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喜歡的人,不勞您費心了。”卓禹安本想一句話斷了母親再安排相親的念頭。

誰料,她剛纔平複下去的情緒,又瞬間漲了上來,尖著嗓子厲聲問:

“喜歡誰?今晚把你相親攪黃了的那個jane嗎?這個女孩我第一個不同意,談談戀愛行,但嫁入卓家絕對不行。據我所知,她是單親家庭吧?”

卓禹安臉色忽變:“你去查過jane?先不論我與她隻是好朋友的關係,即便真談戀愛,你們有什麼資格去查彆人**?”

程知敏並不覺查彆人是個事兒:“查一下有什麼關係?我要對你的交友狀態負責。你在公司裡,跟那個叫林什麼侽的傳緋聞,媽媽看過她照片,一看就不是你喜歡的類型,這種你跟她玩玩,媽媽不會乾涉的。”

連林之侽都查過?卓禹安不禁後背發涼,聲音奇冷,毫無感情:

“你還查過誰?”

他的目光如冰窖一般看著程知敏,使得程知敏有刹那心虛。加上旁邊的卓閎亦是冷眼看她,嫌她話多,查他來往的女孩本就不是光彩的事,她倒好,全抖露出來。

程知敏定了定神,放緩口氣:

“冇查過了,你也冇有彆的感情不是嗎?媽媽也是為你好,為了卓家好。你要知道,你的另一半直接關乎到卓家至少四代人,從你爺爺到你將來的孩子,所以一點都錯不得。孫家媳婦的事兒就是一個警醒。”

卓禹安原想再與母親溝通,但忽然覺得無法溝通。母親出生在大家庭,從小門第觀念深厚,加上嫁入卓家,一切以卓家的利益為出發,階層的觀念是融入她骨血的東西。

卓禹安在高中時便意識到這一點,所以高中畢業後,選擇出國讀大學,選擇出國創業,為的就是擺脫家族的束縛。隻是冇想到,在他有了成績,有了足夠能力之後,母親與父親還想妄圖規劃他的人生。

他冷笑:“媽,停止你們可笑的行為,我的事,你們不要再插手。現在不是請求你,而是要求。這是我的紅線,你們不能碰。”

該強勢時強勢,與父母亦是如此,學業、擇業、他從未妥協過,感情更不會。

程知敏:“從小到大,我跟你爸何曾約束過你?你不能活得這樣自私,隻顧著自己好受。現在隻是讓你相個親,至於發這麼大脾氣嗎?”

“我該說的都說了。”留下這句話,他便甩門而出。

晚上陪老爺子沿著衚衕外的城牆跟散步。老爺子穿著普通,為人低調,但自然而然有一股威嚴的氣質,讓人心生敬畏。

卓禹安一路冇說話,晚上與母親的吵架,想必早已經傳到老爺子這了。

祖孫二人走了好一會,老爺子纔開口

“有喜歡的人?”他一針見血。

“嗯。”

老爺子頓下腳步,看了一眼他,不知喜怒道:

“帶回家來見見。”

“等時機成熟了。”

老爺子倒是比父母明事理,回家的路上,語重心長

“你爸媽啊,在外精明、能乾、麵麵俱到,但唯獨拿你冇辦法,是因為愛你,也是因為一直把你當孩子看,總想著管你。你呢,從小就不服管,主意又大,爺爺是不指望你能按卓家的規劃走,對你未來的另一半,能門當戶對最好,但也無法強求。爺爺隻有一條家世清白,為人正直、善良,不能拖累卓家,讓人抓到話柄。隻此一個要求,不過分吧?”

“不過分!”

薑還是老的辣,老爺子這招以退為進的手段,讓卓禹安無可反駁。許是老爺子也跟父母通了氣兒,之後幾天,母親冇再逼他去相親。

他照舊陪著老爺子下棋,爬山,散步,偶爾接待客人,一直持續到正月初八,大部分企業都上班了,他也逐漸進入了工作狀態,因為要與jane一同參加科技展覽,後麵還有幾個行業會要參加,所以回森洲的時間一延再延,卓遠科技隻留了王岩在坐鎮。

三人開視頻會議,

王岩一臉心碎:“jane就是偏心,回國這麼久躲在京城陪你,不來森洲看我。”

jane笑:“以後會經常在森洲工作,有很多時間。”

“所以我們卓遠科技的首席產品設計師終於肯揭開神秘的麵紗了,采訪約起來。”

“滾!”

舒聽瀾正月初八準時去律所上班,拖卓禹安的福,她一直吃好、睡好,現在精力充沛能隨時上戰場,一開電腦,便立即進入工作狀態,什麼假期綜合症,在她這完全不存在。

嘉佳隨父母出國旅遊回來,心還冇收回來,一進所裡就開始講這一路的所見所聞,不過更多的是吐槽父母安排的種種不合理行程。一邊吐槽,一邊把精心準備的禮物挨個送過去,賺了一波好感。

肖主任回家陪父母過年,回來也是隱不住的疲倦,坐在辦公桌前,好一會兒纔開電腦。

周銘倒是一如既往的精力充沛,完全不像是自駕遊回來的人,往舒聽瀾的桌上扔了一個袋子:“給你帶的特產。”

“謝謝周老師。”

旁邊有人起鬨:“周律偏心,隻給聽瀾帶特產,我們怎麼冇有?”

“以前給你們帶的還少?”周銘不講究,給誰帶禮物全憑心血來潮。

一個上午就在鬧鬨哄的氛圍中度過。

林之侽冇回森洲,昨晚跟舒聽瀾視頻時,在不停地抱怨:

“你知道卓禹安多腹黑嗎?年後直接把我支到華桉市來見候選人,不讓我回森洲,他彆以為我不知道他的目的。”

“你得罪他了?”

“冇有得罪,他自己心虛而已。”林之侽想起春節之前,在卓遠科技,她說他不適合舒聽瀾,勸他遠離舒聽瀾,他當時說自己會處理,結果把她派到千裡之外的華桉市來,見個鬼的候選人啊,不過是假公濟私把她調離森洲,避免她跟舒聽瀾揭他的底。

“他不像會是心虛的人。”舒聽瀾想卓禹安這人臉皮多厚。

“嗬,他自己心裡清楚。我在華桉至少要一週之後才能回去,讓我找的候選人比tm皇帝還忙還難約。”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