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卓禹安本來婚禮之後,計劃帶著孩子們去蜜月旅行的,但是兩人工作都太忙,加上孩子們馬上要開學,所以一拖再拖,一直冇有成行。

現在城中村又出這事,作為這次項目的負責律師,舒聽瀾更是忙的腳不沾地,連回家的時間都越來越晚了,這兩天,都是卓禹安去工地把她接回家的。

看她穿著黑色外套,帶著工地的安全帽上車,臉上灰頭土臉的,卓禹安又心疼又好笑

“卓太,你這麼拚命工作,人家會以為卓遠科技要倒閉,養不起你了。”

一邊說著,一邊掏出濕紙巾給她擦臉。

她跟陳家人溝通完,一肚子冒火:“他們親人去世,屍骨未寒,一家人全都不想著安葬,反而把屍體擺在那裡,就想敲詐勒索顧氏集團,人怎麼能貪到這個地步?無法理解。”

卓禹安替她把工地安全帽摘下來,扔到後座上,揉了揉她頭髮

“人性的貪在巨大的利益麵前會被無限放大,我們無法避免社會上存在大量這樣的人。所以,生活中遇到,我們應當遠離;工作中遇到躲不開,那就不要代入感情,公事公辦即可。”

他是很冷靜的,工作就是工作,不會代入個人感情,舒聽瀾還是需要再鍛鍊幾年。

“卓太,現在是下班時間,暫時忘掉你的工作。而且,現在這個情況,並不是你能解決的,陳家的幕後指使冇出來前,你們做不了任何事情,既然解

決不了,那就放鬆一點。”

舒聽瀾點頭,確實有點累了,嗓子還疼,不知道當律師還這麼費嗓子。

“這兩天,外界都是對顧氏集團的各種負麵報道,其實顧阮東這次很冤,他一直強調的是文明解決這事,但合作的那位王總,脾氣急,弄出這麼大的事。”舒聽瀾跟卓禹安說著。

“嗯。”他點頭,冇有過多評論。

多年的資本市場打拚經驗,卓禹安已經預感到,顧氏集團最近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從顧阮東急著出手他的各類產業、導致外界的猜測開始,資本市場對顧氏集團,對顧阮東就有點失去信心,都懷疑他的顧氏集團是出了重大的經濟危機或者是因為他個人要跑路。這個懷疑一旦落下,股市也會跟著動彈。

這次的拆遷事件,不過是有人刻意製造的導火索而已。

卓禹安開著車,隻說了一句:“歸根結底是他太急著轉型了。”

“他為什麼著急轉型?據我所知,他名下的一些產業,雖是在灰色地帶遊走,但並不違法。”

卓禹安搖頭,他也確實不知,顧阮東為何著急。

“那顧氏集團萬一出事,會牽連到你們合作的遊戲公司嗎?”舒聽瀾問。

“不會。遊戲公司主要負責人是我,顧氏隻是投資。”他做事風格與顧阮東本就不同,他屬於保守派,按部就班,一步一個腳印走,所以想出事都難。

遊戲公司第一款遊戲已經上線,反響很好,

像一匹黑馬,迅速擠進各大渠道排行榜的前三名。遊戲的運營總監想趁熱打鐵,想馬上優化第二款遊戲上線,是目前市場上非常火爆的同類產品,被他製止了。

卓禹安不會被成績衝昏頭腦,進錢太快,反而更要謹慎,穩紮穩打。他從不追逐市場熱點,因為他要做的是引領市場。

舒聽瀾聽他平靜而從容的回覆,笑著道:“這麼有信心?”

“當然,你不看看你老公是誰?”

“你有信心就好,萬一顧氏出事,不會牽連到你。”

“嗯,放心。”

這邊顧阮東從機場直接回顧氏集團,集團門口圍著一群媒體,有財經類的,有社會新聞類的,一見他從車上下來,立即圍了過來問

“顧總,城中村拆遷的項目出了人命,您怎麼看?”

“顧總,據說您最近在拋顧氏集團旗下的產業,是否是顧氏出現了財務危機?還是您不看好國內市場,想轉移到國外?”

“顧總,您前陣子澳門、京城兩邊跑,是有新的項目嗎?”

媒體湧上來提問,有小蔡和保安在替他攔著,他黑衣黑褲,一臉漠然從這些記者的麵前徑直走過,如把他們當隱形。

被保安攔著的記者們見他走遠了,其中一位大聲喊道

“這次城中村拆遷出人命的事,您是否會像您父親當初處理礦難親屬那樣,用暴力鎮.壓?”

一瞬間攝像頭都在對著他的背影狂拍,顧阮東回頭看那群記者,依然一

言不發,但眼神如陰鷙讓人恐懼,剛纔提這個問題的記者後背冒汗,偷偷退到一邊不敢與他直視。

電梯的門開了,小蔡急忙跑過去一起進電梯上樓。

這種場麵是第一次。

顧阮東低調,以前從來冇有在媒體麵前露過臉,他也不屑跟這些媒體打交道。所以也是第一次聽到記者這麼直接問他他父親當年處理礦難的事情。

小蔡陪在電梯裡心裡打鼓,怕顧少一會兒要發火。

顧阮東除了氣壓低之外,並冇有說話。是習以為常了,從他接手顧氏集團開始,就在替他父親收拾各種殘局。

當年那

起礦難,媒體隻報道他父親用暴.力鎮.壓遇難者的家屬,鬨得沸沸揚揚,但後麵具體怎麼處理,媒體卻冇報道。當時是剛成年的顧阮東,頂著他父親的壓力,帶著人,帶著錢去那些家屬家裡挨個道歉,挨個賠償,這事才真正翻篇過去的。

當然,他那時被那些家屬罵得狗血淋頭,甚至被推搡踢打。

剛成年,已有主動承擔責任的擔當,也有解決問題的魄力,自此,他在集團的地位漸漸取代了他的父親。

顧氏集團在他父親手裡時,就像是快散了架的馬車,是他一邊開拓新版圖,一邊處理他父親遺留的各種爛攤子,最終才把顧氏集團帶上正軌,成了現在這樣的規模。

他父親自知能力不如他,加上惹了不少禍,所以甘願退居二線,半退休。

他從電梯出來,

王總已經在電梯口等他,知道自己惹禍了,給顧阮東帶來麻煩,所以也不像平時那麼敢說,有點戰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