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忙完,再回休息室時,已經不見人影了。

給她打電話,人家自己叫了司機回經紀公司了。

昨天頒獎禮,鬨了那麼轟動的事,郝姐忙得要死,接電話接到手軟,好在都是正麵報道,正麵的評論。

陸垚垚讓助理和司機買了甜品特意回公司犒勞大家,結果迎麵就遇到自己的爸爸陸紹行。

陸紹行盯著她上下看了一眼,語氣難得有點冷硬:“跟我來。

她哦了一聲,也不在意,依然是嬉皮笑臉,過去挽著爸爸的胳膊走,小女兒姿態儘顯無疑。

陸邵行本來綁著臉,想嚴肅跟她談一談,結果她一挽著他胳膊親密無間的模樣,他心又軟了一點。

冇辦法,對著她生不起氣。

為了讓自己顯得有點當父親的威嚴,所以特意坐在辦公桌裡麵,像對待下屬一樣,很正經問她

“你跟顧阮東之後什麼打算?”

陸垚垚很聰明的,纔不會頂著槍口撞,所以回答道:“爸,我還小呢,現在隻是談談戀愛。

陸邵行一愣,冇想到她會這麼說,看昨晚頒獎晚會的視頻,以及之前的直播,像是恨不得馬上要嫁出去了。

陸垚垚像是看透他的心思,又補加了一句:“難道爸爸是煩我了,迫不及待想把我嫁出去嗎?”倒打一耙的功力一流。

加上畢竟是得過最佳女主角的演員,說這話時,可是委委屈屈的表情。

“人家隻是談個戀愛,你和爺爺怎麼都這樣呢。

陸邵

行有一絲尷尬:“爸爸也隻是問一問,冇有這個意思。

陸垚垚:“那以前我跟元秉奐談戀愛,你們都不問。

你們是不是覺得我現在年齡大了,想馬上把我嫁出去?”

“元秉奐不一樣。

陸紹行回答完,心裡第一次思考了這個問題,哪裡不一樣?都是男人,都是談戀愛。

答案大概是元秉奐不足為懼,在陸家控製範圍內,但顧阮東,不受控。

陸垚垚回答:“是不一樣,元秉奐會劈腿,是渣男。

一句話懟得陸紹行啞口無言,隻好換了一個話題

“你媽媽找你了?”

哦,這纔是重點,陸垚垚心知肚明。

要論渣的程度,她爸爸認第二,絕冇有人敢認第一。

她愛爸爸,但絕不苟同爸爸對待感情的態度,所以她一向支援媽媽的選擇,否則留下來,隻會成為一對怨偶。

她看了看門外,笑道:“爸,董姐在外邊呢。

這句話是對她爸的一個提醒。

董姐,也就是董欣,臨近四十歲,是陸紹行的左膀右臂,絕對的事業女強人。

陸邵行花心歸花心,有一個原則就是不染指自家公司的女員工,當然,董欣是例外。

他剛離婚時,董欣才20出頭,剛入職聽鯨金融,當時隻是秘書室的一個小助理,但因為出眾的工作能力,一路破格提拔,成為了他的貼身秘書。

就是自然而然走到一起,董欣很有分寸,工作時就是工作,私生活就是私生活,即使頭一

夜兩人因瑣事吵了一架,第二天上班時,絕不把情緒帶到工作上來。

並且,絕不恃寵而驕,不曾因為這樣的關係,而對陸邵行提過任何要求。

這大概是她能在陸邵行身邊多年的原因,也是陸垚垚唯一肯承認的他的女朋友。

陸垚垚起身往外走,順便說了一句:“顧阮東跟我在一起時,至少是一心一意的。

陸邵行一頓,彷彿被女兒掐住了咽喉,就這樣的他,憑什麼看不上顧阮東?

陸垚垚從他辦公室出來時,經過秘書室,董姐正在整理資料,看到她時,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忙碌,並不因為她是陸邵行的女兒而過份殷勤。

陸垚垚以前很不理解董姐,為什麼願意無名無分跟在她爸的身邊,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華浪費在一件不確定的感情上,但現在她好像懂了一點,就是愛了,心甘情願被蹉跎。

所以,能被一個人篤定地愛著,是多幸福的事。

出公司時,忍不住給顧阮東發了一條資訊:哥哥,想你了。

顧阮東秒回:還在公司嗎?我去接你。

“你還忙不忙?會不會影響你工作?”

其實也才分開幾個小時而已,她就秒變黏人精了。

“不會。

”顧阮東也是近來意識到,工作是永遠忙不完的,不必在乎這一朝一夕。

車很快開到聽鯨金融底下,正準備給她打電話讓她下來,就見她和陸闊朝這邊走來,她一臉惆悵,陸闊一臉得意。

顧阮東

今天冇叫司機,是自己開車過來的。

而陸闊很不自覺,直接把副駕駛的位置霸占了,

陸垚垚隻好委委屈屈坐到後座上,今天回公司一直運氣不好,先是遇到了爸爸然後又遇到了陸闊。

顧阮東可不是什麼客氣的人,一看自己女朋友委屈,立即對陸闊說:“你坐這不合適,換一下。

”絲毫不給陸闊麵子。

陸闊向來不要麵子的,坐著把安全帶繫好,回答道:“我覺得挺合適的。

“冇事,我坐後麵。

陸垚垚不想跟陸闊較真,因為顯得很幼稚。

車開了一會兒,陸闊才問:“我們去哪?”

你不知道去哪就隨便上車?什麼人啊!

其實,陸垚垚也不知道要去哪,不想讓陸闊去自己新家。

好在顧阮東有安排:“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啊?”

“去了就知道。

”他有點賣關子。

陸闊保持高冷而不屑的態度,但內心也有一點好奇,顧阮東能帶他們去哪裡。

結果車開了一會兒,在一家博物館門口停下,兄妹二人抬頭一看,是一家有關軍事相關的博物館,當即就想掉頭就走。

原因無他,家裡有好幾間房都是收藏著老爺子蒐羅來的“破銅爛鐵”,兄妹二人從小就被老爺子拉著講述他以前的故事,然後指著各種“破銅爛鐵”講它們的故事。

兄妹倆完全不感興趣,每次都找各種理由跑,現在條件反射,一看到這種博物館,都是能躲就躲。

果,顧阮東倒好,直接把他們拉到這來,無異於受刑。

陸垚垚也極不仗義,對顧阮東說:“要麼你自己進去?我和我哥在外麵等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