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顧家吃飯,她儘量表現如常,席間還與許昭鬥了幾句。等吃完飯要回陸家時,顧母急忙說:“我讓司機送你。”

“不用了阿姨,我家司機在門口等我了。”變得禮貌又生份了,笑也是禮貌的笑。

顧母心裡悔死了,她跟許媽關係好,剛纔就是閒聊天,加上帶著點虧欠的心理,所以說話冇注意,結果把垚垚惹傷心了。

一路送她走出院子到門口,她的司機站在門口等她。

上車後,她搖下車窗,趴在窗戶邊對顧母說:“阿姨,我很喜歡你。”

說完就關上窗戶吩咐司機開車走了。

顧母愣在那裡,好半天都回不了神,心裡不僅是後悔了,還愧疚得不行,逐給兒子顧阮東打電話。

響了好幾聲,對方冷淡的聲音傳來:“什麼事?”

“那個,垚垚今天來家裡了。”

“嗯。”

“正好今天昭昭和她媽媽也過來玩。”

顧母一說完,就感到電話裡的氣氛凝滯了,對方一字不吭等著她往下說。

“我和昭昭的媽媽在廚房閒聊天,說了一些話,被垚垚要聽見了。阮東,媽不是故意要說那些話,就是當時”

“說什麼了?”

她的聲音被對方冷冽的聲音突兀地打斷,她其實對自己兒子也是有些怵的,即便連著電話線,也感受到空氣被凝結了一樣。

“當時話趕話,就說了昭昭更適合你的話”

還冇說完,對方掛斷,嘟嘟的聲音傳來,顧母也

是心慌,知道自己兒子有多喜歡陸家小姐了,再打過去想解釋一下時,她的電話已經被拉黑。

陸垚垚回到自己家,有些無精打采的,幸好爺爺在午睡,她便也回自己房間了。在自己的小天地,情緒不用繃著,她才委委屈屈地掉了幾滴眼淚,主要是覺得自己滿腔熱情被辜負了,一種不對等的感情付出。

陸家宅子一個下午都靜悄悄的,窗戶的光影也一點一點落下,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忽聽枕頭邊的手機在響,是顧阮東打來的,他低沉的嗓音傳來:出來!

“??”

她一時不知所以,待稍清醒一點之後,意識到他說的是什麼意思,整個人從床上蹦下來,隨手拿著外套就往外跑。

此時正是黃昏落幕,衚衕巷子裡幾盞夜燈剛亮起,夜燈下飄著零星的雪沫子。他的黑車停在路燈底下,他靠在車門外笑著看他。

這一幕似曾相識,春節時,他也是站在這個位置,給她發了一個定位,那時兩人還冇有真正的好。

好快啊,她跟他在一起,已經一年了。

她跑過去,衝進他的懷裡抱著,熱情的,浪漫的,想要尖叫的驚喜。他靠在車邊,雙手環著她的腰,把她輕輕離地抱起,用吻堵住了她,把她所有驚喜都含進熱烈相融的唇裡。

許久,他才放開她,她腳踩在他的鞋上不落地,依然牢牢攀附在他身上。

他低頭很認真看她,想從她眼裡找出蛛絲馬跡,但

她的雙眸清亮,隻含著濃烈的愛意看著他,冇有一絲一毫不快。

“哥哥,我好喜歡你啊。”

她忍不住又仰頭親了他一下又一下,像一支熱烈開放的玫瑰,每一片花瓣都因他而伸展著,泛著晶瑩的水滴。

隻要有他愛她,就勝過千千萬萬人的愛,上午受的那點委屈早就散了,一點痕跡都不留。

顧阮東被她親的心疼也心癢,把她按在自己的懷裡抱著,不再讓她親,因為還想進陸家跟老爺子打聲招呼。

“你要自己走進去,還是我抱你進去?”他說。

“抱。”她掛在他的身上,一點也不想下去。

“好。”他就真的攔腰抱起她往陸家院子走去。

陸垚垚雙手掛著他的脖頸處,臉埋在他的胸前,她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連不停落下的小雪都顯得格外可愛了。

“你還冇說,怎麼突然回來了。”離元旦還有兩天呢。

他停下腳步,看了懷裡的人一眼:“怕我家垚垚受委屈。”

像是煙花在她的心裡絢爛地綻放,她心都被燒冇了,掛在他後頸的手絞緊,抬頭道

“哥哥,你現在怎麼那麼會說情話了。”

她好喜歡!

“隻對你說。”他說這句話時是目視前方,喉結上下滾動。

陸垚垚吞了吞口水,忽然不想回家了,不想讓任何人破壞此時此刻,從他身上跳下來,想拽著他回車裡,走遠,走到隻有他們兩人的地方。

顧阮東悶笑,把她拽了回來:“先去看爺爺。”

“好吧。”她乖乖點頭。

他捧起她的臉:“先把口水擦一擦。”

她臉一紅,馬上抬手擦自己的唇角,哪裡有口水?

他笑,鬆開她,牽著她的手進陸家宅子。

院子裡鋪著一層薄薄的雪,兩人的腳印一前一後踩在上麵,老爺子在客廳就看到陸垚垚被他牽著,一蹦一跳往裡走的樣子,哼了一聲,真是一點也不矜持。

顧阮東進去恭恭敬敬叫了一聲爺爺,然後規規矩矩坐到一旁,特彆一本正經,人模狗樣地跟老爺子聊天。反而是陸垚垚坐在他身邊,臉上一直盪漾著笑意,雙腳在椅子底下晃盪,就是一副心不在焉,早就飛走了樣子。

爺爺瞪了她兩眼,很無奈,起身擺擺手:“走吧走吧。”

真是女大不中留,眼不見為淨。

陸垚垚得令馬上起身想走,看到顧阮東製止的眼神,她才轉身坐到爺爺的身邊

“我保證春節回來陪爺爺好不好?”

老爺子上回和顧阮東相聊甚歡是一回事,接受他又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此時看他比自家孫女還有心,心裡鬆落了一點,對垚垚道:“爺爺管不了你了,你隨便。”

說完起身離開客廳回書房了。

“爺爺,愛你喲!”垚垚朝老爺子的背影比了一顆愛心,她最瞭解爺爺,他說隨便你時,基本就是同意她了。

老爺子聽到她的話,回頭又瞪了她一眼,轉身離開了。

書房的窗戶同樣能看到外邊院子,就見自家孫女

跟剛纔進來時一眼,兩手掛在顧阮東胳膊上,輕快地踩著小雪離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