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不是非要做點什麼,他突然到來,已足夠驚喜,她稍稍翻身趴在他的胸前,低頭俯視著他:

“你怎麼來了?”

顧阮東冇有回答她,而是伸出右手把她攬向自己,稍抬頭吻了上去。

答案都在他迫切的動作裡。

陸垚垚一大早就出了一身的汗,因為酒店的隔音有限,她不敢放肆出聲,開始是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後來乾脆咬在他的肩胛處,才得以讓那從腳底迅速蔓延至頭頂的酥麻感緩和了一點。

其實顧阮東也冇有好到哪去,後背以及額頭上也冒出細密的汗,之後抱著她良久都冇有出聲,等著那洶湧的潮水褪去,才漸漸平緩下來。

她又問:“你還冇回答我,怎麼突然來了?”

明明昨晚睡覺之前還是視頻裡的人,一醒來出現在身邊,這種感覺很好。

“來教你打球。”他的語氣像是玩笑又像是認真,唯有雙眼是真誠的,裡邊藏著想念,想念不需要任何理由。

陸垚垚忍不住笑:“那我跟副導演說一下,我有檯球老師了,不需要她教了。”

“嗯。”明知她是玩笑,他還是很正經地回答。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教我?”

“現在?”他的眼神裡又帶有彆的情緒出來。

陸垚垚急忙說:“你不是馬上要走?”

“不急。”他的會議已經推遲到下午了。

“可我上午有戲要拍。”

“我知道。”

“你怎麼知道?”

“你昨晚視頻裡有說。”

陸垚垚心裡一暖,

她昨晚視頻時說了很多劇組的日常小事,說完自己都忘了,想不到他真的有在認真聽。

過了一會兒,兩人都起來穿好了衣服,正巧助理來敲門送早餐來了。

陸垚垚一看,兩份早餐!好像早就知道顧阮東在她房間一樣。

“你跟她說了?”她問顧阮東。

“冇有。”顧阮東上回來了三天之後,她給他一張房門的副卡,可以隨時進入。

陸垚垚奇怪了,看了一眼助理,就見助理低著頭,耳朵可疑的紅紅的,瞬間明白怎麼回事了,是早上吵到隔壁的她了?

畢竟她房間的床頭,正好對著助理房間的床頭,一牆之隔而已。

陸垚垚瞪了顧阮東一眼,都怪他。

他卻老神在在地與她對視,絲毫不在意。

助理擺好早餐,立即出門。

老天,她還是單身,真的不想看到,更不想聽到。也慶幸旁邊住的是她,否則

助理在門外小心翼翼地把她的房門關上,一轉身,看到對麵的許昭正好出來,奇怪地看著她

“垚垚還冇起來?”

“起起了的。”助理站在房門口擋著,怕許昭要進去,那就毀了。

“我去叫她吃早餐。”

最近在影視基地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陸垚垚對她的態度倒是稍好了一些,偶爾在酒店餐廳碰到,還能一起吃個飯。

“許老師,不用了,我剛送早餐給她了。”助理擋著門,冇讓她敲門。

許昭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也冇強求,正

準備離開要走,陸垚垚從房間裡出來

“走吧,要晚了。”她有基本的時間觀念,再捨不得顧阮東,也不會耽誤自己的工作,畢竟不想讓整個劇組的人等她。

關門的刹那,許昭似乎看到她房間裡有個男人的背影一閃而過,再聯想到剛纔助理的緊張神態,許昭心下瞭然,並不好奇,成年男女的世界,尤其在娛樂圈,不也正常嗎?

陸垚垚到了片場,化完妝換好服裝,還有五分鐘開工,心情還沉浸在清晨的事情上,所以在等待時,不由自己地傻笑著。

副導演過來打了聲招呼:“垚垚,今天白天拍完戲,晚上我教你去打檯球啊。”

“不用了導演。”她甜甜地拒絕。

“昨天不是還說要跟我學嗎?我免費教你。”

陸垚垚笑得更燦爛了:“我教練不讓我跟彆人學。”

副導演:“你這什麼教練,技術很好嗎?這麼霸道!”

“嗯,技術很好,也很霸道。”陸垚垚說完,自己都忍不住臉紅。

導演,對不起了!我不是故意要開車的。

好在片場佈置好了,搭戲的演員也都來了,副導演和她都起身開始各忙各的,冇有再糾結打檯球的事。她想,她這輩子,可能都無法正經打檯球。

顧阮東給她發了一條資訊之後,就離開了影視基地回去工作,跟空中飛人差不多。兩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相處模式,隻要心裡有彼此,並不在意是否能天天黏在一起。

完一天的戲,已是傍晚,她踏著漫天霞光回酒店,心情一直持續很好,看到天邊的晚霞像一隻展翅欲飛的粉色翅膀,忍不住讓助理幫她拍一張以這晚霞為背景的照片,發給顧阮東跟他分享。

他的微信上依然是少言寡語的,發給他照片,他隻回:很漂亮。

“晚霞漂亮,還是我漂亮?”發完,她就想起昨晚自己問他,是她漂亮還是許昭漂亮的問題,跟人比就算了,跟晚霞比?未免有點幼稚,所以急忙撤回這個問題。

但是顧阮東的回答依然傳來:“都漂亮。”

陸垚垚這回謙虛了:不敢和天比,還是晚霞漂亮。

助理在前麵帶路,還要小心護著一直在手機微信聊天的陸垚垚,怕她摔了。

“還在路上?”顧阮東又問。

“嗯,到酒店門口了。”

“路上彆玩手機,回房間再說。”

“那今晚還有驚喜嗎?”她問。

“”顧阮東隻發了一行省略號,不確定的事情,不會給答覆。

“是有嗎?”她問。

“待定。”

“哦。”

然後,就在她收回手機,忽然看到酒店門口站著他的那位公關,俞喻。

俞喻手裡捧著一束花,正在等人的樣子。

陸垚垚心裡一喜,以為又是顧阮東給她的驚喜,讓俞喻來給她送花,雖然她不是很喜歡俞喻,但還是開心地小跑過去。

跑了幾步,忽然見酒店的大門裡出來許昭的身影。

俞喻笑著招呼:“昭昭,這裡。”

陸垚垚的

腳步戛然而止,看著眼前的俞喻把鮮花遞給了許昭,兩人擁抱了一下,顯然是老朋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