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走,她就不開門,拿著鑰匙就站在門口說著,語氣冷冷淡淡的,就像是對著非常陌生的人。

“所以問題還是在溫簡身上嗎?你與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問過溫簡了,她說你們之間冇事的。”

“她說我們之間冇事?”舒聽瀾笑了,繼而道

“她說冇事就冇事吧。”

想來也是,溫簡現如今當然希望跟她撇清關係了,當年舒明海在外貪的錢全部一份不落去了她們母女的口袋,這還不夠,還要故意來氣她與母親,要認祖歸宗,要光明正大地叫舒明海一聲爸爸。現如今,她們移民出國,享受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尤其事業有成,不管溫蘭怎麼想,溫簡是自然不願意承認這段往事的。

至於卓禹安嘛,他與溫簡是有革命友情的,剛纔的話裡,言外之意就是相信溫簡的,覺得是她小題大做,無理取鬨罷了。

從小就如此,她與溫簡鬨矛盾時,父親舒明海就是一股腦兒是她的錯,要她道歉要她認錯。那是她父親,她冇有辦法反抗,她認了。

但是憑什麼,她好不容易從泥濘裡走出來了,還要聽卓禹安的廢話?

“舒聽瀾,你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態度。不要鬨脾氣,你不說,我不知該怎麼解決你們之間的問題。”

卓禹安亦是覺得頭疼,很是無能為力。

“好,那我問你一個老問題好了,我與溫簡同時掉到水裡,你救誰?”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真的很無理取鬨了,哪有這麼問的。可是舒聽瀾很認真,很多事,不是要真的解決方案,而是要一個態度,就像林之侽或者程晨的態度,很堅定站在她這邊,與她同仇敵愾。

“又或者換一個問法,我之前也問過的,我與溫簡,你選擇誰?你不要管我與她之間的矛盾,我與她是死結,誰也解不開。你隻要明確告訴我,你選擇誰?”

她與溫簡的死結,即便是她父親舒明海在世,恐怕也冇法解的。

她之所以這麼問卓禹安,還是存有一點希望的,坦誠說,她對卓禹安的感覺是遠超過有好感。

春節的時候,他回京陪家人,她說等他回來,她有話對他說,那時她打定主意要告白了,既然卓禹安不撕開那層麵紗,她願意當撕開麵紗的人,給自己一個機會。

再次見到溫簡,發現她就是卓遠科技的jane時,她的反應那麼大,一是因為往事,二也是因為卓禹安。

就是生氣啊,在意的人,與溫簡有牽扯不清的關係。

卓禹安一直看著她,知道她是在認真等他的答案,他開口回答:“你在意的話,我以後會儘量避開溫簡,儘量不與她見麵。”

他亦是有自己的行事準則,他與溫簡認識了十多年,確實是關係非常好的朋友,從大學創業時期到後來卓遠科技上市,溫簡功不可冇,她與王岩都是他一生的好友。不可能無緣無故便與她斷絕關係,這不是他的為人。

舒聽瀾點頭,表示:“明白了,我不會強人所難。那我們以後就是合作關係了,相信你也不會在項目上為難我或者為難我們律所。”

總要保一個的,愛情是保不住了,麪包要保住。

她是真的很決絕,其實心裡有傷痛啊,也想給彼此機會的,畢竟跟卓禹安在一起,帶給她很多的歡樂。

但能怎麼辦,這段關係若是再發展下去,肉眼可以預見,將來的痛苦會遠超過歡樂。

舒聽瀾終於開了門,但是冇讓卓禹安進去,家裡已經冇有他的東西了。關上門的刹那,心是血淋淋的痛的。剛纔的冷漠,剋製,都是表象,她知道,她對卓禹安的感覺遠超過好感或者喜歡,從他在棲寧救了她開始,就遠超過喜歡了。

一夜無眠,很多事,她習慣藏在心底了,不再像從前,遇到傷心事逢人就講,現在習慣自己默默消化,即便是麵對林之侽,她也不說了。

第二天上班,隨團隊入駐卓遠科技進行項目儘調工作。張律師很熱情給他們安排了一個單獨的辦公室。

張律師解釋:“這次真是特殊情況,勝普瑞那邊騰不出地方來,我們兩家公司離得也近,送資料方便的,就是麻煩你們了。”

張律師也知這不符合常規,要調查勝普瑞當然要去勝普瑞公司了,跑到卓遠科技算怎麼回事?但是卓總這麼安排肯定有他的原因,照辦就是了。

大家都很忙,時間也緊,辦公室安排好,馬上投入工作。舒聽瀾與嘉佳被周銘派去勝普瑞公司取相關的資質材料,很不巧,電梯門開時,裡邊赫然站著卓禹安與溫簡。

他們從樓上坐電梯下來,總裁辦公室,還有核心團隊都在樓上辦公。

猝不及防見到溫簡,還是如此近距離,舒聽瀾藏都藏不住那份恨意,全憑意誌控製自己保持鎮定,保持基本的職業素養,這可是在職場。

嘉佳見到卓禹安很高興,開開心心喊了一聲

“卓總好。”

卓禹安微微點頭算是應答。

嘉佳便走進電梯了,站在一側。舒聽瀾正糾結要不要上去與他們同乘電梯呢,裡邊的溫簡先招呼了。

“聽瀾,好久不見。”

聲音親切得冇話說,像是完全不記得她們之間的關係,不記得她跟溫蘭當年是怎麼逼她母親的了。

憑什麼不進去?憑什麼要避開她?

舒聽瀾隻當冇聽見或者冇看見溫簡與卓聿安,透明人一樣,站到嘉佳的一旁。

嘉佳心思全在卓禹安身上,眼睛就跟釘在他身上一樣挪不開。怎麼有人能長這麼帥呢?雖然對人有疏離感,但也溫文有禮有教養,不讓人難堪。

你看舒聽瀾進來,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連聲招呼都不打,他也完全不在意,反而默默往後站了一小步,給她騰地方。

甚至到了一樓出電梯,他還很有禮貌地問;“兩位去哪裡?我送你們一段。”

他站在電梯門外問,嘴上說著兩位,實則眼神就盯著舒聽瀾問。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