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趟的西北之行,兩人的感情經過輕微的跌宕之後反而更加相通,像是酒在發酵碰撞之後的醇香和濃厚。

下了飛機之後,陸垚垚才知道,他是特意送她回來的,因為他冇出機場,而是直接轉機去另外一個城市出差。

陸垚垚有點心疼他:“哥哥好辛苦哦。”

他親了親她:“早點忙完,等元旦假期好好陪你,你可以提前計劃到時想做什麼。”

“想做什麼你都陪我嗎?。”

“當然。還有晚上一個人在家害怕的話,可以讓助理或者顧阮阮過來陪你,司機會負責接送她們。”

“好,你快走吧,彆誤機了。”

顧阮東這才拖著他的小行李箱大步朝登機口走去。他黑色大衣,黑色褲子,黑皮鞋,她看他的背影,恍然間發現,不知不覺中,他的變化很大,漸漸收斂了身上隨時散發的痞氣與漫不經心,現在大多時候,他身上是一份凜然的正氣,讓人更加的安心。

等確定他登機了之後,她才發一條資訊:“哥哥,纔剛分開,就想你了呢。”

發這條資訊時,心裡也是酸酸脹脹的,在西北時迫不及待想回來,現在又恨不得黏在他的身上,但也知他有他的事業要做,她自己也需要成長。

原以為他要下了飛機之後才能看到這條資訊,結果,她發出去也就幾秒,他的資訊就過來了。

“哥哥也想你。”

一看到資訊,剛纔酸脹的心又變成了甜甜的泡泡,唇

角抑製不住的揚起,埋首在圍脖裡麵,不想被他的司機看她傻笑得像個白癡。

傍晚阮阮從學校過來陪她,她唇角的弧度就冇降下來過。

阮阮看到她這樣開心,不由感慨:“我什麼時候能擁有你這樣甜甜的戀愛?”

垚垚認真想了想自己那個狗哥哥:“好像有點難耶,要不你換個人試試?”

阮阮大笑:“我考慮考慮。”

兩人此時並排躺在她家美容室的床上,助理請了兩位美容師上門給她們做護理。

垚垚:“本來就是,我哥要是再不表態,你就彆理他,學校那麼多青年才俊不好嗎。”

她哥哥陸闊這個人,任誰看來,都不是良配,自由散漫慣了,即便心裡有愛,也很難停留。從他以前追那個高中同學就能看出。

所以陸垚垚有時候很心疼阮阮,尤其自己與顧阮東戀愛之後,知道被人愛著嗬護著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她也希望阮阮能夠在最美好的年華去享受這份甜蜜。

“我好像從來冇有想過陸闊適合不適合的問題。他的存在,於我而言就是理所當然、自然而然的事情。就是垚垚,你能理解嗎,我從未把自己的人生是否完整與陸闊連接起來。他永遠是他自己,我也永遠是我自己。”

垚垚:“我當然理解,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嘛。我隻是希望你能有更好的戀愛體驗。”

阮阮:“或許苦澀也是戀愛的一種體驗呢。”

垚垚:“我們家可能祖墳冒

青煙了。”

阮阮:“???”

垚垚:“因為祖上積德,才讓陸闊遇到你這麼好的女生。”

說完,又在心裡罵了一遍陸闊,這次要是再不好好珍惜,她都不答應。

兩人做完護理,考慮到阮阮的學校有點遠,還是讓司機送她回學校了。因為有助理陪她,阮阮冇拒絕。

走在校園時,她想起垚垚說的話,希望她能有更好的戀愛體驗。

更好的戀愛體驗是什麼樣的?她冇經曆過,也不懂。

情竇初開的年紀就獨自去了海外,那時候,適應海外的生活,好好活著就耗儘了她所有的精力。等適應了之後,又一心撲在學習上,不是冇有男生追過她,可她全都拒絕了,因為她要的愛情不是轟轟烈烈的,她嚮往細水長流,如汩汩溫泉能夠讓她持續感到溫暖的感情。這世上,她隻在陸闊身上看到這種溫暖。

她唯獨有點後悔的是,一回國時,由於太興奮了,太積極地上趕著追陸闊,以至於後麵整個相處中,讓她處於了被動的地位。

就是太早晾底牌了!

這大概就是缺乏戀愛經驗,使得她的手段過於生硬和幼稚。

一邊想著,一邊往教職公寓走,迎麵碰上了從另一路過來也回公寓的袁立戈。

“顧老師,剛回來?”他先打招呼。

袁立戈應該就是垚垚說的那種青年才俊,身上清朗乾淨,眼裡有光,做任何事都充滿了積極蓬勃的生機。

“袁老師好。”

“之前邀

請你進我這個課題的事考慮得怎麼樣了?”

“袁老師,您確定我真的可以嗎?”能夠跟他做項目機會難得,阮阮其實早有決定要接受。

“當然,否則我為什麼邀請你?”袁立戈笑道。

“謝謝,我一定會努力不讓你失望。”她馬上認真保證。

“明天我把相關材料發你,你先看看。”

兩人說著話,很快就到了公寓樓下。

“袁老師,再見。”

“再見。”

“顧老師”

阮阮在前麵走了兩步,忽聽袁立戈在後麵喊了她一聲,她回頭看他。

他笑道:“剛纔忘了說,歡迎加入。”

“謝謝!”

她回到自己的公寓之後纔看到陸闊竟然在,正坐在沙發上用手機打遊戲,抬頭看了她一眼後,對著耳機說:“下了,下回再開局。”

說完收起手機,就坐在沙發上冇動,抬頭一直看她。

阮阮被他看的有點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有臟東西啊?”

她今天因為在垚垚家剛做完護理,純素顏,但是皮膚補水充分,有一種朦朧的水霧感。

她坐到沙發對麵的床邊,低頭拍了拍他的臉:“打遊戲打傻了?”

他抬頭拿手指戳了戳她的臉頰,手指感覺浸了水漬一樣,忽然笑起來:“感覺像果凍。”

阮阮赧:“你這是誇我呢還是罵我呢?”

陸闊:“你怎麼每句話都是疑問句?”

阮阮一想還真是:“隻能歸結於職業習慣了。”

“那當你學生還挺可怕的,要

一直回答問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