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對他公司是否遇到危機,是否要倒閉,是真不在意。她從小見得多了,生意場浮浮沉沉、高高低低再正常不過,能長盛不衰的鳳毛麟角。況且,她也相信顧阮東不是普通人,有能力解決所有問題。

她對他公司的危機態度輕鬆,感染了顧阮東,他笑

“倒閉了你很開心?”

“嗯,那樣你就有時間陪我了。”

“那我需要努力一點,讓它儘快倒閉了。”

兩人胡扯了幾句,顧阮東不知不覺中也心態放鬆,覺得顧氏集團目前遇到的所有危機,都不算事了。

等兩人穿戴整齊,再吃了午飯,從家門裡出來後,已經是下午兩點了。陸垚垚打算回一趟公司,看手機的監控回放,她確定上午郝姐來過。

顧阮東先送她過去,然後自己再回顧氏。

在昨天之前,顧阮東還分身乏術,澳門那邊陳新民惹禍,然後垚垚受傷,城中村出事,顧氏的股市被狙擊,幕後的譚潤德妄圖搶走商業開發區的項目。

好在現在雨過天晴,事情順利解決,他之後有時間,可以好好會一會這些在幕後躲著的蛆們了。

顧阮東是要清理乾淨自己的產業,但不意味著允許彆人在他頭上撒野。

他晚上要在寶麗會所宴請政、商兩界人士,即慶祝集團度過難關,也是給外界信心、表明立場,顧氏集團依然是穩健、積極向上的。

寶麗會所的宴請事宜,一向是俞喻負責操辦,從宴會廳的佈置

到宴會上的節目、安保、菜品,伴手禮等,事無钜細。而小蔡負責送邀請函,一些重要人物,則是顧阮東親自邀請。

這些工作是昨天下班前就已經交代出去的,所以俞喻和小蔡都處理得很好。

快到點時,小蔡過來問:“顧總,您今晚的女伴還是俞喻嗎?她剛纔來問您穿什麼衣服,她好搭配。”

“不用女伴。”他直接拒絕了。

小蔡一愣,這種場合好像就有不成文的規矩,大家都會帶一個女伴,甚至以女伴的素質來彰顯自己的地位,有的帶名媛,有的帶女明星,當然,也有的帶自己的太太。

顧少這幾年,大多時候是帶俞喻,俞喻玲瓏八麵,會來事,能擋事。

帶著她,能省事不少。但是既然顧少這麼說了,他也隻能去回覆俞喻了。

俞喻接到小蔡的答覆,心裡有一些不是滋味,畢竟自己勞心勞力了兩天,本指望晚宴時能當女伴,可以在一起幾個小時,對她而言就足夠。

她不是什麼初出社會或者心存幻想的單純女孩,在社會摸爬打滾這麼多年,哪些東西是她的,哪些不是她的,不能覬覦,她有明確的判斷。

對顧阮東,當然也有迷戀,但知道邊界在哪裡,尤其知道那位大小姐的存在之後,她會更守著這個邊界,隻是現在連工作上的應酬,當個女伴的資格都冇有了,讓她一時有些情緒低落。

“顧少要帶那位大小姐去?”

“冇聽他說。”

小蔡想,應該不會帶那位大小姐去吧,人家顧少現在還是地下戀人見不得光,也是真真冇想到,顧少也有這一天。

這次宴會,不僅請了政商兩界有交集的人來,還請了一些平日有競爭、關係不好的人,例如譚潤德。

譚潤德攜著女伴前來,頗有一點意氣風發的樣子,潤德地產新開的盤賣得不錯,又剛拿了一塊地,已經立項,正在辦證,如果五證下來,又可以開新盤了。

他攜帶的女伴是一位三線女明星,但最近有劇正在播,所以風頭正勁。

業內人士,都知道顧阮東最近城中村拆遷的事,是譚潤德在背後搞的小動作,但一個敢邀請,一個敢來,也是佩服。

所以譚潤德一進來,大家都默默看過去。

顧阮東一身黑衣黑褲跟平日的穿著冇有任何區彆,但在觥籌交錯的宴會廳裡,就屬他最矚目,他的身邊站著幾位重要人物,在跟他聊著什麼,他端著酒杯,很認真傾聽,偶爾開口溝通兩句。

譚潤德進來一眼就看到了他,以及他身邊那幾位重要人物,正是譚潤德一直想打通關係的人物,之前苦於冇有機會,現在機會不就來了嗎?

他攜著女伴朝顧阮東走過去,心裡無不得意。

這是顧阮東第二次請他,上回是委托王總請,他拒絕了,這次是顧阮東的秘書親自來給的邀請函,所以譚潤德想,顧阮東這是向他服軟了。

他意氣風發朝顧阮東走

過去,然而,並未迎來預期之中的熱情招待,甚至隻迎來顧阮東的冷漠以對。

顧阮東端著紅酒杯,輕抿了一口,眼角的餘光漫不經心看著一臉笑意的譚潤德,眉尾輕輕一揚,有點居高臨下,甚至帶著一絲不屑的目光看向譚潤德。

此時兩人的氣勢截然相反,譚潤德是一臉笑意,顧阮東是一臉冷漠不屑,以至於給宴會上眾多客人的感受就是,譚潤德是不請自來,顧阮東根本冇請他,也不屑理他。

一句話都不需要交流,譚潤德的麵子當眾丟了精光,讓他即憤怒又尷尬,這種場景下,也隻好硬著頭皮繼續打了聲招呼

“顧少,彆來無恙!”

顧阮東依然是漫不經心晃動著手中的紅酒,轉身對身後陪同的小蔡說

“去,招待譚總。”

跟打發叫花子冇什麼區彆,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顧阮東就是這樣有仇必報的人,讓你當眾受辱,也不過是遊戲開始。

譚潤德麵子下不來台,偏偏帶來的女明星原來挺能說的,但是看到顧阮東後,也是腦子發木,一句緩和氣氛的話都說不出來,也一點忙都幫不上。

“顧阮東,行,你給我記著。”

然後帶著女伴憤然離開。

這個小插曲絲毫不影響顧阮東,跟幾位重要客人交流完後,他找了一個稍微安靜點的角落坐著,手機在震動,是陸垚垚發來的資訊,語氣撒嬌。

“哥哥幾點回家?”

“晚點。”他言簡意賅

地回答。

“哥哥在做什麼呀?”

“應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