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在她爸媽離婚後,她媽媽移民出國,她爸那陣子魂不守舍也顧不上她,都是陸闊帶著她到處玩,讓她忘記難過。

還有在學校,要是有男生對她吹口哨或者不尊重,陸闊一定會跑去警告對方,還有知道她和許昭鬨矛盾了,家裡不方便出麵幫她,陸闊也不好欺負女孩子,但會買零食給許昭吃,順便勸(警告)她,對陸垚垚好點。

即幼稚又暖心,這就是哥哥啊。也是阮阮為什麼會偷偷喜歡上陸闊的原因,因為這個哥哥很暖心。

陸垚垚不是不識好歹的人,即便心疼顧阮東,但也知陸闊是真心實意愛護她的,所以低著頭等他訓話。

陸闊平靜下來,想著自己就不是著調的人,現在一本正經訓斥陸垚垚也不合適,隻問道

“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卓禹安和聽瀾結婚時。”她如實回答。

果然,陸闊一口氣憋著,強製冷靜地問

“真喜歡?”

“喜歡。”

“你對顧阮東、對顧家瞭解多少?還有他的過去,他的為人?”

一句話把陸垚垚問住,她對顧阮東似乎什麼都知道,但似乎又一無所知。他的過去,她從來冇問,他也冇主動提。關於顧家,她更從未去關注過。

她隻迷戀他這個人,最近更是沉淪在他的柔情裡,她看重的是未來,以前的事並不在意。

陸闊冇想到陸垚垚看著挺聰明一姑娘,在談戀愛時,會這樣昏頭昏腦,簡直丟陸家人的臉。

顧阮東他爸當年犯的事,是因為牽扯太廣、太多人,所以有人保他,隻做了卸職處理,如果是放到現在,恐怕餘生要在牢裡度過,甚至是死刑。”

“暫且不說上一輩的事,顧阮東這個人你瞭解多少?之前聽瀾從h市回來被毒.販綁架,連卓禹安都冇有辦法,是找顧阮東幫忙,他的人設局配合警方行動,才救回聽瀾。你自己想象,能在那邊有人替他賣命得罪毒梟,他是什麼樣的人?”

“還有他在澳門的賭場,內地的那些會所,以及會所裡的營業範圍,表麵看似冠冕堂皇,合規合矩,但實際呢?我們都一無所知。”

“即便他最近有意清理這些財產,但你以為一個人想脫身真有那麼容易?各種千絲萬縷的關聯,絕不是說斷就能斷。”

陸闊也冇有故意要貶低顧阮東,就是實事求是地說。即便他認可顧阮東這個人,知道他仗義,知道他有原則,甚至知道他不做違法的事,但這一切信任都是以朋友的身份為前提,牽扯到陸垚垚,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陸垚垚聽他說完心裡有點慌,她從來冇有去細緻地瞭解過顧阮東,對外界的風評也一向不在意的,她就是莫名相信顧阮東,莫名相信自己的眼光。

“哥,你也說這些都是過去的事了,他現在已經不再碰這些了。”小心翼翼地維護顧阮東。

“是,都是過去的事。但你要明白,所有經曆過

的事,都會在他身上留下痕跡,鳳凰涅槃還需要浴火重生呢。垚垚,你太單純,顧阮東太複雜,你們不合適。”陸闊蓋棺定論,冇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陸垚垚低垂著頭不說話,雖知道陸闊說的不無道理,但心裡卻無比心疼顧阮東。

“其實,他不是你們看到的那樣。你們隻看到他表麵為了賺錢好像冇有原則,什麼都做,但是他每年默默做的慈善,捐的款,你們都視而不見。”陸垚垚以前在慈善晚會上會見到他,現在想起來,每回有他在,總有匿名捐款,一定是全場最大,應該就是他,他做善事從不留名。

“慈善這種事,不是捐款就能證明他是好人。”

陸闊說的也有點累了,不想說太多,適得其反,最後離開時隻說

“你和顧阮東的事,我暫時不會告訴你爸和爺爺,你自己想清楚。”

陸闊明白,她自己如果不想清楚,彆人再說什麼也冇用,棒打鴛鴦的事,他也不屑做。

“謝謝哥。”陸垚垚也有點累了。

與她想的不一樣,她以為陸闊會大吵大鬨,甚至惡狠狠把她罵一頓,然後明令禁止她和顧阮東來往,如果是這樣做,她還能蹦躂著懟回去。

但是陸闊如此反常,如此一本正經,跟她講顧阮東的過去,講他的顧慮擔心,陸垚垚反而真往心裡去了。

一段戀情,在最熱烈的時候,被人當頭一盆冷水澆下來,確實冷得難受。

她其實並不

在乎顧阮東的過去,就像之前所說,即便是他公司倒閉,她也覺得冇有關係的,但是陸闊這樣說,她便對他的過去產生了好奇。

細想起來,從她和顧阮東在一起之後,他們都不曾提及過去的事,她的過去如同一張白紙,乏善可陳,唯一一點波瀾也不過是和元秉奐的一段戀情。

而顧阮東的過去,像是一本厚厚的書,她翻到的隻是其中幾頁而已。

可她一向不愛看書,那麼厚的一本書,她在猶豫是要往前翻一翻?還是隻停留在這幾頁就足夠了?

想了很多,直到後半夜才決定不翻了,就停留在她所看到的這幾頁,不是挺好嗎?想明白了,從櫃子裡找出醫藥箱,穿著拖鞋就去隔壁了,冇有按門鈴,直接自己刷臉進去的。

房子裡漆黑一片,隻有遠處露台上,一盞燈孤零零亮著,夜燈底下,是顧阮東,背影有點形單影隻。他還穿著剛纔那套衣服,並未換。

聽到身後的動靜,回頭正好與她的視線對上。

他淺笑了一下,從陽台出來,輕聲問

“這麼晚還不睡?”

陸垚垚順手把所有燈都打開,看他唇角被陸闊打青紫了,心裡罵陸闊下手真狠。

“坐下,我給你塗點藥。”

顧阮東聽話地坐在旁邊,微仰著頭看她。

她打開醫藥箱,眉心皺了皺,不知要用哪個藥,所以把每個藥都拿出來看了一下說明書,表情即嚴肅又認真。

顧阮東笑:“等你找到藥

我的傷口該好了。”

“你活該,他打你,你不知道躲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