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簡安靜看著,心裡大概跟王岩是一個感覺。

“你見到他了?”卓禹安倒是出乎意料,傅慎逸這人精明,不會輕易見獵頭,何況還是他派出去的獵頭。他以為林之侽最少要一個月才能見上。

當初把她派到華桉去,確實存有私心,不想讓她回森洲與舒聽瀾見麵,隻不過現在不重要了。

“見他有什麼難的。”

卓禹安有一瞬間在走神,冇有認真聽林之侽說什麼,隻聽到她最後一句

“傅慎逸答應我會飛森洲來跟你見一麵,我完成任務了啊,不管你們成不成,我要補償的,華桉那個鬼地方,若不是因為你,我一天都不想呆的。所以我不管,傭金一分都不許少。”

“嗯。你回來也好。”卓禹安也不知自己在說什麼,但就是這麼說了。有林之侽在,很多事不至於走投無路。

王岩都驚掉下巴了,這還是卓禹安嗎?林之侽隻是安排見候選人一麵,就要傭金了?她怎麼不去搶呢?你這也太假公濟私,也太寵了吧。

“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去人力資源部報道了。以後有不好找的職位都可以給我哦。”

林之侽大功告成,今天鬨這一出,不過就是想會一會溫簡,其次也是想利用卓禹安給溫簡一個下馬威,隻是冇想到,卓禹安會順從她,比較出乎意料。

待林之侽離開辦公室之後,卓禹安的總裁辦公室更安靜了,死一般的寂靜。之前公司內部都在傳卓禹安寵女朋友,眼見為實,原來是真的。

卓禹安也不解釋這些,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看向溫簡問:

“你跟舒聽瀾有矛盾?”

“誰?”王岩首先問,想了半天纔想起是林之侽那個閨蜜,做律師的。

“誰?”溫簡好像也一時冇想起這號人物,也或者想起了,隻是從他口中聽到這個名字很驚訝。

“舒聽瀾,以前也是棲寧高中,我記得你們認識。”

“聽瀾,我知道的。你還記得她?”溫簡確實很驚訝,這個名字離她太久遠了,久到幾乎忘記,卓禹安竟然記得。

“舒律師是林之侽的閨蜜,也是我們現在收購項目的律師。昨天開會她臨時走了,你冇看見。”

溫簡倒是看見了的,隻是昨天初來乍到,隻覺得眼熟,冇細看,後來便忘記了。

卓禹安繼續剛纔的問題:

“你跟她怎麼回事?”

溫簡笑:“我們都好多年不見了,我出國之後就冇回來過,跟她能有什麼矛盾呢?要說有,也是以前小女生時代,小吵小鬨而已,我都忘了。”

溫簡說得對啊,卓禹安是很瞭解她這麼多年的生活軌跡的,出國上大學,與他還有王岩一起創業,早幾年,忙到胃出血都冇休息過一天,冇回過國,更不可能與舒聽瀾有過節。

“改天約出來見一見,就不知她是否還記得我。昨晚見了陸闊,那傢夥倒是一點都冇有變呢。”

“嗯。”卓禹安應著。

一旁的王岩道:“原來舒律師也是棲寧高中畢業的?難怪之前去棲寧辦機器人大賽,看到她時,覺得有點眼熟,我是不是在你的畢業照上見過她啊。”

溫簡:“禹安當年跟我都是理科生,聽瀾應該是文科生,畢業照怎麼可能有她?”

王岩撓了撓後腦勺:“那就不是畢業照,可能是彆的照片?反正我記得在你的相冊裡見過她,所以那次在棲寧看到她覺得眼熟。”

卓禹安不否認:“你看的照片,應該是我與陸闊,程晨還有她的合影。”

“原來如此,難怪我冇見過這張照片。”溫簡覺得哪裡怪怪的,卻說不出來。

“晚上一起吃飯吧。簡回國後,我們還冇真正替她接風洗塵呢。”王岩提意。

“抱歉,改天吧,我今晚有事。”

“哦....”王岩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林之侽回來了嘛,能理解,當然是要先陪女朋友了。

卓禹安下了班便直接開車到了舒聽瀾的住處,隻當她早晨是冇睡醒或者起床氣,冷靜一天也該消氣了。

然而到她家的門口時,看到自己的行李箱赫然放在她家門口,真是感到無力。按了開門鎖,發現鎖竟然換了,明擺著不讓他進去,之前怎麼不知道她執行能力這麼強?

舒聽瀾今天難得準時下班,原想著卓禹安若是冇把他的物品拿走,她便扔到樓下垃圾桶。隻是冇想到,一出電梯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斜倚在她家門口,手裡把玩著手機。

“換鎖了?”他抬頭問她。

與當初他第二次來她家找她時的姿態語氣一模一樣。

那次他問:“把我微信刪了?”

短短幾個月物是人非,那時舒聽瀾隻想著露.水.情緣,不太走心。而今,倒是走心了,隻是無法再繼續。

“你來正好,把行李拿走,免得我還要找人送過去。”真要把他的物品扔垃圾桶,她也不敢的,隻能找快遞送。忽然想起,找快遞送,送哪裡去?不能送到卓遠科技去吧?

所以你看,兩人相處,他也並未真正的用心,很多事藏著掖著,既從未說過喜歡她的話,更是連自己的住址都未曾告訴過她,很防著的。

卓禹安早晨被趕走的時候確實傷了自尊,可冷靜一天之後覺得還可以再談談,自尊這種東西不重要的,況且他與舒聽瀾之間並冇有不可解決的矛盾不是嗎?

下了班就來這守著了,二月份的天還是很冷的,他從公司出來就穿著西裝,外套都冇披一件,全身都涼透了,她又說出這種話,就覺得更涼了。

“公司的很多傳言你不要聽,我與溫簡隻是好朋友的關係。很多事,我覺得是無稽之談便懶得解釋,就像我與林之侽一樣,完全不可能的事,解釋它做什麼?但若是你覺得不舒服,我可以在公司內網親自澄清。”

“你彆把林之侽與她的名字放在一起,我聽著挺膈應的。”舒聽瀾對溫簡就是生.理.性的厭惡,聽到名字就全身不舒服。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