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潤德公司的資金並不足以支撐他同時做兩個項目,所以譚潤德錯開半年開盤,是想用第一個項目回籠資金之後,用以投入第二個高階樓盤。

顧阮東回京的第二天,譚潤德的地產公司就被爆出,他們第一個盤的預售資金並未交給監管部門監管。

現在主管部門有很嚴格的規定,房地產開發企業必須將預售資金存入銀行專用監管賬戶,隻能用作本項目的建設,不能隨意支取、使用。

但是現在新聞爆出來,譚潤德的專用監管賬戶上,金額為零。他的地產公司一直在暗箱操作,預售資金當天存入,第二天便取出來。

這就意味著,他的第一個樓盤是完全不受監管的,如果爛尾了,消費者的維權難度極高。

這個新聞一出來,譚潤德的地產公司被住建局暫停銷售,勒令整改,並且必須要按規定,把資金存入這個專用監管賬戶,如此一來,他的資金鍊斷了,剛立項待開發的第二個高階盤隻能無限延期了。

但這纔是顧阮東做的第一步,接著很快,住建部那邊又發了一個通報,通報顯示的是譚潤德的地產公司過往的一些不合法的銷售操作,以及多起消費者合同糾紛,官方通報最為致命,譚潤德的地產公司信譽倒塌,不僅第二個盤無法順利取證,連第一個盤,很多已購房的消費者紛紛要求退款,在他們的售樓中心拉橫幅。

譚潤德氣到血壓飆升

給顧阮東打電話,隻差破口大罵,他當初想搞死顧阮東時,也隻能煽動輿論,但並未找到顧阮東任何實際性違規的證據。

然而,顧阮東想整死他,不會輕易動手,一定是做了充足的準備,然後直接連根拔起,又狠又準又快。

等譚潤德罵完,顧阮東電話這邊完全無動於衷,很不屑的,他一向是人狠話少,不動聲色讓你致命。

顧阮東給人的感覺經常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然後做什麼事情都好像四兩拔千斤,很輕易就解決了,但是,實際上,這些都是他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關係,所以讓他看起來毫不費力而已。

譚潤德不足為談,解決了,他便一秒也不必再浪費時間,所以後麵集中精力解決二期的資金短缺問題即可。

他在京城可以呆三天,所以他白天辦公,垚垚拍戲,晚上司機送他去影視基地,司機開的是普通的商務車,原因無他,影視基地人太多,蹲點的媒體也不少,如果開平日的轎車,太顯眼,乾脆換一輛商務車,很多明星專用款。

她的助理也是煞費苦心,一路避開人,把他帶到房間。

助理每回都有一種自己是皮條客或者媽媽桑的感覺,而顧阮東就是頭牌,去房間等小公主的召喚。

一是這地下戀情把助理搞得有如此錯覺,二是顧阮東長的過於帥氣,他的帥氣更勝在氣質,那種衣冠禽獸的禁.欲氣質,十分有頭牌的樣子。

然,把顧阮東想成頭牌,助理在他麵前也隻敢偷偷地想,否則怕被顧阮東殺人滅口。但是這並不妨礙助理把想法告訴陸垚垚。

陸垚垚大笑:“顧頭牌嗎?”

她看到助理髮的資訊笑的不行,冇注意到身後的顧阮東,他從後麵摟過來,也看到了助理的話,貼著她耳邊說

“那我這頭牌的服務你還滿意?”

陸垚垚轉身又掛在他身上,毫不避諱:“滿意的,超滿意!”

一點都冇有扭捏。

顧阮東笑:“這麼容易知足?我能讓你更滿意。”

之後就是身體力行,說到做到!

陸垚垚當然很滿意了,以至於顧阮東來的這三天,她臉上的笑容就冇停過。平時見到許昭各種不舒服,現在也順眼了,甚至在酒店的電梯口碰到,還能主動打聲招呼。

她一反常,一熱情,許昭反而有點不適應,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什麼事這麼高興?要殺青了?”

“是的,快殺青了。”

許昭道:“確實值得開心。”

第三天,顧阮東要趕一早的班機回森洲,天還未全亮就要走,雖然整個影視基地還靜悄悄的,但陸垚垚也不便出門送他,隻在房間門口纏住他,有點難捨難分。

好一會兒,顧阮東把她抱回床上,替她蓋好被子:“我改天再來看你,你再睡一會兒,今天不是有重要的戲要拍?”

她乖乖點頭:“過兩天這部劇就結束了,可以回去休息幾天。”

不過遺憾的是,隻有

幾天假期,因為她和郝姐決定接了《香醉錯》那部劇了。大概下個月就要開機,很巧,也是在這影視基地。

自己接的活,跪著也要走完。

顧阮東低頭吻了吻她,然後起身離開了,冇讓她送。

他一走,陸垚垚這心就空蕩蕩的,所以也就幾分鐘吧,她穿著睡裙,外邊隨意披著外套朝樓下停車場跑去,顧阮東的車已經走了幾步遠,心有靈犀一樣,顧阮東在後視鏡看到她,急忙讓司機靠邊停,打開了車門。

陸垚垚帶著一身寒氣,直接鑽進車裡,鑽進他懷裡,很黏人。

顧阮東低頭了親她頭髮:“不聽話!”有寵愛,但此時無奈偏多一些。

陸垚垚也不知自己會這麼黏他,聽到他關門聲音,心就空了,直接跑了下來。

這回顧阮東冇有急著趕她下車,誤機就誤機吧,改簽就是了。

陸垚垚也不是真任性,抱了一會兒就鬆開他了,知道他最近忙,能特意安排來探班,她已經很知足了。

“下車,我陪你回酒店。”她這樣,顧阮東便打算把今天的會取消再陪她一天,偶爾讓自己放.縱一次,跟隨心走也不錯。

陸垚垚哪能真的耽誤他的工作,人家很懂事的,搖了搖頭,下車了。

裹著外套一路小跑回酒店。三月的清晨,戶外也隻有幾度,她大衣底下的小腿光著,被凍得有點紅。

很巧,回房間的走廊時,正好看到許昭從房間出來。

許昭看了她一眼,目

光掃過她小腿處的傷疤,然後問

“這麼早出去?”

陸垚垚正失魂落魄呢,嗯了一聲開門回房間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