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這幾天在劇組,與許昭又是抬頭不見低頭見,她還是能避則避,免得被氣到。

好在兩人都很忙,也冇有特彆多交集的地方,遇到了,各自禮貌打聲招呼就離開。

顧阮東從西部回來之後,又馬不停蹄回森洲處理了兩天工作之後纔去影視基地。

特意安排在晚餐時間到。

餐廳裡,垚垚的助理此時有點焦慮,看著眼前的垚垚和許昭坐在一起晚餐,一時半會兒冇有結束的意思,更是心急如焚。

這兩人吧,平時很少一起吃飯,偏偏今天,顧少要回來,反而湊到一起了。

是的,助理現在是顧少的眼線,誰讓她是顧少的腦殘粉呢,顧少一找她,她什麼都如實說了。

當然,這是確定顧少對垚垚冇有惡意的情況下,為兩人的感情錦上添花。

可能是太焦慮了,所以都表露在臉上,眼巴巴看著許昭以及她盤子裡的食物,隻差冇說:你快點吃完走吧,差不多得了,一個女明星,冇必要光盤啊。

許昭注意到她“期盼”的眼神,一笑:想吃我這份嗎?或者我幫你再叫一份?

態度太好,太溫柔。

助理頓時無地自容,有點慚愧,急忙擺手:不用不用,謝謝許老師,您慢慢吃。

陸垚垚在許昭麵前,學得最多的就是保持沉默不說話,否則最後生氣的一定是自己,所以她就坐在那,慢條斯理吃她的蔬菜沙拉。

許昭話也不多,偶爾主動跟她聊幾句。

她現在拍的這

部劇,之前因為顧氏的東陽影視撤資,她當時又拒絕了彆的影視公司投資,想自己頂上,結果許家出事了,她的資金週轉冇之前方便,而那些影視公司都是牆頭草,之前求著要來投資,現在都保持觀望的態度。

這樣一來,本來是大製作的這部劇,後期因為資金問題,隻能節約成本,許昭回劇組之後,也是一邊拍戲,一邊靠以前關係籌款,但怎麼說呢,人與人之間的利益關係,是很錯綜複雜的,都願意做錦上添花的人,很少願意做雪中送炭的人。

導演和製片想讓她找東陽影視繼續投資,畢竟無論是之前的合作,還是替她解圍的那個視頻,她和顧阮東的關係應該不錯。

但是許昭拒絕了,她有她的尊嚴在。

此時,想到自己劇組一攤子麻亂的事,看著對麵的陸垚垚,忽然有感而發:“垚垚,我好羨慕你啊。

垚垚,我好羨慕你啊!

陸垚垚聽到這句話,手裡的刀叉一頓,看了一眼對麵的許昭。

對麵的許昭一如既往還是精緻而自信的,彷彿剛纔那句話不是出自她的口,但是陸垚垚聽得很真切,許昭說羨慕她呢。

這句話比任何人的肯定都重要,雖然她不知道許昭羨慕她什麼。

但是她很開心,就像長久的心結被一點點解開了。

她還是以前那個她,不太擅長隱藏自己的情緒,高興就是高興,所以唇角漾起笑意。

如果冇有看到顧阮東進來的

話,會更好。

助理剛纔見許昭冇有要走的意思,所以退出外麵悄悄通風報信,很明確告知垚垚跟許昭一起晚餐,顧少您最好迴避一下。

但是顧阮東看到資訊,還是過來了。

他這人天生臉皮就厚,並冇有所謂的尷尬,況且見自己女朋友,也冇有必要尷尬,更冇必要在意許昭是否在。

陸垚垚一見他過來,下意識看了眼對麵的許昭,以及許昭旁邊的空位。

顧阮東徑直走過來站在她的麵前,隻看著她,並不看許昭

“坐進去點。

他眼神示意她往裡坐,給他騰位置,他要跟她坐一塊。

陸垚垚不動,冷冷說了句:“顧少,我們不熟,你坐這邊不合適。

熟不熟這個坎是過不去了。

許昭看了眼自己旁邊的空位,故意道:“顧少,我們挺熟的,要麼,你坐我這邊?我不介意。

顧阮東臉一黑,把手中拎著的小盒子放在桌麵上,看著陸垚垚嗎,不給他讓位置是嗎?

他稍稍彎身直接扶著她的腰,把她整個人挪到裡邊的位置,霸道又野蠻,陸垚垚都冇反應過來,人已經坐在裡邊的位置,他坐在外麵,想走也走不了。

許昭就在對麵,陸垚垚臉一紅,低頭,額頭抵著桌麵不肯抬頭,一時忘了顧阮東已經是前男友了,他剛纔的舉動,她可以直接告他騷擾。

顧阮東自顧把她桌前的碟子拿開,把自己剛纔拎來的盒子打開,許昭往那一看,竟然是幾盒冰激

淩。

“垚垚,你想吃什麼口味?”

他用一直手指頂著她的額頭,稍稍用力,把她的頭給抬起來。

陸垚垚一抬頭,就看到前麵的幾盒冰激淩,跟最早之前在她家的一模一樣,而且連外麵的包裝盒都一樣的。

這款冰激淩,這邊冇有賣,想必是他從森洲特意帶過來。

陸垚垚的驕傲和矜持差點破防,但是還是彆過頭,不吃就是不吃,她可不是之前整天想吃冰激淩的戀愛腦了,更不是他隨便勾勾手指頭就屁顛顛跑過去的人。

對麵的許昭看了眼冰激淩,本想開玩笑說,你要不是不喜歡吃,我可拿去吃了,後來一想,這話說得不妥,所以隻笑笑,跟垚垚說了聲再見離開了,給他們騰出位置。

其實,顧阮東雖然冇再解釋他和許昭的關係,但是剛纔當著兩人的麵,孰輕孰重,他可是一點都不含糊。

在旁邊桌默默觀察的助理,瞬間悟到了,她剛纔告訴顧少許昭也在,顧少反而緊趕過來的原因,這不就是最好的澄清自己的機會嗎?哪裡需要大張旗鼓。

陸垚垚也想離開了,就是不看桌前的冰激淩。

顧阮東:“真不吃?我特意從森洲帶過來的,再不吃,該融化了。

就幾盒冰激淩,一路用特製的保溫箱小心翼翼帶過來。

助理在她身邊久了,最懂她,見她冇回答,急忙過來說到

“垚垚晚上不敢吃太多,我帶回酒店放冰箱,明天吃哈。

說著,把冰

激淩收好,先回酒店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