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到了醫院,卻見他遲遲冇有下車。

郝姐把醫院和病房號發給他之後,纔想起,要跟陸垚垚說一聲。

陸垚垚一聽,心裡酸酸的,但是拒絕:“不準讓他進來,不想見他。”她這兩天都快傷心死了,最需要他時,給他打電話冇人接,她現在一點也不想見他。

“知道了。”

其實顧阮東現在想來也來不了,因為老爺子和陸闊都在。

即便醫生再強調有特護,不需要親屬看,但是老爺子和陸闊哪能真的把她一個人扔在醫院給彆人照顧,所以就在門外,像兩尊大神一樣挺著。

老爺子身體硬朗,坐一天都腰不酸腿不疼的,比年輕人體力還好。

郝姐和助理當然也陪在外邊,寸步不離。

冬天的京城到了下午6點,天已經全黑了。等到晚上9點多,陸垚垚已經睡著了,老爺子和陸闊就被郝姐勸回去了,反正她睡著了也冇事。陸闊昨晚就在醫院守了一夜,黑眼圈都出來了,確實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我在醫院守著,你們放心吧。”

郝姐送走老爺子和陸闊,看了看手機,有點奇怪,早上顧阮東打來的那通電話,好像是她的幻覺,一整天,都冇有再聯絡,也太沉得住氣了吧,一天都不露麵。

陸垚垚剛纔臨睡前,還千叮嚀萬囑咐,如果顧阮東來了,不準他進來,結果是她自作多情了,人家根本冇上來。

陸垚垚心裡有事加上傷口痛,睡得並不踏

實,而且不時聽著門外的動靜。哪裡會真的不想見他,就是有些傷心而已。睡到半夜才迷糊醒來,病房昏暗的光線裡,忽見床邊坐著一個黑影,自己的手被一雙冰涼的手握著,嚇了一跳,人清醒了。

“垚垚,是我!”顧阮東低聲說,聲音沙啞得不行。

“你怎麼進來的?”不想理他,但還是脫口而出地問,郝姐不可能讓他進來。

“窗戶爬進來的。”

她的病房在9樓!

一室寂靜,靜得陸垚垚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她不說話,默默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有點小脾氣。又傷心又委屈,從昨晚到今晚,她的身邊圍繞著那麼多關心她的人,唯獨最想見的他冇來。

“對不起。”顧阮東幽幽的聲音傳來,藉著昏暗的光線,伸手撫摸她的臉龐,很近的距離,他的手是冰涼的,連撥出的氣息都是冰涼的。

陸垚垚扭過臉不讓他碰,但是扭過臉之後,眼角的眼淚就一直流個不停,她從手術室出來之後就一滴眼淚也冇流了,可是看到顧阮東,就覺得委屈,想哭,控製不住。

顧阮東伸手把她攬進自己的懷裡,黑暗裡,低頭吻她的眼淚,吻她的唇,他的唇始終是冰涼的。

“對不起。”他低喃道歉,一遍又一遍。上午在飛機的顯示屏上看到新聞,心已經疼了一天,

一輩子從未跟人說過這三個字,隻對她說了。他的聲音很沙啞,像是從胸腔裡發出來,像

是受了比她更深的傷。

此時的病房裡,安靜得出奇,他不敢大動作,怕碰到她的傷,隻是俯身擦她的眼淚,吻她的眼和唇。

陸垚垚能感受到他的心疼和愧疚,從他來時,她的氣已經消了大半,隻剩下委屈了。

在顧阮東親她的額頭時,她的腦袋往旁邊偏了偏,拒絕道

“我兩天冇洗頭了,臭!”

任何時候,在他麵前還是要顧及形象的。

“不臭。”為了證明,他雙手捧著她的臉,特意在她頭髮上親了又親。

陸垚垚覺得自己真冇出息,之前再傷心,再大的怨氣,因他的一個吻就徹底煙消雲散,一點都不剩。

此時也哭夠了,隻好控訴道

“當時給你打電話,你不接。”

“是我的錯,以後保證手機不離身。”

他認錯態度這麼好,她詞窮了,隻好沉默不語。

“腳還疼不疼?”他問。

“疼!”她立即可憐兮兮地回答,很滿意看到他心疼的表情。

他牽著她的手陷入沉默之中,他的手到現在都是冰涼的,冇有一點溫度,想了想,她又說

“其實已經不怎麼疼了。”

他握緊她的手,放在嘴邊親著:“嗯,你好好睡覺,我在這邊陪著你。”

“你上來抱我睡。”病床足夠大。

他搖頭拒絕:“等好了。”

主要是怕碰到她傷口,很剋製的,否則現在隻想好好抱著她。

有他在身邊,陸垚垚很快就睡著了,睡得很安穩,連腳痛的感覺都減輕了不少。

顧阮

東一直握著她的手放在唇邊摩挲著,今天下午,他在車內坐了一個下午,想起很多以前的事。

在很小的時候,她因為他而頭破血流,那時,她一邊哭著問他她會不會死,一邊還不忘問他,哥哥也受傷了疼不疼?

他從小就跟大院外的孩子打架,身上永遠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但是從冇有人問過他疼不疼,連他父母都不曾問過,隻會怨他為什麼又去打架?如果被人告狀上門,還會被父母再揍一次。

隻有她,很小很軟萌的一隻,會問他疼不疼,會在大人怨他時,替他說不是哥哥的錯。大院裡,陸家禁止她跟他來往,或許她自己已經不記得了,她會在他每次打得渾身是傷回家時,偷偷遞給他一根棒棒糖,跟他說:哥哥吃糖就不疼。

年少時的情誼最珍貴,雖然後來,他家出事搬走後斷了聯絡,他在這個社會摸爬打滾,看過無數黑暗的人性,見過無數肮臟的勾當,甚至他自己也深陷其中,但心底永遠有一份乾淨、純粹的溫暖在時刻提醒著他,他不是那麼糟糕的人。

很微小的這一份信念,讓他無數次麵對誘惑,或者無數次麵對分叉口的選擇時,不至於走得太歪。她於他而言,不是救贖,而是指路燈,在她不知道的時候,有人因為她而一直努力在往正道上走。

顧阮東不是一個喜歡把感情掛在嘴邊的人,他的行動遠勝於語言;他也不是一個

會去想這些,或者分析自己內心的人,隻是下午,坐在車內,想起過往的種種,會有一些無力感。她太富有了,不缺錢,更不缺愛。小時候因他而受傷,身邊圍著一群人,抱的抱,安慰的安慰,處理傷口的處理傷口,他隻能當個局外人。

而這次同樣如此,她受傷,陸家能第一時間調動最好的資源,給予最好的護理,而他,依然什麼也做不了,也不需要他做,依然是個局外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