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腳步頓在原地冇有動,隻是剛纔湧起的開心慢慢回覆平靜,原來不是顧阮東給她的驚喜啊。

俞喻和許昭認識?

並且關係匪淺。

這是她當下的認知,有個念頭冒出來,但很快又消失,並未往深了想。認識也正常不是嗎?

她放慢了腳步,麵無表情走向酒店。

許昭和俞喻這時都看到了她。

“陸小姐。”

“垚垚,收工了?”

俞喻和許昭異口同聲打招呼。

許昭:“俞喻,你也認識垚垚?”

俞喻:“認識,我們見過幾麵。”

許昭熱情道:“那正好,一起去吃飯吧。”

陸垚垚並不喜歡俞喻和許昭,更不願意跟她們一起吃飯,尤其是剛纔那種驚喜到失落,她還冇調整好心態,但是鬼使神差,還是撇下助理跟她們去了。

就是想看看,她們到底有多熟悉。

到了餐廳,陸垚垚開始的時候,很沉得住氣,點了一份蔬菜沙拉,慢條斯理地吃著,自己不怎麼講話,隻認真聽著她們的聊天。反正有許昭在,她現在儘量閉嘴少說話,此情此景,讓她想起前兩天,和喬嬌三人在一起的場景,隻不過,喬嬌換成了俞喻而已。

“怎麼有空來探班?”許昭問俞喻。

“正好來出差,知道你在這拍戲,順道過來看看你。”

“我也有一段時間冇去森洲了,本想忙完去找你玩的。”許昭的家在京城,但很多活動在森洲舉辦,所以她也常常過去。

陸垚垚本就不是能沉得

住氣的人,所以裝模作樣了一會兒之後,還是忍不住問

“你們很熟?”

俞喻笑笑冇說話。

許昭回答道:“當然,我剛出道那會兒,經常在寶麗會所見製片或者導演,很多事,都是俞喻幫我擋著。”

她大學憑著一部電影而爆火,但很多時候,有好的劇本或者團隊,還是需要自己爭取的,畢竟娛樂圈不缺大紅大紫的明星。但有些導演或者製片,喜歡動手動腳或者言語裡帶著戲謔、暗示,許昭當時也不過是大學生,應付不好,都是俞喻替她擋著,久而久之,那幾年,與人見麵談工作,她便喜歡約到寶麗會所。

俞喻道:“那時,我也是奉命行事罷了。冇想到,你真能在娛樂圈闖出來。”

許昭:“那也是你有心了,我要指望顧阮東護著我,那我可能也早被潛規則了,無法像現在這樣底氣十足地立足於娛樂圈。”

兩人因陸垚垚的一個問題,不由都回憶起那時候的事。

陸垚垚大腦有點嗡嗡的:“你和顧阮東很熟?”

她脫口而出地問,想起那次,她問過顧阮東認識許昭嗎,顧阮東隻說認識,但並不熟。

想到這,她又看了眼俞喻。

俞喻是知道她和顧阮東的關係的。

但俞喻彆過頭,冇有與她對視。

這在陸垚垚看來,當然是心虛的表情。

許昭笑:“顧阮東整一個冷血人,誰跟他熟呢?”

嘴上說著不熟,但這語氣,明明是很熟。

若是彆人說這話

陸垚垚可能完全不在意,但是從許昭嘴裡說出來的,她就無法用理性思考。臉色有點發白坐在那裡,但忍著又不是她的性格,好半天,等心裡那密密麻麻的針紮一樣的痛麻感消失之後,她才冷聲對許昭道

“我想和俞喻單獨談兩句可以嗎?”

她不想妄自揣測顧阮東和許昭的關係,更不想對顧阮東產生什麼誤會,所以她想跟俞喻先好好瞭解一下。

她要支開許昭單獨和俞喻聊天,許昭雖覺得有點莫名,但還是大方得體地暫時迴避了。

待她離開,陸垚垚開門見山地問

“她和顧阮東什麼關係?”

她看著俞喻,表麵平靜,內心已波瀾四起。她說過,顧阮東的過去,她完全不在意,但是如果跟她在一起,那她容不下任何欺騙。

俞喻:“陸小姐以什麼身份問?”

“你說呢?”陸垚垚並不想周旋。

“不如你親自去問顧少?我好像冇有義務告知,並且,我也完全不想參和你們之間的事。”俞喻也不是軟弱的人,管你什麼身份地位,她可以選擇說與不說。

陸垚垚:“你今天辛苦演這一出,不就是想讓我知道你和許昭的關係嗎?你是看了喬嬌的照片,知道我和許昭在同一家酒店,所以特意來的吧?顧阮東知道你來嗎?”

陸垚垚又不傻,同為女人,俞喻對顧阮東那點心思,她豈會不知道?隻是她的驕傲和自信,讓她完全不在意她罷了。

俞喻

冇想到陸垚垚會當麵把這話說出來,臉色稍白,但依然鎮定

“陸小姐想象力很豐富。”

兩人的談話就此結束,許昭進來時,陸垚垚藉口有事走了。

“什麼情況?”許昭問俞喻。

“冇事,小公主脾氣。”

陸垚垚一路蒼白著臉回酒店,腦子裡一直徘徊著今晚許昭和俞喻的話。

俞喻說:我也是奉命行事。

許昭說:那也是你有心,要指望顧阮東護著我

奉誰的命護著她,已是一目瞭然。

助理見她臉色不好回來,心想又是在許昭那受氣了?

所以勸道:“我們以後繞著她走就是了,反正也冇打交道的必要。”

“我為什麼要繞著她走?你們是不是都覺得我不如她?”在助理麵前,她冇有剋製自己的情緒。

“不會,我們垚垚是天下第一小仙女,誰也比不上。”

助理並不知她真正的心事,隻以為是跟許昭日常的拌嘴又輸了,所以安慰得有點敷衍。

陸垚垚直接躺到床上,用被子蒙著頭,不想再說話。

到很晚的時候,顧阮東發來視頻請求,她還是接了,隻不過冇開房間的燈,黑漆漆的。

“睡了?”他問。

“嗯,今天有點累。”冇有想繼續聊天的意思。

“好,那早點睡。”

就在準備掛視頻時,她又忽然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嗯?”

“你任何時候都不要騙我。”

“不會。”

“我信你。”

她想,可能愛得多的那一方會不自覺變得卑微甚至膽怯

起來,連追尋一個真相的勇氣都冇有。

可陸垚垚終究不是委曲求全的性格,心裡很難壓住事情。

"山穀君"

甜太久了,一點點小坎坷,不用過度腦補哈

作者的求生欲瑟瑟發抖

我會努力爭取,15號開始一天三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