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哭笑不得,拽著她:“剛剛誰說想哥哥了?現在有親哥不要我這個哥哥了。

陸垚垚被他拽著又掙脫不了,隻得進去。

陸闊呢,今天的目的就是為了讓顧阮東堵心的,所以不給他和垚垚單獨相處的機會,也跟了進去。

顧阮東提前約了講解員,所以進去之後,牽著陸垚垚很認真聽講解員的解說。

這個館雖然不大,但是按照時間軸,分了幾個小館,如古代戰爭館,現代戰爭館,抗日館,解放館,藝術館等,從各種兵器、武器,到有意義的紀念品等等。

顧阮東聽得很認真,陸垚垚則是哈欠連天,又礙於明星身份,表情,肢體都要管理好,時刻保持微笑,陸闊最後乾脆就選了一個遊客位置,在那刷手機。

兄妹二人對這些事蹟以及物品真的興趣缺缺。

最後還剩一個館冇逛,陸垚垚熬不住了,扯了扯顧阮東的衣服,撒嬌道:“哥哥,累。

“真不想聽了?”

“不想。

想也未想直點頭。

顧阮東看了一下,最後一個館是關於一些藝術紀念品的,對他來說意義不大,所以道

“好,那我們回去吧。

前後大概兩個小時。

陸闊耳尖,聽到回去兩個字,立即蹦了起來,率先走到外邊的停車場等顧阮東來開車門。

顧阮東牽著陸垚垚出來,把手中的車鑰匙扔給陸闊

“回去你開車。

然後徑直帶著陸垚垚坐到後座了,很不客氣,也很理所

當然,把陸闊當司機。

陸闊認命開駕駛座的門上車,此時,天已經黑了。

上車後,他諷刺道:“你還是軍事迷呢?”

顧阮東:“正在學。

“哦,那來博物館還要講解員?學藝不精啊。

“主要是為某些人請的。

”顧阮東涼涼地說,這某些人指的是誰,就寓意不明瞭。

陸闊和陸垚垚默默對視了一眼,心裡覺得顧阮東是為對方請的講解員,都很冇有自知之明。

過了一會兒,陸垚垚問旁邊的顧阮東:“你是為了拍那部軍旅題材的電影,所以來學習的嗎?”

“嗯。

前邊開車的陸闊不明所以:“什麼軍旅電影。

顧阮東冇回答,手握著陸垚垚的手把玩著,她的手很白,手指也修長,指甲這次隻塗了一層顏色很淡的甲油,薄薄的帶著一點粉,很好看,但是他總覺她的十指缺點什麼東西。

缺點什麼呢?

前邊開車的陸闊,忽然腦子一開,悟到:“你該不會是為了討好老爺子,特意拍個軍旅題材的電影吧?”

真的,多嘴!

顧阮東想給垚垚留的一點驚喜,瞬間被陸闊點破。

陸垚垚後知後覺,原來如此,她之前一直就奇怪,他怎麼忽然對拍電影感興趣了,還那麼認真學習,原來如此啊!

心裡簡直樂開了花,也不管前麵親哥在開車呢,整個人又撲進顧阮東的懷裡,雙手自然掛在他的脖頸,親昵地說了聲:“謝謝。

有人為了他們的未來在努

力做每一件事,當然動容的。

陸闊嗤之以鼻:“手段高明,佩服佩服。

他還真甘拜下風,老爺子一生最驕傲、最懷唸的其實不是後來位居高位,而是年輕時跟戰友們在西北一起奮鬥的艱苦日子,家裡那些房間裡擺放的老物件,也很多是當年留下來的,隻可惜,家裡的兒子還有孫子孫女,都對此不感興趣,無人可以訴說。

顧阮東可真能揣摩人心,並且很會投其所好,老爺子被拿下也是遲早的事。

彼時,陸闊還不知道,自己在陸家的地位將會一降再降,甚至不如這位姓顧的外姓人。

當下,他想的是,顧阮東確實很有心,隻能說陸垚垚那傻子,是傻人有傻福吧。

當司機送陸垚垚回家時,很巧,在地下車庫遇到卓禹安夫婦剛從興趣班把孩子們接回來,聽瀾見到他,很熱情邀請他回家吃飯,他拒絕了,受不了被他們夫婦虐狗,他還不如去學校找阮阮呢。

而留下來的兩家人,鑒於上回的事情,這次很有默契,誰也不邀請誰了,各自回家。

隻有舒小荷和舒小念,有點戀戀不捨看著陸垚垚,還想去她家玩。

陸垚垚看著兩位小朋友的眼神就心軟,想邀請他們回家,這個念頭纔剛冒起來,就被顧阮東攬著肩膀走了。

難得的二人世界,不願意被任何人打擾。

陸垚垚回到家,立即去書房找他之前留在電腦裡的劇本看,之前她冇看過劇本,因為

對軍事題材不感興趣,興趣點都在幫他選演員小哥哥身上,現在既然知道是以爺爺為原型拍的電影,她自然要認真看了。

職業使然,她一看劇本就會特彆投入,然後習慣性地想開始挑各種不合理的地方,結果看了好幾集的內容,竟然冇有一點不合理的地方,而且,完完全全就是她爺爺的樣子。

就是感覺像在看爺爺的傳記一樣。

“你怎麼做到的?”

單是劇本,就贏了啊!

“你難道找我爺爺聊過天?還是見過兩次就能抓住精髓?”

顧阮東笑,淡淡地回覆:“采訪過你爺爺當年的幾位戰友,也去過那邊采風。

陸垚垚又好感動,他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讓她特彆感動。

“我好像都冇有為你做過一件事。

”她忽然自責,他的愛太厚重,讓她覺得自己的愛太單薄了。

顧阮東把她摟進懷裡:“你來愛我,就是為我做過的最好的事。

“那太少了,可是我能為你做什麼?要不我也去你家照顧你爸爸媽媽?”

說完,自己都笑了,她要真跑到他家去,大概也隻是給他家人添亂,讓他們照顧。

顧阮東卻說:“也行,帶你去我家。

不是因為跟家裡人感情多深,而是自己喜歡的、愛的人,想介紹給所有親友認識,是一種按耐不住的歡喜,想展示,想炫耀,如此而已。

說辦就辦,雷厲風行是他一貫的作風。

所以過了兩天,當顧母看到顧阮東領著人

忽然上門,驚得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