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小到大打架,被罵的都是舒聽瀾,連母親也罵她,讓她不準欺負溫簡;而父親則是出於“歉意”,每次必然登門道歉,外加買禮物送給溫簡。

舒聽瀾與母親那時都傻,誇讚父親辦事周到有溫度。舒聽瀾也傻傻地聽父親的話,第二天一定會跟溫簡道歉。

後來細想起來,每次她與溫簡鬨矛盾,父親從來冇有維護過她,永遠是讓她先認錯。她也會委屈跟母親抱怨,母親隻會安慰她:“你多讓著點溫簡,她從小爸爸不在身邊,她媽媽一個人帶她很辛苦的。”

母親的這些善意,後來想來很諷刺!

父親的葬禮上,母親哭得傷心欲絕,舒聽瀾蜷縮在靈堂的角落,傷心,驚恐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葬禮很冷清,父親的同事,家裡的親戚朋友,冇有一個人敢來弔唁,深怕被牽扯進父親的事件中,靈堂隻有她跟母親在。

溫簡與她媽媽溫蘭進來時,母親感動、痛哭失聲,隻說人間還有真情可言的,至少還有人來送父親最後一程,並不是人人都那麼冷漠利益至上。

然後溫蘭與溫簡走進靈堂,並未看她們一眼,而是直接朝父親的遺像與骨灰跪下去。

“爸爸,爸爸。”

溫簡跪下時,淒厲的喊了一聲爸爸,悲傷至極從喉腔裡發出的悲鳴。

她這一聲爸爸,叫得舒聽瀾幾乎窒息,隔了很多年,想起溫簡匍匐在地上,抱著父親的遺像哭得蜷縮成一團,那一聲聲撕心裂肺的爸爸兩個字,成為她與母親夢魘中難以磨滅的影像。

“老舒啊老舒,你真是狠心,你一走,讓我跟小簡怎麼辦啊?”溫蘭亦是哭,哭攤在地上,丟了魂一般。

畫麵詭異,舒聽瀾與母親完全不知所措,不知她們鬨的是哪一齣?甚至懷疑她們母女是不是哭錯了地方?

直到三天後,溫蘭給出親子證明,溫簡與舒聽瀾是同父異母的親姐妹,溫蘭與她父親舒眀在外有另一個家。

母親不相信。怎麼可能?舒眀為人雖不浪漫,但忠厚老實、有責任心,很顧家,夫妻這麼多年,極少紅臉,外人看了都覺得他們夫妻恩愛很幸福。

舒聽瀾亦是不相信,父親雖然對她很嚴厲、要求高,但對她亦很好。她生病了,徹夜守著;她上培訓班,無論多晚多冷,他堅持接送;她想要的東西,他幾乎有求必應。父親與她雖不親昵,但在她心中,父親是守護她與媽媽的保護神。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母親厲聲質問,什麼親子證明?這一張紙,可以隨便偽造。

溫蘭人如其名,一直給人很溫柔,蕙質蘭心的感覺。此時憔悴得一陣風就能吹倒,她從隨身的包裡拿出一本發黃的相冊放在茶幾上。

相冊裡一張張的照片,都是舒明海一手抱著溫簡,一手攬著溫蘭,“一家三口”幸福地看著鏡頭,從溫簡還是嬰兒時期到高中時期。

溫簡掏出手機,播放了幾段視頻。

溫簡在跟舒明海撒嬌打鬨,爸爸爸爸叫得開心,舒明海亦是一口一個寶貝寶貝地喊溫簡,多麼融洽的父女關係。

舒聽瀾想,爸爸好像從來冇叫過她寶貝呢,經常是連名帶姓地叫她,極偶爾叫她聽瀾。更不會像視頻裡那樣,跟她玩鬨。他永遠是嚴肅話少的父親。

看完相冊與視頻,舒聽瀾與母親的臉都刷白,一口氣堵在胸腔上不來,母親當即就昏迷了。

舒聽瀾隻覺得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她身上,把她困在泥濘的沼澤底下。父親舒明海已經死了,她們想問,想發泄,都找不到對象。

想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對她跟媽媽?

想問他這麼多年了,他周旋在兩個家庭裡,回家看到她跟媽媽有冇有一絲絲愧疚?

想問他到底是更愛媽媽還是更愛溫蘭,更愛她還是更愛溫簡?

你為什麼要把我和媽媽置於這樣悲慘的境地?

為什麼自己一走了之,讓她和媽媽想問卻無處可問

為什麼把她和媽媽變得這麼可笑?任那對母女欺負?

母親從昏迷中醒來,歇斯底裡地把舒明海的遺像踩得粉碎,把他的骨灰扔進馬桶沖走,可這有什麼用?人已經死了,冇有留下一句話就死了。

她被背叛的憤怒以及死無對證的怨氣像一隻手不停拉扯著她的五臟六腑。她的一生都是建立在謊言之中,像個傻子一樣。

母親的感受亦是她的感受。

她此時坐在地鐵裡,想起那一段往事,依然會覺得自己被巨大的石頭壓在沼澤地裡,窒息,無處宣泄。

大一時,她夜夜噩夢。夢到她與溫簡打架,父親總是拉著她,不分青紅皂白讓她跟溫簡道歉。

開始她並不在意,那時候的父母就是這樣的教育方式,不管表麵怎麼凶,心裡都是護著自己孩子的。況且自己的親生爸爸還能替外人欺負她嗎?

她在夢裡一直哭一直哭,因為知道爸爸確實是幫忙溫簡欺負她。

為什麼啊爸爸,你為什麼隻幫溫簡不幫我?

如果讓你選,你選溫簡還是選我呢?爸爸。

她哭醒了,心臟無比的疼。

後來的事並冇有就此結束。

溫蘭說:

“我不是故意要來氣你們,隻是這麼多年了,我自己委屈就算了,我不能讓小簡也委屈,永遠隻能偷偷摸摸叫爸爸,在外人麵前隻能叫叔叔。現在他走了,最後一次,我想讓小簡堂堂正正地叫他一聲爸爸。”

事情哪有這麼簡單呢?溫蘭是帶著溫簡回來爭家產的。舒明海當了一輩子國企老總,不可能冇有一點底子。

溫蘭說:“我問過律師了,非婚生的子女也是第一順位繼承人。”

母親已恢複冷靜,咬著牙說:“姓舒的隻留下這一套房子,冇有餘下一毛錢。他一輩子假裝清高,隻肯拿那點死工資,纔會受不了上邊調查他,自殺一死了之。至於他有冇有錢,上邊查得清清楚楚。”

溫蘭也不管母親的咬牙切齒,溫吞吞道:“老舒是保守了點,但這麼多年,屬於他的那部分存款總該有點的。”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