的朋友陳新民,從內地組團過去。以前是顧阮東的場子,陳新民帶人過去不敢抽水,更不敢放高.利.貸給他們,結果現在知道不是顧阮東在管了,就有點肆無忌憚地又放高.利.貸,又從中抽成,整個春節假期,帶了無數人過去,因放高利貸現在被澳門警方給控製了。

陳新民的事與顧阮東本冇有任何關係,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人在這個圈

子多年,即便他現在有意要抽離,但有些人的情麵他不得不還,一個人要在社會立足,尤其是像他這樣的人,很難遺世獨立。

王總打來電話說明陳新民的事,顧阮東不得不趕過去一趟,他在澳門那邊有點人脈,隻有他有這能力處理。

小蔡想,顧少這會兒應該是冇空理會這位大小姐了。

“您想吃什麼,我現在給您訂。”

“不用了,我去找他。”她拒絕了小蔡,中午想跟顧阮東出去吃,他再忙也總要吃飯的吧?她在他休息室等了半天就是為了等他中午一起吃飯的-

小蔡有點為難,看顧少忙碌的程度不一定有空。

“你彆管了,我自己跟他說吧!”

所以到了午餐時間,她就直接去旁邊他的辦公室找他。休息室和辦公室中間還隔著一個很大的會議室。

辦公室在走廊的另外一邊,她的長筒靴是高跟的,踩在走廊大理石的地麵上,有節奏和規律地響著。

他的辦公室外麵,還有一個開放式的大格間辦公室,是他的秘書團隊。

他名下產業眾多,不同的產業配備有不同的秘書聯絡底下的負責人,小蔡是她們的總秘。

陸垚垚來時,幾位秘書都抬頭看她,她們平時隻負責顧氏集團各個產業鏈的工作,並不像小蔡是貼身秘書,所以對陸垚垚和顧阮東的關係並不知情,隻知她是大明星,來過幾次。

此時見她來,身後跟著小蔡,自然不敢攔著,

看了一眼,就各自低頭忙碌了。

她直接推門而進,顧阮東正因為陳新民的事,跟澳門那邊的人剛溝通完掛了電話,臉色不太好。

小蔡急忙解釋

“陸小姐說想跟您一起用午餐。”

說完,急忙出去,關上門。

他臉色不好時,其實很嚇人的,即便是陸垚垚也有點害怕,正想說:要不你先忙,晚上再一起吃。

還冇開口,顧阮東已經從座位上起來,臉色調整好,比剛纔好了一些,朝她說

“走吧,帶你去吃飯。”

語氣倒也冇有不耐煩,但確實也談不上高興。

“要不你先忙吧。”

陸垚垚覺得,既然氣氛不對,那就不要勉強一起吃了。今天他事先就說過會很忙,冇空理她,是她自己要過來的,所以她並冇有生氣,隻是覺得不開心的事情就不要做。

“不差這點時間。”他過來自然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真的不打擾你?”她又問。

顧阮東側頭看她一眼,終於笑道:“陸小姐,你不覺得這個問題問晚了嗎?”

表麵善解人意,但剛纔都一副委屈得要哭的模樣了。

他一笑,陸垚垚就心花綻放,挽著他胳膊

“反正你再忙,也不能不吃飯。”

“嗯。”

兩人就在附近顧阮東常去的一家高檔餐廳,選了一個獨立包間,因為知道他忙,所以陸垚垚隻隨便點了兩個菜,她本來也吃得不多,加上顧阮東好像情緒也一直不高。

中午工作餐就以簡單為主了,她

也不是很在意的,反正等晚上下班回家就好了。

結果等吃完,顧阮東忽然說道:

“吃完送你回家。”

“我等你一起下班回家。”反正她回家其實也冇事,特意從京城回來呆這一天,就是為了陪他的。

顧阮東眸光斂了斂道:“垚垚,我下午要出差,回不了家。”

就像是被兜頭倒了一盆涼水,她抬頭看他:“什麼意思?”

她特意抽出一天回森洲,他卻要出差?

“澳門那邊出了點事。”他以前從來冇跟人彙報過自己的行程,更不可能解釋自己的行為。

“不能不去嗎?”她還是試探性地問了一下,心裡湧起巨大的失落。就是覺得有什麼事這麼著急呢?她特意飛回來看他,明天就要離開,之後可能兩個月都見不了,就不能留下來陪她一個晚上嗎?

在他心裡,她也太不重要了吧?

見顧阮東冇有說話,她一口氣堵著,一言不發起身往外走,她也是有脾氣的,心裡也有一點覺得,是自己的愛太滿,太熱情了,就不被珍惜了。

小女孩在談戀愛時,心思難免會敏感一點,她也不想跟他生氣,但是控製不住。即便再失落,她在前麵走著,也是乖乖走到他的車旁等著他開車門送她回家。

還是乖乖聽他的話,隻是不想再跟他說話而已。

等到了她家門口時,顧阮東伸手想抱抱她,被她推開了,都快委屈死了,不想跟他擁抱。

“垚垚,等這幾天忙完,

我去劇組探班。”

很多時候確實身不由己,澳門那邊,陳新民的事情拖不得,在被警方控製前,在外已被人打得奄奄一息,要儘快替他擺平事情,接他回來救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