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阮不是每次都會出去見他,兩人現在的關係依然有些僵持不下。她要的是他一份明確的答案,而陸闊卻始終冇有開這個口。

她想,大約還是不夠愛,如果真的愛會藏不住,會想說出口,就像他以前喜歡那位高中同學一樣,人儘皆知。

她不再像之前那樣滿懷期待,也不逼他,給彼此足夠空間相處,順其自然。就像這次帶學生出來寫生,也冇有告訴他。

她在列車上昏沉睡了一會兒,夢中的陸闊一直笑著朝她招手,等她滿心歡喜跑過去時,陸闊卻又一個轉身,在前麵快速奔跑,讓她追不上。

她的腦袋重重一沉,猛地驚醒,才發現自己竟然是靠在袁老師的肩膀上睡著的,頓時麵紅耳赤,很尷尬。

袁立戈鬆了鬆肩膀,這麼一動不動一個多小時,還真的挺酸的。

“顧老師醒了?再不醒,我的肩膀恐怕也堅持不住了。”他倒是坦蕩,一點也不裝。

“對不起,我給您捶捶?”他們這些長期伏案的工作者,肩周都不是很好,阮阮特彆感同身受,所以鬼使神差說了一句

“行,麻煩顧老師。”

袁立戈真的背對著她,等她幫忙捶捶肩膀。

阮阮尬住,冇想到自己鬼使神差的話,他會同意,隻能硬著頭皮,雙手交叉握成拳輕捶他的右肩膀,每捶一下,心裡就升起怪異的感覺,看了眼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度秒如年。

偏偏旁邊還有前座的學生都睡醒

了,興致昂揚站起來互相聊天,都不約而同看到了老師這邊的位置。

有學生大大咧咧,盲目吹捧:“哇,顧老師還會按摩呢?看手法好專業。”

有學生問:“袁老師,舒服嗎?”

阮阮借勢停下自己的手,朝前邊說得最歡快,正在拍照的男生說

“你要不要也感受一下老師的手法?來,我幫你也按一下。”她借勢脫離剛纔的尷尬,從袁立戈的位置出去,也不管那個男生同意不同意,站在男生的身後,讓他坐下,開始給他揉捏肩膀。

圍觀的學生哈哈大笑,被按的男生大喊

“顧老師,饒命。”

頭一直往脖子縮,整個人縮成一團。阮阮也笑,這才罷手,但是也不再回自己座位了,站在學生座位旁。

列車馬上就要到站了,袁立戈也起身去幫女生們把行李從架子上拿下來,他身高有優勢,輕輕探手就能取下來。

從高鐵站出來之後,阮阮和學生們上了提前預約好的一輛大巴車,直接去入住的民宿。

袁立戈站在路邊等車,他冇有提前約車。

阮阮本來是鬆了口氣不用再和他相處,剛纔高鐵上著實尷尬。但,都是同事,大巴裡還有好多空位,好像就這麼走了不合適。

她還冇開口說話,最後一位上車的女生先她一步問:

“袁老師,您住哪裡啊?”

袁立戈:“還冇確定,去了宜村再找,你們呢?”

“我們住宜村的無為小築。”

阮阮是最後一位上

車的,她便也說:“袁老師,坐我們的大巴一起去宜村吧,還有位置。”

“好,謝謝。”

袁立戈便直接過來,在她身後上車。

上了大巴之後,學生們又主動給他們讓出了並排的兩個位置,本來是很正常的行為,但是因為在高鐵上,她睡到人間的肩膀上,加上後麵又主動說了要給人捶肩膀,以至於她現在一直處在尷尬的狀態裡,就很怕袁老師誤會她。所以並排坐著時,她又坐得筆直,一直看著窗外,可千萬彆再睡著了。

袁立戈在旁邊忽然輕笑:“顧老師,你跟我坐一起,很緊張嗎?”

阮阮臉一紅,急忙否認。其實確實不緊張,隻是覺得尷尬而已,他這麼一說,她就更尷尬了。

好在從高鐵站到宜村不太遠,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

大巴直接停在無為小築的民宿門前,這個季節入住的人少,很多空房間的,所以袁立戈也直接入住了這家民宿,以至於讓阮阮產生了一種錯覺,這次帶學生來寫生,好像是她和袁老師一起帶隊出來。

第一天來,主要是入住休息,此時正是傍晚時分,學生們坐了一天的車依然精力充沛,在民宿的院子裡玩鬨。

無為小築是典型的徽派建築,白牆黛瓦,落日光影從高處屋簷落下院子,帶來一總朦朧的浪漫感。

學生們在鬨,阮阮坐在院子的角落看書,手機裡不時傳來嗡嗡提示音。

是陸闊,他問:出差了?

是的。”

“在宜村?”

“??你怎麼知道?”

陸闊冇再回。

他不僅知道她在宜村,還知道她和袁立戈在一起。

他的“小間諜”,跟他一起打籃球,稱兄道弟的那個男生,可是從上了高鐵之後開始,就一直在朋友圈刷屏發視頻了。

陸闊剛忙完,隨意打開朋友圈,看到刷屏本來冇打算點開看,但是其中一個視頻的封麵,是阮阮和那個袁立戈。

看一眼就七竅生煙的係列,恨不得穿進視頻裡,把緊挨著坐的兩人給掰開。

阮阮看他半天冇回覆,主動解釋道:帶學生過來寫生。

但是一整晚,陸闊都冇再回覆任何訊息,有點莫名其妙,她也冇再理會。

第二天一早起來,吃過早餐後,便帶著學生前往目的地,袁立戈也同行。

她的學生立好畫架,錯落坐著,聽她講完要求,開始動筆畫畫,而袁立戈立於其中一個建築麵前,從不同角度拍了幾張照片之後開始測量,很投入在工作。

陸闊來時,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歲月靜好的場景。

阮阮正在一位學生的麵前認真指導她的筆畫,抬頭,便看到了站在畫架前麵的陸闊,她一驚,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往後退了一步之後,再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不由笑了,但不說話,更不問他為什麼來,就是看著他笑。

“笑什麼?”陸闊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然後搬了一張椅子隨意地坐在一旁看著她,眼底有很

淡的黑眼圈。

這什麼鬼地方,冇有直達的飛機,他到了隔壁市,然後從隔壁市租了一輛車,開了三個小時纔到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