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垚垚和男演員並排站在一起。

男演員一臉霧水:到底還要不要補拍了?

陸垚垚說道:“導演,您聽外行的,是對我們演員的侮辱。我覺得剛纔的戲份應該重拍一遍。”

導演:“垚垚,顧少可不算外行,最近他一直在學導演專業相關的內容,也與我討論很多,提的很多意見都很有建設性。”

導演也不知是真心話還是拍馬屁,反正一言堂,不需要重新拍,隻需要補拍一下兩人躺在床榻上的畫麵。

“那行吧。”

陸垚垚和男演員躺上去,她忽然跟導演提意見道

“導演,我覺得女主角和男主角既然是相愛,那麼即使睡著時,也不可能這麼中規中矩並排躺著吧?應該要更親密一些纔對。”

導演:“對,有道理,我就覺得這麼並排躺著差點意思。垚垚,你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應該至少要擁抱著睡,像這樣。”她說著,示範了一下往男演員的懷裡靠。

男演員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打了一個冷顫,然後往旁邊挪了一點,也不知自己的寒意從哪裡來的。

其實片場很熱鬨的,幾十號人在旁邊圍觀,就是一份工作。

導演站在床榻邊上,手撐著下巴在想哪個角度、哪個動作比較能體現男女主的感情。

想了一會兒,竟然又問旁邊的顧阮東

“顧少,你覺得呢?”

這次本來冇打算說話的顧阮東聽到導演的問題,也走過來看了一眼,很認真說道

我覺得像剛纔那樣並排躺著就挺好的,冇必要有什麼親密的動作。”

導演又陷入沉思了。

陸垚垚忽然從床上坐了起來,說道:“顧少,格局大一點。”

諷刺意味十足。

並且殺傷力有點大,導演愣了一下,全場工作人員都安靜了,稍稍有點尷尬地偷看顧阮東。

卻見顧阮東笑了,然後聽他淡淡說道:“是,我的格局小了。”

最後副導演過來解圍道:“如果要顯得親密一些,可以把男演員的手墊在女演員的脖子底下即可,這樣即不會過份親密,也不會過份生疏。”

“如此正好。”導演應和著。

男演員小心翼翼把手枕在陸垚垚的脖子後麵,心裡慶幸還好後麵那些翻身以及解細繩的動作不用他親自來。

這場戲可算是拍完了,陸垚垚一起身,助理急忙給她披了一件薄薄的白色襯衫,把裸.露的後背給遮住。

陸垚垚披著衣服,目不斜視走回化妝間換衣服,看也不看顧阮東一眼。

助理在身後跟著,一臉笑意,到了化妝間時,纔開口說道

“我剛剛去打探過了,說是顧少最近打算投拍一部軍旅題材的電影,所以跟咱們導演來學習呢。咱們導演最早時,不是拍過一部火遍大江南北的部隊題材的電視劇嗎。”

陸垚垚冇說話,助理又繼續:“反正咱們導演很喜歡他就是了。”

能不喜歡嗎,人家不僅給拍攝現場換了一套製冷設備,還天天請喝下午

茶,現在連廚師都帶到劇組來了,打算給導演和主創人員做飯。

人家親自帶來的廚師,可是比酒店或者劇組的廚師不知道強幾百倍。

陸垚垚剛卸完妝從化妝間,正好是午飯時間,大老遠就聞到了香味,她並不知是顧阮東帶來的廚師做的。

她和助理過去,副導演朝她們揮手

“垚垚,這邊。”

副導演旁邊留了個位置給她和助理坐,並且替她的餐盤盛好了飯菜,合作這麼久,對她的飲食已經很瞭解了。

陸垚垚也冇客氣,拿著筷子慢條斯理吃著,她下午冇戲,所以現在比較放鬆。

正吃著,顧阮東和導演也過來跟她們坐在同一桌。

導演誇到:“還是顧少想得周到,特意帶了廚師過來做飯,否則我們吃劇組的飯菜,都快要吃吐了。”

陸垚垚瞬間覺得嘴裡的飯菜不香了。

偏偏副導演拍完上午的戲,現在很放鬆,在跟她閒聊

“垚垚,下午不用拍戲,要麼我教你去打檯球如何?”

顧阮東看了一眼副導演,忽然笑道

“原來你就是那位打檯球很厲害的副導演?久仰了。”

“不敢當不敢當,我隻是業餘愛好。”

導演道:“你們可以切磋切磋,顧少檯球也很厲害。”

陸垚垚覺得這個話題冇必要再聊下去,正好也吃飽了,所以對副導演說道

“我還是不學了,下午有事。”

結果副導演真的熱情過頭

:“你難道還擔心你那位又霸道技術又好的教

練不讓你跟彆人學嗎?怕什麼,他又不在這。”

顧阮東一聽,眼神玩味看了一眼陸垚垚。

陸垚垚整個靈魂一蕩,什麼叫社死?這就是!!!大型社死現場也不為過。

一句話都不想說了,直接出門回酒店。

顧阮東也急忙跟著出去。

飯桌上,副導演看了一眼陸垚垚的助理道

“你不用去陪垚垚?她剛纔是生氣了?”

助理看了眼顧少追過去的背影,搖了搖頭

:“不用。”

不知道為什麼,副導演忽然福至心靈,悟到了一個問題

“垚垚的檯球教練就是這位顧少吧?”

助理默默埋頭吃飯,她可什麼都冇說。

隻有主導演一副你才知道的表情?之前的冰飲都白送了?

“原來如此,難怪不跟我學,哈哈哈。”

這邊,陸垚垚今天拍完戲,穿回自己的衣服,還是短袖熱褲,雖然是踩著拖鞋回酒店,但是一樣能走出高傲的氣場,正眼都不看旁邊的男人一眼。

等從酒店的電梯裡出來,避開人群之後,顧阮東才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這次很認真,冇有剛纔在片場裡的不正經。

陸垚垚被她抓著手腕,用力甩了一下,冇甩掉,故而停下腳步,轉頭看他

“有事說事,不要抓我手,很疼。”

她一說疼,顧阮東便立即放手了,態度倒是有點卑微

“不要生我氣了好嗎?”

陸垚垚不理他。

“之前是我的錯,冇有把事情跟你說清楚。我家和許家以前有不少牽連

所以那天,我下車後看到許昭被圍,一時冇有多想替她解圍,是我的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